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作者:漓濼      更新:2022-08-07 00:39      字数:3052
  “嘿,这下就好收拾了,骑马出行,必然是急事,行了,叫梁宽他们到那边按计划行事,城儿,他们做他们的,我们做我们的。早点做完,早点安心。”胡雯对王城笑了笑,他可没敢说出这一趟绑完人就要送出去,只对他说要教训教训姓张这小子,让他们帮助李东来看看这小子倒底对李东来是个什么样的态度,值不值得李东来推心置腹的跟着那小子。

  王城点点头,一群人分开两拨一下子就散开,混入人来人往的街面上。

  十里铺虽然叫这个名,并不是因为它到景阳镇有十里,而是这里离着附近的行船渡头津平口有着差不多十里,津平口水道宽阔,是极佳的转道地点,虽然与景阳镇有水系相连,但除了洛水之外都是些小河水,走不得大船。其间还有一大片滩涂,成片的芦苇滩把这一带造成了滩地。十里铺恰好就处在这山不山水不水的地方。梅山却正好点在这片地势上,所以,眉山寺那位先人大师才选择这里建了庙。只不过也许是地势格局不太够,这蕴养了几百年后,梅山的灵气就被消耗殆尽,眉山寺也没了当年兴盛的模样。

  明德战战兢兢的缩在角落,他哪知道会遇上这种事,从柴房的门缝里小心的看了看外面,那个师兄正被几人绑在树上,任他如何挣扎也挣脱不开,绑他的师兄弟们都是小心谨慎的动手,生怕被他咬上一口。

  这位师兄前两天被人请下山说是做法事,这法事庙里的和尚都会,随便糊弄糊弄就过去了,还能吃上一口饱饭,收点供奉,算是个不错的差事。

  他当日看着下山时神采飞扬的师兄,还有些羡慕,唉,这也是好久没开荤了,那晚上在关禁闭里听到后山上传来了狼叫,他以后就没敢出门。搞得这几天肚子一直没个油水,连这肉乎乎的大脸都缩了些回去。

  可相比眼前这个师兄还算好了,呲牙咧嘴,满目猩红,口角不停滴着涎液,状若疯狂还像恶鬼一样嘶吼着,已经看不出哪里还有人样了。

  明德拍了拍胸口舒了口气,惹得胸脯上的肉突突连着抖了抖。据说当日做法事时,现场被突然惊起的人动嘴咬的混乱起来,很不巧师兄被咬了一口,要不是肉厚,那一嘴下去二两肉都能见骨了。

  当时的情况混乱,等里正叫着大伙把说是鬼上身的人都给制住,师兄就借机说道行太浅,他要回去接师傅下山再来降鬼这个由头赶紧溜了回来,刚回来这么一说,主持还没放在心上,可昨天师兄就有些不对劲,这时候山下传来的消息把寺里都给吓到了,想到当初师兄好像也被咬过,大伙连忙就把师兄给绑了,随后就庆幸绑的及时。

  主持叫寺里的僧人都在念佛经做法事,打算将师兄身上的恶鬼除去,可人要吃饭的呀。所以今天这日子,主持叫他来给师兄送饭,等到了柴房里面,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不知什么时候咬断绳子的师兄给扑上来了,要不是平时机敏,在山野里面偷吃练就些反应,说不定他就被咬上了。

  等他就地一滚翻身后一脚把师兄踹出去,关上门躲开,寺里附近听到动静的人反应过来帮忙把师兄给制住绑在了树上,他从门缝里头看完了才敢出来。

  主持颤颤巍巍直发着抖站在师兄面前,这一棵菩提树据说也有百年的历史,在佛寺长大到这样,可依旧镇不住发狂的师兄。

  “劫数啊劫数,阿弥陀佛。”

  听着主持在这不停的念叨,手上佛珠都拨的飞快,明德呲了一嘴牙,

  ‘这有个屁用,连这上百年的佛树都没辙,你这老头子能干嘛,还劫数劫数。’他也不知道这倒底怎么回事,不过有一点他是确信的,下面几天时间里,传来的版本有几个,里面关于出事的原因有几个,有的说是挖了祖坟引起怒气,有的说没做好事怨鬼上身,也有说是命不好,一时失心疯。但有一个是最多的,就是孙德才是这事的第一个。

  孙德才前几日里做了什么,明德是不知道的,他只知道前几日里,他跟孙德才一面之缘的时候,孙德才还是正常的。

  可山下这几天内,接二连三的出现咬人事情,都把矛头指向了孙德才,按着时间线往前推,那岂不是说,那天打死的狗有问题?难道真如几个版本里面的一个故事说的那个话,他打死了狗神?所以被狗神附身,要报复这些人?

