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作者:张知鱼      更新:2020-07-16 12:45      字数:2068
  004

  我的内裤的确是大红色,但是我保证这绝对和品味无关,只是因为本命年,老妈特地邮寄过来,让我穿上辟邪。

  内裤颜色和银行卡密码一样,都是极其隐秘的事,这根竹竿怎么会知道我内裤的颜色呢,难不成他真有透视眼。那他岂不是早已知道了我的深浅……额……应该是长短。我用力甩了甩脑仁,顺便将这些荒唐的想法一道甩走,视线模糊的瞬间,我突然想起刚才在吧台的时候,纽扣松了,裤子下坠,我慌乱的提了一下,难不成是那个时候不小心被他看到了?前后不过一秒钟的时间,如果不是碰巧,就只能说我一进屋就被他盯上了。

  被人揭了短处,我并没有感到气愤,毕竟这么算不上什么丢人的事,反倒是小米突然火冒三丈,他指着绿衣男的鼻子说道:“穿红内裤就是变态啊?那偷看别人内裤的是什么,是变态嗓子里的痰?还是变态肠子里的屎?知不知道什么叫本命年!知不知道红内裤是干什么用的!不知道没关系,自己百度去!连这都不懂,怪不得你绿的发光呢!”

  小米虽然一直挺仗义的,为我挺身而出还是第一次,我感动的一塌糊涂,赶紧拉了一下他的裤子,让他不要激动,免得被老板扔出去,拉他裤子的当口正巧瞥见他皮带上缘冒出的一节红色的内裤松紧带,我突然明白了,原来他也是白里透红,与众不同。

  墙上的时钟悄悄把指针伸到了12点的位置,门外的汉子们用单薄的衣衫遮住自己的排骨或五花肉,陆陆续续的回到酒吧里,绿衣男还想争辩些什么,没来得急开口就被人群推着向小舞台的方向走。

  我明明记得他穿的是绿色的衬衫,灰色的鸭舌帽。可是等他穿过人群,站到舞台上的时候,身上的衣服竟然变成了白色,帽子不见了,胸前还多了一把吉他。这前后不过十几秒,这家伙是怎么做到的。难不成他是魔术师?

  酒吧的灯光暗淡下去,绿衣男(白衣男)抱着吉他,站在一团白光中,指尖轻轻撩拨了一下琴弦,清澈的声音从他的胸腔里迸发出来,与吉他的声音完美贴合。唱的是陈小春的《我爱的人》。小米不知不觉就被他的歌声吸引住了,目不转睛的看着舞台上的那个人,刚才还红着脸的小米却慢慢红了眼。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舞台上的时候,我回过头去,看了一眼吧台。明达正在擦拭酒杯,他好像没听见歌声,又或者他已经听过太多次,习惯了。可是当白衣男唱出那句“我爱的人,不是我的爱人,他心里每一寸都属于另一个人。”的时候,明达手里的动作稍稍停顿了一下,不到一秒钟又恢复正常。

  一曲唱罢,台下不知湿润了多少眼眶,小米悄悄抹了一下眼角,小声问我:“这人到底什么来头?”

  “应该是驻唱歌手吧。”我道。

  表演显然还没结束,音乐再起,前奏刚刚播放了几秒钟,我就听出来了,是哥哥的《有心人》,这首歌我听不得,每次听都哭的一塌糊涂,我可不想当众出丑,赶紧从酒吧里逃了出来,顺便摸走了小米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隔着玻璃,隐约可以听到一两个并不连贯的音符。不知过了多久,酒吧的门被另一个人推开了,出来的人竟然是明达,他手里端着两个杯子,看不清里面装的是酒还是水。

  “怎么出来了,后面还有魔术表演呢!”明达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感情。

  “哦……我……我不能听那首歌,一听准哭!”我接过杯子,有些尴尬道。

  “每个人都有一两首听了会哭的歌吧。”明达道。

  “就像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一想就痛的人。”我模仿造句般说道。

  在我和明达闲聊的时候,酒吧里传来阵阵欢呼,应该是魔术开始了。明达对我说,魔术表演是吕图的绝活,完全比得上春晚那几块料,不看可惜。

  “吕图?”我道。

  “看你们聊了半天,原来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他叫吕图,是酒吧的驻场歌手和魔术师。”明达道。原来他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只是不去计较而已。

  “哎哟,聊了半天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余声,我朋友叫米灿。第一次来,不太知道规矩,希望明哥不要见怪。”我道。

  我没去看魔术表演,明达也没再提,等我们手里的杯子见底的时候,舞池上方的彩虹球刚好发出刺眼的光芒,给里面的每一个都换上了五颜六色的衣裳。明达说,跳舞的时间到了。

  吕图出来的时候,我和明达正要往里走,他看到我们,先愣了一下,然后赶紧走到明达身边,问道:“哥,好久没和你跳舞了,今晚就赏光陪我跳一只呗。”如果吕图没有出来的这么快,我也想邀请明达跳舞,我很想知道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我更想知道被他搂住腰是什么感觉。

  明达看了我一眼,仿佛已经看穿了我的心思,于是微笑着对吕图说:好,一支。

  推门进去的时候,我又听见吕图悄悄在明达耳边说:忙了一晚上,你的……还吃得消吗?明达说:没关系。

  屋里的人脸上多多少少都挂着泪痕,不知道是听歌哭的,还是看魔术笑的。经过一晚上的洗礼,我发现这个酒吧播放的全部都是舒缓的音乐,没有一首音乐会让人把脑袋甩飞出去,就连跳舞,也是深情相拥,肩对肩,脸对脸的慢舞。失去明达这个舞伴,我别无选择,只能和小米跳。看到吕图幸福的把脸埋在明达的胸口,双手紧紧的搂在明达的腰上,我万分后悔。如果我先他一步开口,他现在的位置就是我的了。

  我也是服了小米了,短短几分钟竟然踩了我五次脚,亏他还腆着脸跟我说经常在家里和老罗跳舞,我开始怀疑老罗的脚到底是真肥还是被他踩肿了。

  刚才吕图唱《有心人》的时候,我在外面用小米的手机给老罗发了一个定位,他应该快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