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作者:古懂      更新:2021-03-09 21:00      字数:1758
  魏家再不能断后,但事到如今也只能认命。

  大老爷自己也心灰意冷了,没有了信心还能让那个夫人为魏家延续香火。三夫人陈细妹是最年轻的了,还带有梅家的血统,这都不能生出来一个带把的,那真的老天爷不想让魏家有后。

  该用的招数都用光了。大老爷自己意识到了,年纪到了这个份上,他不再指望能让女人怀上男丁。再折腾,也不过如此,命里注定了他不能有后。

  夜深人静之时,大老爷还在他阁楼的小屋子里喝着闷酒,为最新出生的这个女儿不是儿子这事发愁。想着自己半生世过来,竟然连个儿子都没有,心里不禁酸楚,骤然泪下。家里上上下下把希望放在他的身上,给了他莫大的压力。那些压力压得他快要抬不起头来了,身子骨被压得快要垮塌。

  他想是认命的时候了,就这么算了吧。魏家断后就断后,将来这个大家业就落到别人的手里去吧。留着最小的这个女儿,等着长大成人之后,招赘一个男人上门来,把家业给了人家。想着自己的香火就这么断了,没能背负起来这个延续香火的重任,大老爷趴在桌子上,忍不住抽泣了起来。

  此时刻正是寒冬腊月。一股子无形的冷,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过来,一缕一缕地把他包裹住了。南方的冷是湿冷的冷,总是让人彻骨地难受,好像寒气根植进了骨头脱离不开来了。他脚下的火炉子也快要熄灭,没有了什么温度,加之内心的绝望,使他更觉得寒冷,冷得有些发抖。他抽泣的更加厉害了。

  煤油灯的火焰在寒冷里的氛围里摇曳着。窗外并没有什么风,但在这个寒冷的夜里,煤油灯还是摇曳了起来,把大老爷的哀伤摇曳的更加凛冽。

  大夫人包玉梅,听到了大老爷的抽泣声从阁楼里传下来了。她从床上起来,披上了厚厚的衣服,点了煤油灯上来看。大夫人轻轻地推开门,走进到屋子。她探头朝里看了看,朝着大老爷走过去。大老爷听到了声音,但他并没有因此而停止住抽泣和哀伤。大夫人端着煤油灯,走到了大老爷的身边,把煤油灯放在了桌子上。她伸手去抱大老爷,温柔地劝他:“老爷就这样认命吧。爱惜你的身子要紧。再过两年说不定还能再生一个出来呢。”

  大老爷抬起了头,扑进去大夫人的怀里,抽泣着说:“还生什么呀?我都年过半百的人了。想都不要想了,要是能生早就生出来了,老天爷也不会这样折磨我们。”

  大夫人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紧紧地抱住了大老爷的身子,让他在她的怀里尽情地哭了一个够。大老爷哭够了,这才起身,跟着大夫人下楼去了睡觉去了。

  躺在被窝里,大夫人听着大老爷还在叹气,没有睡觉的意思。她心里滋味百般地说:“老爷啊。等开了春,我再去给你物色一个年轻的,能生儿子的姑娘回来吧。”

  大老爷着急地说:“使不得,使不得。万万不可呀,我这个年纪了折腾不起,就按你说的听天由命吧。再折腾下去,我这条老命就要折腾的没有了。”

  大夫人愧疚地说:“我也没有为你生一个儿子出来,我心里也挺愧疚的。魏家这么大的家业,不能没有一个男丁来继承啊。”

  大老爷伸手进去大夫人的被子里头,拉住她的手,说:“那有什么办法,老天爷就要这样跟我们过不去。我是已经尽力了,生了7个姑娘。这都不怪你们,只能是怪我命里没有儿子。等这个小的丫头长大了,招赘一个进来,这个家业就这样交给别人吧。”

  大老爷哀叹着说道。又是长叹短叹地,心里可是难受着,也是难舍着。这个家业要是真的让给了外人,他心里还是万分不舍得的。可是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除非老天爷开眼了,还能让他这个年纪里得到一个儿子,否则只能是真的听天由命了。

  隔天,大老爷去看望了老太爷之后,跪在床前,拉着老父亲的手,一脸愁苦地说:“爹,不管怎么样,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还是得给您的孙女取个名吧。儿子对不住您了,又没有给您舔一个孙子。”

  大老太爷依旧胸口堵得慌,上气不接下气地,断断续续地说:“你已经五十有余。想要再生一个男丁恐怕是无望了。什么方式都用过了。我们就招了吧,认命了。没有招了,那就那就取名梅招吧。”

  大老爷听了又是泪光闪闪,他哽咽着说:“梅招,好,那就叫梅招。我确实是没招了,招数用绝了!”

  大老太爷断断续续地说:“听天由命吧,我们魏家注定了是要绝后的,断了香火的……”

  “老爷,你歇着吧,建平才五十来岁,还有希望的。明年再给他好好物色一个姑娘,再试一试。”坐在床边的梅二老太太看着老爷说话吃力,轻轻地拍着他的胸口安抚他。她朝着大老爷挥了挥手,示意他出去。

  “爹,您歇着。说不定再过两年,孩儿能为您带来孙子!”大老爷跟着安抚了大老太爷。起身,蹒跚着身影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