  那这也不对呀,这打死狗的除了孙德才,他也帮忙扔了一砖头,把那狗砸得一阵踉跄。要说报应,孙德才都像个鬼一样了,而他却好好的活着,是万幸吗?这里面倒底哪里出了问题呢?

  梅山下,梅村,村门口用栅栏建起,阻隔了外界的眼光,突入其来的风扬起了尘灰,引得一阵萧瑟,上午的阳光照着身上都没能搅散来人心底的寒气。

  “吁。”

  几匹快马停下,王振廷转头问了问孙茂才。

  “这是梅村?”他露出些疑惑,以前曾经办案时匆匆而过,那时候还有些人远远的观望,可眼前是怎么回事?一个人烟都没有,这村里这么大的动静,县衙来了人起码也要个里正出来接待下吧,就算里正不在,这门口也要人望着吧。

  “这,这确实是梅村呀。”孙茂才也摸不着头脑,上午走时,村里人都交代了一定要带人回来,可眼下一个人影都没有,人呢?

  “走,都下来,小心点。”

  王振廷见孙茂才也一副不知情的样子,只好决定先下马查查看。一行几人绑好了马,留着一个人看着,其余人拎紧了手上东西,四下纷纷打量起来。

  王振廷把手搭上了背上的齐眉短棍,伸手拿了下来。村里面现在静悄悄的,一点生气都没有。这一村的活人上哪去了?

  眼下一切都是未知,王振廷也不敢大意。一行人小心谨慎的探着路继续深入,突然,从远方转角传了些脚步过来,王振廷连忙伸手示意停下,众人纷纷戒备。

  前面转角处一阵哗哗的脚步声,和着一阵焦急的喧哗,让王振廷稍稍放松了警惕。听这脚步跟说话,现在村里面情况应该没那么差。

  “我就说嘛,就不该那么放松,那小子踏马的要是多注意一下,哪会弄得这么狼狈。”孙兴领着人,一边大步往前走,一边说着身边的人,紧接着他们这群突然出现的人就注意到了王振廷一行。

  “兴哥儿,你们没事吧。”孙茂才看到出来的是他们,一下子就高兴起来了。连连飞奔向前,一把拉住孙兴。

  “哈哈,我们能有什么事,这早就看出来了,还不注意,那不白长这么大了?”

  孙兴说完话,见着茂才带了人回来,也是满脸的高兴,一直被孙茂才拉着来到王振廷身前。

  “兴哥儿,这是县衙王典史王大人,这一次就是他带人下来看情况的。”

  王振廷看着眼前这个二十多岁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一身精壮的腱子肉,看到他方才领着这帮人的样子,显然是他在发号施令。

  “可是洛城第一神捕王大人?”

  “正是,神捕就说不上了,那是旁人给了薄面,你这是?”孙兴后面不少的人数,加一起有了近二十人,这可不是个小人数了,能在村里面集齐这样的人,齐心让他做头,显然是有些本事。

  “噢,叫王大人知晓,这还不是方才有人偷懒,一时不查,差点出了乱子,不过好在呼叫及时,没出大问题。”

  孙兴笑着说完话,从他的表情来看,这一番虽然有些紧急,却没让事情扩大。

  “嗯,那现在是个什么情形,方才在县衙,从茂才小兄弟这里,还了解的不算充足。”王振廷点点头,认可了这份功劳,说不得等会回去,这一番不光是要记功,还要记在县志上了,这次的案子,大家都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情况,此事造成的原因还要细查,可这过程是要记载下来作为资料流传下去的。

  “这件事是什么原因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不太清楚,不过应该也就这两三天之内才出现这事。先是孙德才,他几日前咬了老陈家,里正开始觉得没多大事,认为只是争吵才闹的,大家刚开始还只是拉扯,直到孙德才连伤了几个人,才下狠手把他给绑了,里正叔也就是打算拉到他家里让他婆娘看着点,谁知大家伙去了才发现他婆娘已经被啃的死无全尸,怪吓人的。”孙兴停了一下,缓了口气。

  “里正叔这一看就觉得不对劲,再回头看孙德才,虽然这人比较混,喜欢偷鸡摸狗,可这杀人他怎么敢?有人就怀疑是不是冲了哪路神仙,怕是被鬼上了身吧,所以就上山请了眉山寺的和尚下来做法事,结果还没等两天,孙德才就死了。法事变丧事,里正叔只好匆忙着准备丧事,这小子家里什么都没了,这丧事还得乡里乡亲念着本家的事上凑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