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国庆特别篇(四)
作者:夜孤灯      更新:2022-11-20 01:57      字数:3282
  距离与冯阳分开已经过去四天了,重书换上一身方便行动,类似冯阳那种武将穿的青色便服准备去上课。

  在与冯阳分开的第二天开始,重书总会莫名其妙想起冯阳的那张威严霸气的胖脸,还有那天对他的关心,不过他觉得应该是他自己太讨厌冯阳了,所以印象才这么深刻。

  不得不说这个糙汉武功是真的高强,而且人也很贴心啊,额我在想什么,还是赶紧去上课吧。

  当重书来到平时习武的布库所却是空无一人,他有些意外,按照陈凌的习惯应该不会迟到才对。

  “陈叔?”重书试探地喊了一下,反倒意外收获了个他印象深刻的声音。

  “五皇子殿下。”

  冯阳从侧门走进布库所,穿着一身特别霸气的虎纹黑袍,头发竖起的地方戴着虎冠,看的重书心中第一反应就是好帅气。

  “陈叔呢?”

  “陛下觉得你也不小了,让我以后负责教你武学,所以他让陈凌去教别人了。”

  “我怎么感觉有你从中作梗。”重书露出了怀疑的眼神看向冯阳。

  “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趁机报复我什么的。”

  此刻冯阳感觉有些难过同时又有些生气,原来重书是这样看他的。“难道我在殿下看来是这种人?”

  “也不像啦,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

  “那就好,跟我来,我们换个地方练效果会好些。”

  “去哪?”

  “跟我来就对了,那个地方用来练武挺不错的。”

  重书本以为是在皇宫内的,却没想到冯阳带着他骑马出宫来到了皇宫后的那座大山的山腰。

  山腰那有一棵大槐树,一下子就吸引了重书的注意。

  “在这里可以看到整个皇宫,我平时一有烦心事就喜欢在这里喝酒看风景。”冯阳指向皇宫,重书顺着看了过去果然如同冯阳所说,可以看到整个皇宫,很是壮观。

  “的确不错,但这和练武有什么关系?”重书回过头看向冯阳,此时冯阳手里握着两把木剑,正准备把其中一把递给重书。

  “宽敞明亮,赏心悦目的环境更有利于创造一个绝佳的学习状态。”

  “倒是挺有道理的,那我们开始吧。”

  接过木剑,重书就迫不及待地催促着冯阳,他心里盘算着等学会了冯阳的武功,再用冯阳的武功打败冯阳。

  “真是比我还猴急,看你已经有基础了那我从第一式开始教你吧。”

  教学时间从早上持续到了中午,重书刚开始还觉得冯阳不像是个严厉的老师,但开始学习后他才意识到冯阳不是一般的严厉。

  “姿势不对,手不用抬那么高!”冯阳说着还用木剑修正重书的动作。

  “还是不对,我再给你示范一遍。”

  “太低了,我最后再给你示范一遍,再不会就得罚了。”冯阳说着把上半身袒露了出来,成熟男人的气味混杂着汗味飘到了重书鼻子里,让他一下子精神了起来。

  后面虽说很辛苦,但最后他还是得到了冯阳的认可,满身大汗地坐在了大槐树下休息。

  “殿下,要吃东西吗,我带了些胡饼过来放马的袋子里了。”

  “胡饼,好啊。”一听到吃的,原本还有些犯困的重书一下子精神起来。

  待冯阳带着午饭回来,两人坐在树下享用起了胡饼,看重书吃的津津有味,冯阳心里挺开心的。

  “待会还得回去洗个澡,不然满身大汗好难受。”

  重书拉了下胸前的领子,白净的胸脯暴露了冯阳的视线里,让他有了一个自认为不错的计划。

  “不必回去,我们可以去街上的大浴池,而且他们那有包间,殿下不必担心会被他人看着。”

  “听起来不错,那我们待会去试试吧。”好奇心驱使着重书,他还没意识到冯阳没把自己算进这个他人。

  “那就这么定了。”冯阳说完就注意到重书嘴唇的胡子上占了些许饼碎,于是他伸出手擦去了这些饼碎。

  这个举动让重书有些脸红,他还感觉到了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殿下这吃相还有待改进,若是被陛下看见肯定少不了一顿说教。”

  “这胡饼太好吃,忘了。”

  “不过你在我面前就不用那么拘谨了,来帮我擦一下呗?”冯阳指向了自己的络腮胡,却得到了重书的嫌弃脸。

  “你又不是没有手。”重书虽然是一副嫌弃脸但还是伸出手帮冯阳擦去了胡子上的饼碎。

  接着冯阳发出了爽朗的笑声令重书觉得莫名其妙。

  ————————————————————

  在冯阳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一家叫“香河”的浴池,里面的老板是个穿着绿色锦衣的短须胖子。

  “冯爷,今天又来泡澡啊。”

  “杨掌柜,老样子。”冯阳说完把钱放在了桌子上。

  “稍等,我这就拿钥匙给您。”

