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〇二
作者:遨游四海      更新:2023-05-25 10:28      字数:1509
  第二天,是星期六,也是中秋节。

  早上八点,周新明被尿憋醒了,刚要起床,就听见敲门声。

  本来以为是忘记带钥匙的景阳回来了,便穿着大裤头跳下床去开门。

  谁知开门一看,愣住了。

  只见卢卓成穿着一套崭新笔挺的黑色西装,上身不系扣子,露出里边雪白的衬衣,入身西裤笔挺,皮鞋也擦得黝黑锃亮……

  刹那间,周新明感觉整个房间一亮,心脏跳的快了许多……

  卢卓成有些胖,不到一米八的个子,体重近两百斤。

  可就这么个人,竟然能让人觉得处处都透着伟岸和帅气。

  卢卓成见周新明只穿着短袖和大裤头,一笑:“还没起床?”

  “起了!刚起!”他连忙转身去穿衣服,穿裤子时不经意间低头看了一眼,顿时满脸通红。

  而卢卓成此时在他身侧意味深长地笑了。

  “这是让尿给憋的!”周新明忍不住开口为自己解释。

  “我又不看你。”卢卓成笑呵呵地盯着他。

  周新明缄口不语,忙着穿上裤子衣服。

  “年轻人嘛,很正常。”可是卢卓成忽然又补了一句。

  周新明咬着牙:“说的好像你很老了一样,难道你不会吗?”

  卢卓成干咳两声,笑而不答。

  “我就不信你不会!”说完,周新明伸手就往卢卓成肚皮下掏摸了一把。

  卢卓成冷不防被这小子结结实实的抓了个正着,身上一震,连忙自己捂住,拨开周新明的手,板起脸低声呵斥:“注意影响!”

  周新明也知道大院里还有其他人,便忍住笑,问他:“你一大早过来干嘛?有事吗?”

  卢卓成低头整理了一下衣摆:“送你回去。”

  “送我?回家?”周新明感觉很意外。

  “嗯。”卢卓成不以为然地看着他:“就是送你回家。”

  “为什么?”周新明有些不解:自己坐车回去不就行了吗?

  “省得你像上次那样跟人跑了。”卢卓成淡淡地说。

  上次?

  周新明反应过来了,他指的是上次他本该自己坐车回家的,结果孙毅要送他,以至于发生了后来的一摊子事……

  他这是不放心自己啊。

  周新明心里一暖,笑着点点头,转身收拾行李去了。

  *      *      *

  天朗气清,万里无云。

  车子在路上飞驰,路边的满树黄叶有的迎着朝阳摇曳,有的随着秋风飞舞。

  卢卓成一边开车,一边跟着收音机轻轻地哼唱:

  听我把春水叫寒

  看我把绿叶催黄

  谁道秋下一心愁

  烟波林野意幽幽

  花落红  花落红

  红了枫  红了枫

  展翅任翔双羽雁

  我这薄衣过得残冬

  总归是秋天

  总归是秋天

  春走了夏也去 秋意浓

  秋去冬来美景不再

  莫教好春逝匆匆

  莫教好春逝匆匆……

  周新明把视线从车窗外收了回来,静静的看着卢卓成,听他哼唱。

  金色的朝霞照在卢卓成的身上,那注视前方的眼神,轻轻翕动的嘴巴,还有中年男人那低沉柔缓的声线,有如磁石般散发出只属于他的魅力……

  这一刻,周新明忽然忘了时间,听不见其他声音,看不见其他物件,忘了其他所有一切……

  只有卢卓成和他低缓的歌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睁了睁眼,发觉身上盖着件衣服,看了看,是卢卓成的西装外套。

  他刚才竟然睡着了。

  卢卓成朝他看了一眼,没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继续开着车。

  周新明低下头,闭上眼,偷偷地闻着外套上卢卓成留下的气息。这股气息里混杂了一丝淡雅的烟叶味,一缕清幽的皂香,隐约还有一种成熟男人身上的体香味……

  这股气息让他感觉内心无比的安心、舒坦……

  当他再次醒来时,车子已经停在了他们村外的路口处。

  卢卓成没在车里,而是在路边活动腰腿。

  “累了吧?怎么不换我开一段?”周新明也下了车,把手上的外套给他穿上。

  “没事,看你睡得正香,就不叫你了。”卢卓成笑笑,到后车厢把周新明的行李取了出来,又递给他一只大的红色塑料袋:“拿着。”

  “什么?”周新明接过一看:茶烟酒糖。

  “回来过节,总不能让你空着手见父母呢。”卢卓成一笑,对他摆摆手:“回去吧,我就不送你进村了。”

  周新明没说话,见他转身上车要关车门了,才喊了一嗓子:“注意安全!”

  卢卓成关车门的手停顿了一下,然后关门开车,绝尘而去。

  周新明险些没听清那句……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