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水落石出
作者:龘龘      更新:2022-05-13 15:33      字数:2746
  “你就是随缘小店的老板,胡凯武?”一名中年警察开口问我。

  “是的,警察叔叔!请问您叫我来是什么事情?”我被莫名奇妙的请来,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们店里负责给校健身房送工作餐对吧?”

  “是的,今天开始的送的,中午一次,晚上一次!”我如实的回答。

  “今天晚上健身房的员工出现了严重的集体食物中毒事件,前后20余人发生了腹泻呕吐症状。”警察继续开口说。

  “什么?下食物中毒?”我被警察的话搞的更不解了。

  “是的,那么你在整个工作餐整个制作配送过程中全程参与对吧?”

  “是的,我的厨师在店里做好后我亲自送的!而且我们今晚吃的也是同样的便当,我们店里的人什么事儿没有啊?而且40人也不是所有人都有事儿吧?”我疑惑的问

  “现在我们怀疑有人下毒,便当制作完后到健身房的路程中你没打开过便当吧?有没有人能作证?”

  “没有打开过,因为太多我自己拿不了,我一个学弟全程陪我一起去的,他可以作证!”

  “便当送到后你直接就离开了?有没有再做逗留?”

  “我送完后直接就离开了,我的学弟和我一起走的!”我如实回答。

  “好的,情况我们已经掌握了,但是你作为餐厅的负责人在事情调查清楚之前暂时要留在留在局里,希望你能配合!跟我走吧,张局长特意打过招呼,给你安排了单人间,你先休息吧!”警察合上了手里的笔录,对我说

  “叔叔,我想知道你们这样做是不是怀疑我下的毒啊?”说是配合调查,我怎么觉得像是被拘留了呢?

  “现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你也是主要的嫌疑人之一,不过你别太担心,我们不会冤枉好人的。走吧,我带你去休息!”警察说完便把我领导了一个类似寝室的单人间。

  我独自坐在床上,我却根本没有任何睡意,在这陌生的单人宿舍里,我的心里乱急了。大学毕业以来,我的小店一直顺风顺水,眼看着一天天的生意越来越好,可是现在这事情怎么就成了这样子呢?如果事情没有查清楚的话,我会是第一责任人吧?这20余人的治疗恢复费包括误工费,精神损失费咋的也得有个五七八万的吧?这笔钱我哪里承担得起啊!如果我负担不起的话他们一定会找到我的家里吧?我那年迈的爷爷知道后该有多担心啊!想到爷爷那么大年纪还得我操心上火,我的眼泪慢慢流流了下来。我把头埋在了膝盖中,低声的呜咽着。

  也不知道我哭了多久,门被人打开了,我缓缓的抬起头看向门口,我心里所有的委屈和不安都在看清来者是谁的瞬间犹如山洪爆发一样决堤而出。没错,我那无所不能的杨叔来了,我就好像看到了救星一样,根本顾不上思考,第一时间就扑倒了老杨的怀。

  趴在老杨那温热的怀里,我就像置身于属于我的极乐净土之中,剩下的只有安心和温暖。老杨任凭我在他怀中哭泣着,他只是不断的摸着我的头安慰着我,告诉我一切都有他在,别再担心。是啊,不知道从哪一刻开始,老杨在就像无所不能的超人一样存在,只要老杨来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老杨没有说太多话里,只是不住的告诉有他在,没事儿,再就是告诉我相信他。可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对于处在崩溃边缘的我就像是一副良药让我瞬间平静下来,因为我知道说这话的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心心所念的老杨,自己怎么可能不相信他呢。就这样,再老杨的陪伴下我自己安心的睡了过去,睡得如此踏实。

  ………………………………………………………………

  (离开市局的老杨已经来到了小军家楼下)

  小于的一席话让我是茅塞顿开,这事情与小军难逃干系。我气呼呼的来到小军家楼下,看到小军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上车!我不希望你的父母知道这事儿!”我冷淡的对小军说,因为我现在对他已经失望的不行了。但是对前岳父岳母我还是得考虑一下,老人的健康重要嘛。

  “姐夫!怎么了?这么大火气!”小军看我如此口气,紧张的问。

  “你有什么要说的没有?关于今天店里员工中毒一说?”

