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录的直觉
作者:在你      更新:2022-08-06 02:10      字数:2078
  “另一边,陆博恒看着电脑上一堆还未审批完的报表,叹了口气:“算了,今天就到旁边的餐厅随便吃点好了,晚点回来继续把它们搞定。”

  说完便合了上电脑,向办公室外走去。

  走出公司门口,他凭感觉找了个看起来还不错的西餐厅,但刚进门便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没错!就是那小子!咦?他对面还坐了一个人?怎么感觉好像见过…

  陆博恒眯了眯眼,注意到了他衬衫上夹在左口袋的胸牌。原来也是自己公司的员工。不过这是什么情况,有说有笑的,怎么感觉他们认识很久了,而且还笑得那么欢?

  “先生,您好!请问几位?”一旁的服务员走过来热情地问道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把他从疑惑里拉了回来,“嗷,就我一个,我想坐那儿,行吧?”陆博恒朝着包鸿宇斜旁边的座位,用手指了指示意到。

  那和包鸿宇的座位之间刚好有一道刻满了花草浮雕的玻璃,坐过去他肯定发现不了自己。

  服务员并没有察觉出什么,只把他当作了一位古怪的客人。便应声道:“好的,这是菜单,您看好了需要什么,直接按铃我就会过来。”

  ……

  浮雕玻璃的一侧,接过服务员递来的菜单,包鸿宇看着菜单上天花乱坠的名字,斟酌了一会儿喊到:“来一份咖喱鸡肉焗饭,一杯…啧啧,好贵啊,这不是坑人吗?就一杯奶昔怎么要28?这么烧钱…算了还是给我来一份特价优惠套餐吧”

  啧啧, 果然是小财迷啊。陆博恒眯着眼感叹到。

  这边包鸿宇对着林彻指了指菜单,开口道:“你喜欢啥你自己点吧”

  林彻望着他有些窘迫,强憋住笑意:“行啦包子,这顿我请,咱们放开吃就好了,你快再看看你要点啥?”

  包鸿宇直摇头, “不行不行,说了我请就是我请,哥们儿好不容易被馅儿饼砸中一回,还不给我机会装一次?”

  “哈哈哈”对面的林彻发出明朗的笑声

  “好吧,不愧是包子你,还是和高中那会儿一样。对了,话说你是怎么把陆总给拿下的?据我所知他每次参加文化节可没有直聘招人的习惯啊?是不是藏了什么不得了的技能?还不快给我说说看?”

  一听到文化节,包鸿宇瞬间就兴奋了起来。他像打了鸡血一样开始眉飞色舞,添油加醋地向林彻讲述了自己如何倚靠自身强劲实力,打倒猥琐大叔并成功解救下无知少女,最后用无可睥睨的人格魅力成功说服陆总与他合作的故事。

  说完还故意感慨了两下,“这年头太有魅力也不是件好事啊hhhh”包鸿宇脸色那叫一个得意。

  不过这可把玻璃后的陆博恒听得一愣一愣的,他只感觉自己的右眼皮抽风似随着包鸿宇的鬼扯不断的狂跳。此刻他心里有些抓狂:小混蛋,上班摸鱼我就不说什么了,下了班还瞎说八道…

  不过感觉他这么扯还蛮有意思的,干脆自己也听听讨个乐呵。因此他并不打算冲出去打断包鸿宇继续鬼扯,就暂且只是把身子往后座一靠,歪着头将耳朵贴在浮雕上继续偷听。

  “真的假的,我怎么就觉得这么玄乎呢?”显然林彻也听不下去了,率先提出了对他英雄救美和伟大人格的质疑。

  包鸿宇眨巴着眼,心虚道:“电视里就经常这么演啊,虚拟源于现实,所以这种事怎么会没有?我英雄救美和用伟大人格感化陆总就不行吗…”

  用伟大人格感化…陆博恒无奈摇头笑笑。

  “哈哈哈,当然行!咱们包子就是厉害,来,干杯!”

  “呜呼!”

  一道清脆的碰杯声响起,杯中的芒果汁星星点点洒落了出来溅在了餐巾上。

  “我跟你说,你都不知道,我才第一天上班摸鱼就被他抓现行了,那感觉和高中在课堂上上课睡觉一样刺激!我差点还以为他要赶我走呢…”

  “被他抓?谁啊?陆总吗?”林彻疑惑道。

  他翻了个白眼,“对啊,不然还有谁会无聊到要罚人五千字检讨…”

  “可他不是在顶层吗,一般他也不会下来视察啊。”

  “我的工位和他在同一层…”一想到这件糟心事,包鸿宇眉头紧皱,脸上露出难色。接着又说到:“他老人家一拉开那破窗叶就看到我了,你说他这不是自找麻烦吗?还分出这精力来监督我,直接把我的工位和你们设在一起不香吗?”

  “你的工位居然在他旁边?”看着包鸿宇视死如归的样子,感觉不像假的。接着又有些着急地看着他问到:“他要求的?”

  “对啊…”

  “ 不可能啊,你们才认识多少天?这说不通…这说不通…”林彻低下了头喃喃到。作为通讯录,内心的直觉虽然有时候说不上来,但就是会有一种莫名的确信感。

  “会不会有一种可能?我只是说可能,他喜…”说出这句话时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已经听不到了,像是落入了无底的深渊,那种扑面而来的无力,让林彻没由来地慌乱。

  包鸿宇不用听他最后几个字也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藏在浮雕后的陆博恒也一样。

  “喜…欢…我、我喜欢那小子吗?”陆博恒迷茫地望着眼前摆在桌上的红玫瑰自言自语道,好像是在问别人,又好像是在询问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当他听到林彻的那句话,自己居然没有感觉到丝毫意外,更多的反而是被一种飘散在黑夜深处的未知给压抑地喘不过气来。

  陆博恒透过浮雕玻璃紧盯住那两道模糊的身影,他又转头朝四周望了望。餐厅内黯淡的橘光投射在清冷的桌布上,一时间四周被使用的金属的刀叉与瓷制的餐盘响起的碰撞声,显得无比尖锐。冰冷的声响如巨石砸入陆博恒的心里,胸口有种快要爆裂开来的高压,难以忍受。

  他怔怔地直在座位上,有些慌了神。不管如何,现在自己只想赶紧逃离这里,离这里越远越好…

  ……………………………………………………………………

  (俺是分割线)

  注:通讯录就是现在流行的TXL的说法(●°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