  在冯阳接过钥匙时,重书注意到浴池老板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还来不及多想,他就被冯阳带着去向包间准备沐浴,这下重书才发现冯阳是打算和他一起洗。

  唉,算了,都是男人,他又早就看光我了,要是再纠结这个问题怕不是又要被数落一番。

  推开房门,宽敞又略显奢华的浴池展现在他们眼前,令重书有些期待下去后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殿下,衣服挂这里。”当重书闻声望去冯阳已经开始脱衣服了。

  “噢,好。”

  虽说还是有些害羞,但重书还是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走到冯阳身边开始脱下他的衣服。

  只不过冯阳那结实的身体总是令他有些移不开眼睛,他甚至开始想要是他也有这样的身材就好了。

  下意识低下头看了眼自己那白嫩的皮肤还有那软软的肚子,重书忍不住在心中叹了口气。

  而冯阳在一旁瞄着重书的身体,用毛巾掩盖着自己身体的反应。

  当重书脱下裤子时,那富有弹性的熊臀让冯阳忍不住想去好好蹂躏一下。

  “可以下水了吗?”

  “殿下,你先过来。”

  虽说有些疑惑,但重书还是走了过来,结果被冯阳拍了一巴掌屁股。“哎哟,你想死啊!”

  冯阳拍完就跑,重书哪能放过这家伙立马追了上去。

  “哈哈,殿下的屁股可真软啊,不比女子差。”

  “你有本事别跑!”听冯阳把他跟女子做比较,重书下意识觉得冯阳是在羞辱他。

  绕着浴池跑了一圈,冯阳才丢掉毛巾扑通一声跳进浴池,重书用毛巾捂住私处毫不犹豫跟着跳了下去。

  “嘿嘿,殿下你这可是自寻死路呀。”冯阳转过身一把抓住重书的胖手把他拉到自己面前,可重书却趁机狠狠地拍了下冯阳的翘臀。

  不过冯阳却没有表露出痛的感觉,反而抓住了重书的另一只手。“你还记得上午我说过你再不会就要罚你吗?”

  “你想怎么罚?”

  “哼哼。”冯阳松开了重书,然后不怀好意地贴近重书,吓得他一点点开始往后退,直到抵达浴池的边界。

  随即重书就感觉自己的命根子被冯阳抓住。

  “唉,你想干嘛!”重书感受到冯阳那粗糙的大手后就开始反抗。

  冯阳却不说话稍微蹂躏了几下,小重书就坚挺起来了。“殿下还是童子吧?”

  “是又怎么样,你赶紧松开!”嘴上是这么说的,但下身传来的感觉让重书又有点不舍。

  看出来重书身体非常敏感,冯阳更是用另一只手开始玩弄重书的葡萄。“我曾在书上看到过,童子的精华能让人延年益寿。”

  “所以呢?”重书慢慢不再反抗,而是看着冯阳抱起他让他坐在浴池边上,然后用嘴含住了他的龙根。

  “喔,你在干什么?!”重书从未试过这种事情,有些惊讶也有些爽。

  许久之后,重书终于释放,一种前所未有的爽快感令他有些难以自拔。

  至于释放的东西都被冯阳吞下去了。“唉,你把那些东西吞下去了?”

  “怎么了?”

  “那你岂不是会怀我的孩子?”

  听到重书这句话,冯阳先是震惊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殿下你可真逗,只有女子才会生子,男人是不会生子的。”

  “是吗,父王在我很小的时候说过,这里是传宗接代的地方,一定要保护好。”

  “哦,你知道怎么行床事,怎么让女人生子吗?”冯阳见有机可乘,打算引导一下重书。

  见重书摇头,冯阳立马露出了邪恶的表情。“需不需要我教殿下?”

  “还是不用了……”重书看冯阳表情不对,果断拒绝。

  “真的不用?”

  “看你的样子肯定不会老实教我,还是算了吧。”重书说着再次回到浴池里开始清洗身子,因为冯阳一直在水中重书也没看见冯阳那炽热而又坚挺的巨蟒。

  耐心点,如果现在把他办了恐怕会更令他厌恶我,要是他告诉陛下,陛下恐怕也会罚我。

  “你不想学就算了。”冯阳也不再诱导重书,开始清洗自己身子。

  待两人离开浴池已经是下午,重书本想回宫的,却被冯阳拉到了将军府做客。

  经过这这些天天的相处他也能看出冯阳的诚意,也就在心里原谅冯阳,接受了邀请。

  也是在那天之后,重书平时无聊就会去找冯阳聊天解闷,因为担心重书突然拜访,冯阳还特地跟下人强调自己不在时要服侍好重书。

  两人很快就成了忘年交,关系好的皇帝看了都在想要不要让重书认冯阳做干爹,毕竟冯阳喜欢男人还没有子嗣。

  ————————————————————

  作者的话:

  现在看来还有很多事情没交代,之后有机会我再单独开一本书写完这个前世篇章的内容吧,谢谢各位读者大大的支持啦。

  下一章是熊池与吴韦丰的主线预告了,虽说是主线预告,但他们在主线的戏份不算多,毕竟篇幅有限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