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师弟
作者:花有情      更新:2022-05-15 00:04      字数:2014
  “松儿,你还有什么不能同师父说的?”童志毅疑惑,突然又恍然大悟,“咱们松儿已经20岁了,可不是一个小孩子了。”

  “师父,你在说什么呢。”李松见童志毅回过神。

  “还给师父装糊涂,师父可是过来人。” 童志毅觉得是自己疏忽了,松儿20岁了,早该经历人事,奈何云雾观一个个的要不是四五十岁,或者还年轻,哪里有人记得提醒这事。

  “我没装糊涂啊。”李松还以为童志毅看出什么来了,“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有什么不好说的。”童志毅了然于胸,他年过花甲,什么没见过。

  “有些难以启齿。”李松想了想,有些犹豫。

  “师父年轻的时候,也像你一样,觉得害怕,恐惧,还有些迷茫。”童志毅心想到底还是个孩子,男人嘛,这都不是事。

  “师父以前也这样吗?”李松觉得童志毅说得这种情绪很符合自己的心境。

  “当然呐。”童志毅抚着自己胡须,笑眯眯地看着李松,“这事情得同你们师兄说说,我们云雾观的松儿长大了。”

  “那就好。”李松疏了一口气,如此他就不是属于特别的了,赶紧又向师父取经,“这样的过程需要注意什么吗?”

  “注意?”童志毅呼吸一窒,这傻小子,能有什么注意的?想了想总算编好一个说法,“就是不要太紧张,衣服也尽量宽松些。”

  “回头让你三师兄下山给你准备几套宽松的贴身衣物。”童志毅说完又点点头,觉得姜果然还是老的辣,虽然自己久不经人事,这些问题,有的是经验,难不倒。

  “师父,好好的为什么要贴身衣物?”李松好奇道,心想咱们穿的衣服同谢云赵城其实也没多大区别。

  “嘿,这么简单的道理都要为师教?”童志云心想这几个师兄这么疼爱李松,竟然连常识都不给松儿说。

  还要自己这60岁的老头来上课,实在是云雾观的失职,看来有必要开一门新课堂了。

  童志毅迎着李松好奇的眼神,感叹着道观的失职,心想干脆直接点,两个大男人,“松儿,这些都是男人的正常现象,说明松儿长大了。”

  “啊?”李松傻眼,觉得哪里不对。

  童志毅抚着胡须,胸有成竹,“像你般岁数,为师也是心中火热,像这样早上醒的时候,内衣裤被打湿也不是一次两次,正常的。”

  “嗯?”李松顿时知道师父说的是什么,这让他记起三师兄童归飞给自己洗衣服的时候还笑着看自己,对自己比了个大拇指。

  李松脸腾的就红了,咱这云雾观也忒没谱了吧。

  “师父,我还有事啊,先走了。”李松低着头,只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

  “哎?”童志毅傻眼,自己可是落下身份,言传身教,怎么就走了,说错了吗?

  “师父,我要回去练功了。”李松的身影眨眼就消失在山间,散开的云雾很快又合拢,倒是留下童志毅一个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对了,自己叫松儿过来是干什么来着?

  “噗嗤。”一声笑声从旁边传来,显然他忍得很辛苦。

  “忆儿,你笑为师?”童志毅看着李忆的表情,更迷糊了。

  这忆花谷就是六师兄李忆的杰作,李忆英俊帅气,短发,剑字眉,全身上下十分匀称,他经常到忆花谷,李松问过李忆,记得李忆当时的回答是:

  “松儿,师兄不是忆花,只是思人罢了,心中的相思若山谷这浓厚的云雾般,剪不断,散不开,看不清。”

  李松当时拿着一把扇子,用功法对着山谷扇出一道长长的痕迹,一直露出远方的青山。

  “师兄,这云雾可以不用剪,散得开,看得清。”

  李忆为之气结,赶紧撵走李松,与少年说忧愁,少年哪知愁滋味。

  “师父,七师弟和你说的不是一件事情。”李忆回答道,说完又觉得好笑,便是又笑起来,李忆这笑与忆花谷的花朵交相争辉。

  “忆儿,你别对为师笑,为师一直觉得你长得太漂亮了,不像个男人。”童志毅看着眼前这徒弟,太美了,他回过神问道,“那松儿说的是什么?”

  “师父,弟子也不知道,反正大概师弟说的不是要换衣服的事吧。”

  “哼。”童志毅这下明白过来,当即转身,声音随后飘远,“忆儿你还是好好待在你的忆花谷吧。”

  李忆见童志毅走远,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师父是不好意思了,觉得这场景着实惹人开心,更是笑得七零八落。

  山谷间的笛声仿佛感受到李忆的情绪,曲调变得高昂起来。

  “哈哈,云师兄,也听见了吧。”

  笛声变调,忆花谷的花瓣在环绕在李忆周围,山谷的云雾开始慢慢淡去,阳光落在这青山之间,如梦如幻。

  “气死老头了。”童志毅的胡须在风中飘荡,想起之前的画面,他一把年纪也觉得老脸有些臊得慌。

  “师父,今天中午您想吃什么?”三师兄童归飞一天恭敬,手上还端着刚择好的菜。

  “吃,吃,一天就只知道吃。”童志毅喝道,然后红着脸很快遁走。

  “啊?”童归飞满脸疑惑,大声喊道,“师父,你还没说你吃什么呢。”

  这声音惊起林间飞鸟,又是一阵笑声从四处响起,看来今天早上心思在忆花谷的人不少,毕竟一位是他们最疼爱的师弟,一位是他们最敬爱的师父。

  “吃个屁啊。”童志毅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

  李松离开童志毅后一个人林间穿梭,他小时候就经常在这林间玩耍,有时候跑在树梢躲着观察小鸟,有时候站在一块大石头上发出高昂的呐喊。

  今天的他却是思绪不怎么平静,秦云与赵城的话始终在他的脑海里。

  李松找了师父,却是闹了一个笑话,心里思索也不知道这事是好是坏,便在林间练起了武,他经历过一次任务后,功力微有提升,身体里的力量感将他心中的烦忧冲淡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