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三师兄
作者:花有情      更新:2022-05-15 00:14      字数:2068
  李松饿了,于是他准备找东西吃。

  大概是因为这天的他的心神消耗十分巨大的缘故,昨晚从千年前回来,感觉那些人物这么鲜活,生死离别就这样放在他的眼前。

  以前听师兄们说起过男欢女爱,却没想到男人也能喜欢男人。

  李松心里想着这些事情,经过练功场,就着月光到了云雾观的厨房,刚入夜的云雾观还有月光。

  若是到了深夜,整个云雾观就像藏在天上的仙宫,看不远,看不清,雾越来越厚重,还会凝结成水滴。

  李松记起小时候他最喜欢让师兄们抱着他在空中转圈,脸在空气中滑过,同云雾撞在一起,十分冰凉,又好玩。

  “师弟,快来。”三师兄童归飞带着笑意坐在餐桌前,对李松招手。

  童归飞一边准备碗筷,一边说道,“师兄就知道你等会儿要到厨房,专门给你留着呢。”

  “师兄,菜还是热的。”李松看见童归飞,心里很开心,下午的事就被他藏在心里,看着热气腾腾的饭菜便知师兄对自己的好。

  “当然嘛,可不能让咱们小师弟吃凉的。”童归飞打趣道,给李松盛好饭后就坐在旁边。

  作为云雾观的厨师,童归飞一天的事情忙个不停,还好他的修为高,应付这些琐碎,也做得井井有条。

  “师兄,谢谢啊。”李松摸了摸自己肚子,他是真饿了,拿起筷子就大口吃起来。

  “哎哟,师弟,你慢点吃。”童归云心疼道,“又没人给你抢。”

  “三师兄做的菜最好吃。”李松嘴里含着饭菜含糊地说道。

  “再好吃,你吃了十几年也该吃厌了。”童归云听清李松的话,面带笑容感慨道。

  童归云被面前这个孩子救下来的,那年李松才6岁,自己那年29岁,还未而立。

  童归云给李松盛了一碗汤,李松接过一口喝完,他不厌其烦又盛了一碗放在旁边。

  6岁的李松仿佛就出现在他面前,那些话他从来没有忘记过。

  “叔叔,你在做什么呀。”年轻的童归飞已经在树枝间绑好绳子,他把凳子放在地上,然后站了上去。

  此时的童归飞生无可恋,他回到家中时,妻子孩子一个不剩,他连他们最后一面也没见着。

  满屋子的狼藉,童归飞抱着自己的孩子坐倒在地上,“儿啊。”

  小孩的手垂落在地,半点反应没有,童归飞又看到临死前还护住孩子的妻子,妻子的手指着门口,脸满是鲜血与伤痕。

  妻子将孩子护在身下,“亚兰,你醒醒,我是归飞啊。我回来了,回来给你们娘俩过好日子了。”

  妻子眼睛早就失去了神采,她只是保持着这个姿势。

  童归飞在自己房门外坐了一夜,他抱着自己的儿子,又让妻子坐在自己旁边,一家三口好像同往常一样。

  只是其中的两个人再也无法说话了,孩子不会再叫他爸爸,女人也不会再给他擦汗。

  童归飞麻木地将自己妻子埋葬好,立好碑,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

  童归飞磕了好久,起身看着坟墓,轻声道,“亚兰,我来找你,很快的,你们在路上等等我,等等爸爸。”

  童归飞这样拿绳子到了树林,他站在凳子上望着他曾经很喜欢的地方,将自己脖子放了上去。

  “叔叔,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六岁的李松见童归飞不答话, 便过去拉他的裤腿。

  那时的李松才那么点高,他仰着头,瞪着大眼睛,不停地摇晃着。

  “叔叔,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李松可怜兮兮的,大眼睛里很快就涌现眼泪。

  眼泪顺着六岁李松的脸颊滑落下来,他瘪嘴,努力让自己不要哭出声,手里拉着童归云的手还微微颤抖。

  “唉……”童归飞放下手中绳索,从凳子上下来,蹲下来扶住李松的肩膀,看着李松,又想起自己的孩子。

  难过一夜的他这才泪流满面,眼泪止也止不住,童归飞将李松紧紧地抱住,嘴里念叨,“儿啊,爸爸想你,儿啊。”

  这天的云雾观山脚的阳光依旧耀眼,只是童归飞心里在流血。

  被童归飞抱住的李松反而安静下来,李松任由童归飞抱住自己,无论多用力都没有出声,他伸出自己的小手挽住了童归飞的脖子。

  一大一小两人,大人痛哭流涕,小孩在安静地等待。

  过了好久,童归飞才收神,他眼里依旧悲伤,只是看李松的眼神已经不再疯狂,“对不起啊。”

  “叔叔,不用说对不起。”李松嘟着嘴摇头道。

  童归飞放开李松的手,越看李松越可爱,心想大概这就是命吧,自己不能再让一个小孩遭受同自己儿子一样的命运了,把他送回去先。

  “你们两母子再等一等,我很快就来的。”童归飞叹了口气对着天空说道。

  童归飞望了眼树,忍着伤痛,低着头对李松道,“小朋友,你家在那里。”

  “叔叔,你再低一点。”李松没有回答童归飞的问题,摆着小手示意童归飞弯腰。

  “还要再低一点。”李松踮着脚,捧着童归飞的脸,在他的眼角亲了一下。

  童归飞挂着眼角的泪珠被李松亲走,舔了下嘴唇,皱着眉道,“叔叔,好苦。”

  “是啊,好苦。”童归飞将李松抱起,看着怀里的孩子。

  “叔叔,师父同松儿说过,若是一个人的眼泪是苦的,是因为这个人的心里苦。”李松像个小大人似的,奶声奶气地说道。

  “松儿,眼泪本来就是苦的啊。”童归飞回道,“你家在哪儿呢?”

  于是李松熟门熟路地给童归飞指路,到了云雾观。

  童归飞哪里还不明白自己怀里孩子的聪明,他明明就找得到的路。

  “三师兄,你怎么哭了?”李松大快朵颐,吃得自己撑得不行,抬头却发现三师兄童归飞一手撑着头看着自己走了神。

  李松心里一滞,莫名也有些难过,三师兄胖胖的脸上挂着泪珠,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于是没等童归飞反应,就亲在了眼角。

  然后站起身,看着童归飞,笑着道,“师兄,眼泪是苦的。”

  “傻孩子。”童归飞赶紧擦去自己眼角的泪,这孩子怕是记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