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作者:疑似落水人家      更新:2023-01-25 05:08      字数:2493
  “叮铃铃!叮铃铃!”

  “下课了,同学们再见!”

  “老师再见!”

  “夏炀,陆延,你们两个等一下,去办公室,有点事情要交代一下。”

  上午上完最后一节课,老班便让夏炀和陆延别急着走,说是有点事。

  一路上,夏炀心想着有什么事会让老班叫我和陆延去办公室,我这最近也没有犯什么事啊。

  夏炀这才来这所学校不到两周,什么事情都不是很了解,他把目光看向陆延,就看到陆延一脸淡定的样子。

  “算了,应该没有什么事吧,还有陆延在呢。”夏炀在心里暗暗想着,他摸不清情况,但就陆延这姿态,他觉得问题不大。

  老班领着夏炀和陆延回到办公室,坐下来喝了口水,看到夏炀和陆延还站着,便连忙开口招呼。

  “哎呀,赶紧坐下,我这上了两节课,先喝口水。”

  夏炀和陆延便坐下了,夏炀心里痒痒的,他平时除了问问题之外,还没有试过被老师叫到办公室呢,这会子虽然旁边坐着个陆延,但他还是会紧张。夏炀没忍住,开口问老班。

  “老师,这叫我们来是干嘛的?您先给我透个底,让我心里有点数。”

  老班算是看出来夏炀的紧张了,便笑着解释道。

  “别紧张,夏炀,今天叫你来呢是因为这次考试你和陆延不是考了全级前十吗?你是新来的不知道,我们学校每次考试都会要求前十拍照片放在楼下展览,具体的陆延知道,到时候你有什么不懂得可以问他。”

  夏炀一听,原来是这样,他还以为他有什么大事呢?这下子好了,原来是这样,于是也笑着说。

  “可不把我吓个半死,还以为自己触发天条了呢,在之前我也没怎么来过办公室。”

  老班觉得夏炀说话挺好玩的,不由得调侃道。

  “你呀,有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啊?这么紧张,你看人家陆延,一脸淡定,估计早就知道我叫你们来的目的了。”

  夏炀听完老班的话,一下子把目光看向陆延,此时陆延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行了行了,不逗你们了,记得回去之后写一下自己的座右铭,还有理想的大学,等有时间我再帮你们拍照,快去吃饭吧。”老班挥挥手,让他们赶紧去吃饭。

  路上,夏炀很不爽,便用幽怨的语气质问陆延。

  “我说陆延,你这也太不够同桌了吧,让我自己一个人在那里出丑,知道老班的目的也不告诉我一声。”

  陆延一脸理所应当,“你自己又没有问我,怪谁?我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没有义务向你解释。”

  夏炀无语了,似乎还真是,从头到尾他都没有问陆延,他们只是同桌,还不到两个星期,陆延没有主动跟他说也是情有可原的,不过看着陆延那张淡定的脸,一副理所应当的语气,他就是觉得这人就是故意不告诉他的,绝对想看他笑话。夏炀气鼓鼓地把脸扭过去,加快脚步把陆延甩在身后,不再理会陆延。

  陆延看着前面的夏炀,倒是有点开心的笑着。夏炀想得没错,这陆延就是想故意不告诉他的,不过倒不是想看他笑话,而是觉得他那紧张兮兮,不知所措的表情甚是可爱。陆延觉得夏炀怎么看怎么顺眼,这会子也没有想过夏炀摸他屁股,揽着他肩膀的事情了,就是想逗逗他,看看他气鼓鼓的样子。

  此时阳光倾斜撒下,校道周围一片绿意盎然,风轻轻吹过,为树叶理一理纹路,蓝天白云当起了背景板。夏炀在前面气着,走着,陆延在后面笑着,跟着。

  夏炀扭过头,招呼陆延走快点,要不然没有饭吃了。

  陆延赶紧走上前,笑着询问。

  “还气着呢,不气了不气了,气出病来就不好了。要不我请你加菜怎么样?”

  夏炀其实没有怪陆延,他只是觉得自己挺傻的,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想不到。刚才也没有注意到陆延,这会看到陆延又笑了,那两个酒窝陷进去,很是唯美,也笑呵呵地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昂,嘿嘿,看我我把你吃破产。”

  陆延无奈地笑着:“呵呵,还破产,走啦,走快点还有好点的菜加。”说完,便把夏炀抛在身后前去饭堂吃饭,夏炀赶紧跟着,现在变成了陆延在前走着,夏炀在后跟着,不过两个人都笑嘻嘻的。

  他们不知道,这一幕在其他人眼里简直是一幅世界名画,没有想到冰山居然笑着走进饭堂,一定是他们今天打开方式不对,才会看到这么诡异的一幕。

  ……

  “刚刚那个人是冰山?我没有看错吧?”

  “靠,你扇我干嘛?疼死了。”

  “疼吗?这是真的,冰山居然笑了。”

  “你为什么不扇你自己啊,不行,我得扇回来。”

  “陆延平时板着个脸,没有想到这么一笑还挺帅的。”

  “放屁,平时就很帅,只不过现在更帅了,不行了,扶我一把,我感觉我要晕了。”

  ……

  对于上面的一切,夏炀和陆延一无所知,后来还是夏炀在校园论坛上才发现的。

  此时夏炀陷入了人生的一道难题,到底是选择那好吃诱人的鸡排,还是吃那色香味俱全的蘑菇顿小鸡。陆延在一旁等着,等的都快不耐烦了夏炀还没有选好。于是他拿出卡,给夏炀刷了一份鸡排和一份蘑菇顿小鸡。

  夏炀觉得挺不好意思的,歉意地说道。

  “抱歉啊,让你破费了,我这有选择困难症,很难做出选择,很多人都被我这毛病惹恼过。”

  陆延一听,也没说什么,安安静静地吃饭。

  夏炀从小就被夏女士教导食不言寝不语,所以吃饭的时候也没有说话。于是就出现了这么奇怪的一幕:在偌大的饭堂里,吵哄哄的人群中出现了夏炀和陆延这一股清流,唯一一桌安静的人。

  吃完饭,陆延和夏炀并排走进属宿舍,突然就听见陆延说,

  “如果当你不知道选择什么的时候,不必被框架套住,要跳出这件事的范围,遵循自己内心,心之所向,才是梦之所往。”

  夏炀听了,就有些震撼地看着陆延,从小到大,人们都是告诉他如何选择,怎样选择才会有更好的收益,以至于他都忘记了,今天被陆延这么一说,他才明白原来做选择的是他自己,而不是别人。是啊,心之所向,梦之所往。这对于一直活在别人干扰下的夏炀无疑是一颗炸弹,把他给炸清醒了。

  夏炀有些感动,感激地看着陆延。

  “谢谢你,陆延,我终于明白了。”

  在夏炀终于以为自己找到知音的时候,在另一旁的陆延一脸懵逼。陆延心想我也没说什么啊,怎么就这感激涕零的样子了呢?脑子死机了?还是刚才洗碗的时候进水了?他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他已经把这归结为傻人的间歇性发作症。想到这,他用可怜的目光看着夏炀 。

  没有想到夏炀看着他的目光,更加确信自己找到知音了,激动的一把握住陆延的手,眼里冒出闪亮的光芒。

  陆延看着夏炀这幅姿态,也不忍心把手收回,还在心里安慰自己。

  “算了,别跟傻子一般见识,让他握握得了,唉,真是可怜。”

  这边夏炀以为自己遇到知音激动不已,那边陆延觉得自己遇到傻子苦不堪言。这么诡异的一幕居然还没有人察觉出来,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