1-5
作者:古懂      更新:2020-11-06 13:22      字数:2426
  二老太太从院子朝着东边走去,穿过大院子最后的一道门厅。走出这道门厅,眼前就豁然的开阔了许多。她这是到了这座大院子的第三个花园,也是魏府最大的花园子。这座花园子连接着分立在南北两个小花园子,曲径通幽,更显得偌大无比。

  这座园子的前边还有两座园子,最后才是到了整座院子的大门处。总共是三座园子,三道门厅把整座院子划分成了南北两个居住地。两个居住地的建筑是一模一样的,有四栋两层到三层楼的大房子,还有好几排小平房落在其中几栋楼之间,把几栋楼连接成为了一个大大的建筑群。这是一座经历了快十年才修建完成的大院子,花费了不少钱财。全部用了上好的材料,每一处都用了心思,请来了能工巧匠们精心打造。

  在这座小镇里头,除了斜对门过去的梅家,再也找不到可以媲美的建筑群了。大老太爷早已划分好了,北边是大老爷和他名下的妻妾子女,和佣人们居住,南边是二老爷的地盘。大老太爷自己带着两个夫人,住在最后院的三层大屋子里头。在最后院子里头,还有一栋大楼房作为厨房,和库房,以及家里工人们居住的卧房。

  大老爷和二老爷,以及大老太爷分处三地,但吃住在一起,大家又各自为安,互不相犯,团结和谐着。

  各种名贵花草,栽种满了大小园子,此时刻虽是寒冬腊月时节,但花园子里还是处处青葱翠绿着,让人心情不是那么冰寒,能看得见一片生机在高墙大院里蠢动。

  园子东边墙角有一棵高大的柚子树。树叶青翠着,树枝上密密麻麻地挂着一个个黄色柚子,让人心里暖暖地。这是一棵只看不采摘的柚子树,得到了来年开花时节,柚子也就掉落的差不多了。

  二老太太进了南边的院子,又沿着矮围墙下的廊道朝着东边走去。二老爷打儿子出事之后,他就去了城里打点生意,也没有再娶一房夫人,相对比北面的大老爷和他的三房夫人及子女们的热闹,这边就显得冷清了许多。四面还有围墙阻隔划分成一个小天地,整个南边就更显得寂寞了。在这个冷风嗖嗖的日子里,二老太太也不免觉得有些落寞了。

  由于二老爷只有一房夫人,没有一个子女,她的佣人也就少了。秀敏没有其他太太们那样娇贵着,能自己动手的她从来不招呼别人,因此她只要了一个贴身的丫头荷花来跟她做做伴,帮助整理一下屋子。

  院子有点长,二老太太走得有些急了,走得有些气喘吁吁地。她走到了田秀荣居住的房子门口,门是虚掩着的。她还没有上台阶,又大声地喊叫起来了。她气喘吁吁地喊着:“秀敏,秀敏……”

  正在屋子里头打扫灰尘的荷花打开了门,笑盈盈地迎接道:“二大太太来了,太太在卧房里给老爷纳千层底呢。快进来,快进来。”荷花是个心灵手巧的丫头,头脑活络着,赶忙走出门下去搀扶二老太太,把她搀扶进了台阶,又进了屋子。

  进了屋子,二老太太跟荷花说:“你忙去吧,我去找她!”

  二老太太径直朝着田秀敏的卧房里走去。秀敏的卧房很大,分成了前后两部分。前部分是有休闲的地方,后部分才是睡觉地方。她此时刻在后部分的地方,坐在窗前,烤着火炉子,认真地纳鞋底。她耳朵不是太好了,没有听到外头的动静,还在专心地纳鞋底。

  秀敏每年到了冬天都会给丈夫纳鞋底。老爷年轻的时候说过,喜欢穿她纳的千层底,厚实舒服。

  十多年过来了,老爷离开了她,但是她的没有离开老爷,还在丈夫的身上。每次一到冬天,她就要准备大量的材料,为丈夫那双结实的舒服的暖和的鞋子。过去来那么多年,她知道还是喜欢穿千层底,尤其是在夜里的时候,忙碌了一天,洗过了脚穿上舒适的千层底,一天的疲劳都没有了。

  二老爷一年到头来,难得回来两次。每一次回来的时间都是短暂的,三天五天,然后就走了。即便是这么短暂的日子,秀敏也是喜欢的,满怀激动。只要能看到自己的男人,她就心满意足了。就算二老爷不冷不热地跟她说话,不情不愿地跟她同房,她还是满足,自己一辈子都是老爷的人,生死相随。

  她是爱二老爷的。从小一起长大的表阿哥,心里满满的都是爱意。如果孩子没有发生意外的事情,他们两个人还是幸福的,也是恩爱的,会像孩子没有出生之前那样过下去。可是孩子发生意外过世之后,丈夫受到了莫大的打击,他的心死了,飘到了远方去了,追随儿子去了。她也是愧疚的,没有好好的看管好自己的儿子,把魏家的香火给断了,把老爷的希望给断了。

  她想过让老爷把她给休了,还想过帮老爷重新找一个年轻的漂亮的女人重新生孩子。但是老爷的心死了,没有答应她,不要她为他操心。

  老爷冷漠了下来,还逃避到了城里头去了。曾经两个深爱的人,变成了两个陌生的人。老爷偶尔回来一次两次,就像是一个过路的陌生人,走累了,停歇两个晚上。吃饱喝足,继续上路,转身离开。

  她等了老爷很多年,想老爷过年就好了,就会像没事人一样回到过去,回到她的身边,两个人还会如当初那样恩爱。可是当她看见自己头上的白发和脸上的皱纹的时候,她就知道老爷不太可能回到她的身边了,曾经的情爱随着时光慢慢地消失了。她也知道老爷彻底的心碎了,死了。儿子就是老爷的命根子。命根子没有了,老爷的心也就死了,魂也就掉了,不在了这个地方,不在了她她的身上,那些情和爱还有女人对老爷都没有了任何意义。

  可毕竟老爷还没有把她休掉。她还是老爷名义上的夫人,名存实亡。她也还是这个家的儿媳妇,她还活着,还要继续的生活下去。除了老爷的冷漠之外,这个家其她人对她还是挺温暖的和善的。从来没有人责备过她,连一句不好听的话都没有说过。就因为是这样,她更应该留在这个家里,也应该好好的活下去,就算是为这个家撑撑门面吧。

  老爷不爱她了,对她没有了任何的感情。可她的心里还是有老爷的,老爷一年还能回来一两趟,回来的时候也需要有一个家有个女人在等待着。老爷每次回来还是会她买些礼物的,那些礼物非常的珍贵,让她又感觉老爷心里还是装着她,心里很是满足。所以每到天冷的时候,她就想着给自己的丈夫纳鞋底,想着他穿上鞋子的那一刻就像自己在给老爷暖脚,他一定也是会偷笑的,舒心的。

  她眯笑着一边给老爷纳着鞋底,一边想象着过去两个人恩爱的时刻。过去她喊他表阿哥,他也会俏皮地喊她表阿妹,柚子花开的时候,摘下花朵插在她的头发。两人一起在柚子园里干活的时候,会嬉笑追逐,打情骂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