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作者:古懂      更新:2020-11-05 19:27      字数:2213
  看着魏建平的身影出去,站在一旁的魏家二老太太也走近了床前。

  她看了看魏老太爷,进而出着主意说道:“老爷呀。以我看来,我们魏家要是传宗接代这个事,还是应该交到在东平的身上才可靠呢。”

  大老太太嗖地一下站了起来,拉着二老太太走出了房间,责备道:“我说妹妹呀,你不要瞎出主意,什么东平呢,东平一年到头都不回来一趟。秀敏也四十多岁的年纪了,还能生什么呀?要能生早就生出来了。”

  大老太太知道二老太太的意思。她何曾不想让二儿子魏东平跟夫人田秀敏再生一个。可是打从上一个儿子掉进了荷花池被淹死之后,他们两口子闹不愉快也是十来年了。这十来年里,魏东平躲在县城,一年到头来难得回家一趟。回来了也没有好脸色给田秀敏看,就这么把一个夫人给晾在了家里。这一晃荡时间过去了,两口子的年纪也被晃荡到了四十有余。这个年纪的女人了,还能生什么呢?要是能生出来,早就生出来了。何况还是夫妻不和,硬赶着只会加深他们之间的裂痕。

  这个田秀敏是大老太太妹妹的女儿,跟魏东平原本是青梅竹马长大的表兄妹关系。两人一起长大产生出来了感情,大老太太看在了眼里,于是就成全了他们两人。田秀敏娘家贫困,父母早已过世,她又是一个勤劳的女人,上上下下都相处的融洽,深得大老太太疼爱。即使田秀敏没有看好儿子,被水淹死了,大老太太也没有责怪过她半个字,毕竟还是自己人,舍不得骂她。这么多年过来了,也没有把她赶出去,能理解她的心情,就让她在这个家里一直住着,等着魏东平能回来,回到她的身边。

  二老太太快言快语地说道:“大姐呀,秀敏是年纪大了。我的意思不是让她生,可以找一个年轻的姑娘回来给我们魏家生呀。你看东平他是可以生出来儿子的,再给他找一个年轻的姑娘,那他不就可以再生一个吗?他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该再给他再找一房了。他跟秀敏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的,总归需要有个人贴身照顾他的生活呀。”

  大老太太斜了一眼二老太太,轻轻地摇了摇头,说:“再找一个?东平不是不愿意嘛,他要愿意早就找了。”

  二老太太朝着房间的门那边看了一眼,拉着大老太太躲开一步,放低了声音,悄声地说:“他是不愿意,但是这事现在由不得他呀。不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吗?看这情况,只有他才能生出儿子来了。就算是为了魏家,他不愿意也得愿意。魏家家大业大,要是没有一个男丁,还不得成什么样子呢?再这么下去,老爷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我们年纪也大了,那一天走了也不知道呢。以我看来就是东平不同意也得同意,给他找好了,娶回来他就愿意了。”

  大老太太忧愁布满了她沧桑的脸庞,眉头紧皱地说:“看这个样子,我们魏家恐怕是没有后了。我也是着急呀,老爷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就算娶回来,也不一定能够生出一个儿子。建平生了七个,七个都是女儿,你说还能有机会吗?”

  二老太太说:“东平年轻才四十出头,又身强力壮的。他要是再娶一个年轻的姑娘,肯定能够生出来一个男丁。我看,我们魏家的希望还是应该落在他的身上。要是早一点给他娶一个,说不定早就生出来了呢。”

  大老太太犹豫了一下,裹紧了身上的貂绒披肩,有些哀伤地说道:“说实话吧,我也是想过。但是打他那个儿子出事了之后,他的心好像就是死了。一年到头来就待在城里头,光顾着赚钱,这个家难得回来一趟,也这个年纪的人了,一点也不着急。”

  二老太太说:“他不着急,我们得为他着急。现在建平是没有什么指望了,我们应该把思想转变一下,放到东平的身上。给他再娶一个年轻的姑娘回来,只要是生了孩子以后,他也许又会回来的。他也不能断了后呀,现在连个女儿都没有。我们的魏家这么大的家业,不能后继无人呀。”

  大老太太说:“唉,我也愁死了。要是真的后继无人,老爷死都不会瞑目的。我们都这个年纪了,也不知道那天就归了西,归西了也没有脸面见魏家的祖宗。再说我们魏家这么大的一个家业,以后就要落到了外人的手里,我也很不甘心呢。老爷这一辈子竟是被梅家给戳了脊梁骨,到老了也没有在梅老爷的面前抬起过头。本以为这一次能生个男丁出来,还是落了一个空。好像老天爷就专门跟我们家作对,东平好不容易的生了一个呢,还走了。”

  二老太太说:“大姐呀。我看就这么定了吧,给东平再娶一房。就算不能生儿子出来也要给老爷冲冲喜呀,不能让老爷一直躺在床上了,对不对?万一呢,万一就怀上了一个男丁呢,这不就是圆了老爷的一个心愿了,也是我们魏家上上下下的一个心愿。以后这个家的人,走出去也抬得起头来呢。”

  大老太太被二老太太的话说得动了心。她支吾着说:“那这事,这事,你去找一找秀敏。她当年没有看好孩子给掉进了水里,把魏家唯一的香火给断了,她本来是有很大的责任,但是我们从来都没有追责过她。那就让她去操办这件事,给东平再娶了一房,生出一个男丁来!她是我疼爱的孩子,我怕伤了她的心。”

  二老太太伸手拉了拉大老太太的手,说:“唉,我去交代她就好了。魏家的希望也只有落在东平的身上了,他要不担起这个责任来,魏家就断了后。”

  二老太太说完还真的就去找田秀敏去了。外头的冷风刮起来了,刮进了围墙大院子里头,吹着了院子里两棵高大的香樟树。随着冷风的过来,香樟树上的黄叶子一片片零落了下来。有一枚叶子在风里打转,落下又被风卷起,划拉一下,发出了一声细微的声响。这冷风过来,好像是要落雪了,天空里的灰蒙蒙的云朵也厚重了起来。

  是该下雪了,冬至的日子都到了呢。二老太太想起来了。她望了望天,如果过两天日子转好了,也该让管家嘱咐下去,好好制作腊味年货了。想着腊味年货,二老太太不由地砸吧了一下舌头,露出了一脸慈祥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