  “没什么啊,不是食物中毒嘛!饭店的事情我有什么好说的?”

  “我善意的提醒你一下,别说我没给你机会!那工作餐是我跟着一起做的,我也吃了!而且我才从市局回来,警察也明确表示有人下的毒!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嘛?”我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小军,想从他的表情中找到些破绽。

  “姐夫,就算是有人下毒你也不用怀疑我吧?看你这表情好像吃定我做的一样!我为什么这么做啊?”小军开口的否认着。

  “为什么?我来不是跟你讨论为什么的!我想知道这背后究竟是谁指使的!你不用否认,店里的监控已经被警察取证带走,很快就会有结果的!如果我是你我会自己主动把这一切都交待出来的!我给五分钟时间考虑!如果想好了可以交待,后续的事情看在你父母的面子上我可以帮你处理!如果是被我查到了,那么就别怪我不顾情面了!”

  我打开车门,掏出烟来在外面吸了起来。其实刚才我也没把握这事儿到底和小军有多大关系,我之所以说帮他善后是想让他心里防线松懈一些,不过看我下车时他的表情已经不难发现,这事儿跟他有些直接关系。

  车门打开了,小军低头走了下来。

  “姐夫,是我鬼迷心窍了!我说,我都说!”

  “上车吧,到局里去说!别让老人跟着着急了!”我指了指车子的方向,领着小军去了市局。

  “原来店里的工作餐都是我一手抄办的,每天固定支出1600元,我在学校里找了好几家店,他们都承诺每天只收取我1200元,剩下的400算我个人收入。后来杨总说把工作餐交给了这个随缘小店打理,每天1200元。这样我便没有了油水可以拿,我跟那几家饭店的老板喝酒聊天时候,他们说不如让这小店出点麻烦,我就想到了下泄药这一说了。晚上工作餐送来后,我趁着没人注意就拎了一袋子去库房里下了药。然后就有后来的事儿了。”小军开口对警察交待着。

  “早上饭店被盗,跟你有没有关系?”我想到早上的事儿开口问他。

  “我真不知道这事儿,有好多家饭店都眼红那小店生意红火,难免有谁找人做的,想吓唬一下那年轻人吧!”小军肯定的说。

  “杨总,那您看这事情怎么处理?张局交待安照你的意思办就行了。”警察开口问我。

  “姐夫,你得帮我!我知道错了!我这不是跟你来自首了嘛!姐夫!”小军开口乞求着。

  “这样吧,医院里员工的所有医疗费用由我个人承担,事情就不必扩大了,算是走私了吧!你看这样能行不?”我问对面的警察。

  “能行,只要员工不追究就行!”

  “行,那就这么办吧,麻烦了!员工那边我自己出面解释!小军!你走吧,以后好自为之从明天起你也不用来上班了!”我跟警察握了握手,没有理会小军就转身出了警局。

  此时已经凌晨了,我也没有打扰张局,回来看了一眼小武和小于都睡的挺香的,我也就没打扰他们,自己开车先回家了。

  经历了这一大天的折腾,我也属实累了,想着小军刚才说有好多家饭店眼红小武的生意,真不知道未来还会有怎么样的风波,我不能在暗地里默默的保护了,我觉得我必须得站出来,走到前台,这样我才能更好的照顾他,陪伴他。于是,我下定决心必须得找个机会,好好的跟小武聊上

  一回,他会怎么想呢?是因为我的身份选择疏远呢?还是继续跟我来往呢?我不确定,但是我必须这么做了……

  Ps 请收藏,请点赞!有月票的朋友支持一下 谢谢 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