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啥是宇宙加速器?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2-08-04 18:15      字数:2066
  39 啥是宇宙加速器?

  忽然,唐天礼激动起来了,他说:“哎呦,我都忘了这一茬了,真笨!”说着话,开始着急忙慌地收拾起望远镜了。

  “怎么了,你说清楚点呀。”刘子威纳闷地问。

  唐天礼说:“今天到此为止,看的不太好!等下一次,咱们去楼顶看!那里没有遮挡,不像这个小阳台!你说了咱们这是在顶楼,可以很容易上楼顶的。看看我都忘了!唉,我真是有点老了。”似乎他在为自己刚才的不智行为感到遗憾。

  “原来你说的是忘了这个呀,去楼顶?那当然容易呀。”刘子威笑着说:“以前我和郑叔就常常去楼顶。”

  “是吗?”唐天礼笑着说:“要是你刚才提醒我一下,我直接把望远镜架设在楼顶就好了。不过,今天不想再麻烦了。等下一次,咱们在楼顶上再好好看看!”

  “哎,你还没说完呢,刚才的话,关于那个什么邮件?”刘子威着急地问。

  唐天礼说:“就在去年五月,还是我国的高海拔宇宙线观测站,宣布在银河系内发现大量超高能宇宙加速器!这个重大的消息,你知道吧?”

  “宇宙加速器?”刘子威不解了,也惭愧地摇摇头。

  还是重大消息?他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唐天礼继续说:“记录到最高1.4拍电子伏的伽马光子!这是目前为止,人类历史上记录到最高能量的伽马光子!就是来自于天鹅座的恒星形成区!除此以外还发现了12个稳定的伽马射线源!”

  看到他兴冲冲地讲着,刘子威更加糊涂了:“这有啥重大意义吗?”

  唐天礼笑着说:“啥意义?这意义可非常重大了!你一会儿就会知道这一发现有多么伟大,而且不可思议。”

  刘子威愣愣地看着他,不知该说什么了。

  “你听说过戴森球吗?”唐天礼笑着问。

  刘子威摇摇头,这个词也还是第一次听到,无比新鲜和好奇。

  “那你一定不知道塔比星吧?”唐天礼又问。

  “不知道!哎呦,你说这么多,到底是啥意思?”刘子威都快要崩溃了。

  唐天礼将望远镜收拾好后,平静地看看刘子威说:“容我慢慢给你解释吧。”

  刘子威说:“你要是给我想上物理课,你趁早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想听!”

  唐天礼说:“谁给你上物理课呢?你又不是我的学生。我只是给你讲一个简单的启蒙!”

  “那一定要简单!你刚才叽里咕噜说的那些词我都不懂,稀里糊涂的。”刘子威骄横地说:“我特烦那些枯燥的纯理论知识了。”

  “哈哈,看来是不喜欢学习的主儿!”唐天礼笑着说。

  “我一听枯燥的东西,就犯困。”刘子威笑着说:“哪怕上课时,老师讲的带劲,我在下面就睡着了。”

  唐天礼笑着说:“睡着了?要不,咱们上床时,我躺在那里给你讲?”

  “好呀,你要是讲的不好,我就直接睡了。”刘子威说完,嘿嘿笑起来。

  “真的呀,要是讲的好呢,你就不睡了?”唐天礼说完,自我得意,呵呵笑着。

  “当然……最终也还是要睡了。”刘子威笑着说。

  唐天礼说:“那咱们怎么睡呀,还是对脚睡吗?”说完,他的心怦怦跳了起来,似乎有些小紧张。

  “看看你说的,你给讲呢,怎么还能对着我的脚?要对着我的耳朵呀!”刘子威说完,脸上露出一丝羞涩。

  “这……可是你说的。”唐天礼心里暗暗叫好。

  一说完,刘子威有些发愣。

  怎么了,我们就要同床共枕了?

  但是话已出口,似乎再反悔也是不可能了,只得硬着头皮说:“当然了,是我说的!”

  唐天礼一扭身,笑着说:“我先去冲一下,咱们马上床上见!”

  “床上……见。”刘子威喃喃地重复着,算是一种回答。

  看到他喜气洋洋地走了,下盘敦实、背影阔阔的样子,却让刘子威心里升起了一股欲火,他在心里喊道:郑叔,我亲爱的郑叔……

  ——————————————————————

  此时,郑文平听到一串悠扬的歌声:

  对你最日长夜深的思恋, 拈笔藏在心间 。

  历经太多纷扰与流言 ,转眼不觉数年 。

  生命是孤帆远影, 瀚海中的旅行。

  我是你稍作停留的风景 ……

  他看到眼前却是一片白光,刚才那种虚晃的人形却消失不见了,依旧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地躺着那里,面对着一个大大的鱼缸。

  刚才怎么回事?莫非我出现了幻觉?

  他急忙看手机里自己偷拍的照片,却发现只有游来游去的金鱼和似乎一些奇怪而斑驳的光影。

  郑文平立刻大喊了一声:“你们给我出来,有本事让我好好看看!”

  寂静!一片寂静!还是没有人回答。

  望着这个照片,他心灰意冷,这怎么能给刘子威发呢?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

  唉,子威,我心爱的宝贝,你知道我在这儿做着一切的努力吗?

  等着我,一定要等着我……

  当唐天礼冲完澡出来一看,刘子威居然浅浅靠着沙发,斜躺着,眯着眼睛,似乎睡着了。

  听到了他的脚步,急忙睁开眼睛,笑着说:“我都迷糊着了。你这么快,洗完了?”

  “冲澡真舒服。”唐天礼说着话,用毛巾在自己光滑的肚皮上轻轻地擦着,他故意让肚皮上的肉显示出一抖一抖的效果出来。

  一边擦,一边悄悄地瞥着刘子威。

  刘子威的眼神贪恋地随着他手的移动在转动着,忽然,他一下子站起来说:“不行,我也要去冲凉!”

  看到他急匆匆地冲进了卫生间,唐天礼用毛巾不急不慢地擦擦自己有些水珠的头发,嘀咕了一声:“小样,我就不信我这一身熊肉……还诱惑不了你!”他为自己刚才的表演,暗自得意。

  但是,他一低头,却看见自己的内裤中心,鼓鼓的起来了一个大包。

  哎呦,太丢人了,幸亏他走开了,要是看到我这个样子,我这张老脸,还怎么以后在他面前当教授?

  不过,一想到,马上要和他在床上同床共枕,心里的激动就难以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