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大难不死
作者:如此昏君      更新:2022-05-14 15:33      字数:4662
  第十六回 大难不死

  雪还在不停的下着,慢慢的已堆积到人小腿过半。

  只听一声闷吭,马上的两人一同摔了下去,那马儿好似早已不耐,竟是不管不顾的继续向前奔去,片刻就没了影。

  摔在雪堆里的两人没有一丝反应。

  原来这两人早已没了意识。

  漫天大雪很快将两人盖了去。

  不知过了多久。

  从路的尽头缓缓走来两个身影,离近了才看清,这两人一大一小牵着手。

  年长的穿着一身青灰色道袍,虽有些素,但却不失风度,卓然的身姿仿佛与周遭融为一体。

  他牵着的玉童着一身玉白锦装,有些灵动可爱,那玉童左手牵着中年胖道,右手揣缩进袖子里,隐约还能看到右手上的一枚红色戒指。

  “师傅,那有人。”那玉童指着路旁的雪堆。

  那就是寒唐两人摔倒的地方。

  “哦?你如何得知那有人?”那胖道执着伞蹲下,用手拍了拍玉童裤子上的雪。

  这两人穿的还是夏装。

  “哼,我就是能感觉到,跟你一样。”玉童似乎对于胖道的问题有些不满。

  “呵呵,那你想怎么做”胖道笑着说,一只手把人抱起。

  “救他!”玉童看着胖道,指向雪堆里的两人。

  “要我帮你救他们可以,不过你看,他们得救了,你如愿了,那我也总得讨点好处吧?”胖道不怀好意的看着玉童。

  “那你想要什么,这油酥和果糖给你?”玉童满脸疑惑。从兜里拿出油纸包裹的东西。

  “这些我都不想吃”胖道摇摇头

  “那你想吃啥?”玉童有些气馁

  “想吃你”胖道淡淡的说,看着玉童一脸惊讶的表情。

  “那…只能吃一口”玉童闭上眼睛,将袖子撸起,伸到胖道面前。

  “哈哈哈,那就先吃一口”胖道说完,轻轻在那手背上亲了一口。

  不疼!玉童睁开眼睛有些意外。

  “不过嘛,就算是我,也不能干预太多,只能将它们送到人旁,至于是好人还是坏人,那就看他们造化了。”胖道手一挥,原本雪地里的两人就不见了踪影。不过好像是觉察到什么,他又掐指一算。

  “呵呵,看来一切都是命数,怪不得你能感应的到。我们回去吧,不然上头可生气了”胖道说完指了指还在下雪的天,两人一眨眼就消失不见。

  刚走没多久,就在几人刚才的头顶上逐渐凝聚一团乌云,只是一会儿又消失了。

  夜幕降临,黑云山脚下来了一群不速之客,为首的两人一黑一白,像那索命的无常。后面跟着一群穿着奇怪的人,身体大小不一,隐藏的黑色的斗篷里,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一丝活人气息。

  “停!”那为首的黑衣男子突然急停。

  “怎么了?你又想要了?不过现在可不是时候”白衣男子打趣道。

  “有人”黑衣指着前方的路中间

  “什么人?哪有人?唉!?还真有人,刚才还没有的!”白衣男子显的有些意外,因为他刚刚也在看路,明明什么也没有,一转眼就出现了两个人!

  “去看看,死了就带走,活的就等死了再带走”黑衣人看了一眼白一人说。

  “哼,每次都是我,我要是出事了,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心疼。”白衣人有些不服,但还是身影一闪上去查探去了。

  “不会”黑衣人淡淡说说句,依旧不带任何感情。

  “也不知道那老头给你做了什么,为什么你总是这样无情。”白衣人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躺在地上的寒唐两人,将雪给拨开,露出寒玉年圆胖却没有一丝血气的脸。不认识。

  “这两人大雪天的躺在这还真是运气不好,正好上头让我们在这建立影社,还缺些人手,这俩就交给老头做成影徒吧。”白衣人说着,将寒玉年身下的唐沐雪给翻了出来。

  “这……他…他是雪…雪使大人?!”白衣人一脸惊讶

  “黑手你快过来!这人咱俩做不了主!”白衣人有些疑惑地上两人的出现。

  “如何?”那位叫黑手的走到白衣面前问。

  “你自己看”白衣人闪开身形,露出背后的两人。

  “他是…失踪了一个月的人使雪大人”黑手有些意外但却并不惊讶,但是旁边的胖子他却没见过。

  “他一个月前出去调查南岭唐门的事,但却突然没了消息,有人还说他是叛逃了,如今怎么出现在这?”黑手接着说。

  “去去去,就算那风使叛逃了,我都不信雪使他会叛逃!这人一根筋没什么心思,每次跟老头一喝酒就就劝老头向善,还真是天真。”白衣人有些好笑的说道。

  “别说胡话,眼下是该如何处理?”黑手打断白衣人

  “你继续赶路吧,晚了也不知道有什么变故,我带他们下山,看样子应该还有救。”

  “也好,那你小心些。”黑手依旧语气冰冷。

  “呵,这还差不多,我的心可不是你的心,像是勾八做的,越舔越硬”白衣人嘴上高兴,脸上露出猥琐的表情。

  “唉!?你个负心汉倒是给我留两个人啊,这我怎么扛得动!”黑手带着一人群一下子就没了影,白衣人连忙说道。

  原地站了一会,两个黑影突然就出现在了白衣人面前。

  白衣人满意的点点头说:“这还差不多!把他们带上,跟着我。”

  那俩黑影将两人抱起,一点压力都没有。三人消失在夜色之中。

  ⁣⁠⁡

  —————————————————————

  ⁣⁠⁡

  古朴典雅的大堂内有些昏暗,一名身材魁梧,蓄着白须的人坐在主位上喝着茶。

  这时从门外走来一个有些喜庆的胖子,拿出一张纸条开口说:“主子,雪使找到了!在黑云山下,医组的人发现时,他昏迷在山下雪中。”

  “哦?雪儿?怎么会跑那么远,原来的地方查的怎么样。”上座的人一生黑色华服,上面绣着暗金,尽显帝王之气。抿了一口茶开口。

  “没什么发现,我们接到雪使的信鸢,派人去支援,却是迟了一步,他们动作很快,没留下什么线索。”那喜庆的胖子说话也有些喜庆,像中年发福的员外。

  “嗯…黑云山…黑云山谷…是巧合吗?难道雪儿是追查到黑云山谷?”那魁梧的男人放下杯子,扶额思考了起来。

  “黑云山谷那件事,鬼医已经派医组的人去查,那边的影社也快建设完毕,这几日应该就有消息”胖子将冷掉的茶水倒掉又重新沏了一杯呈上。

  “嗯,我们在暗,敌人则更暗,但我们不会坐以待毙。青堡的事就派凌风和剑白去吧。雪儿就让他在外面修养一阵子再回来。”魁梧男人抬头接过茶。

  “有他们两人去必定万无一失。还有件事,有位南方械城人要加入“影”,此人天赋异禀,却引起家族纠纷,被永久驱逐械城,您看?”喜庆男人在一旁等着回答。

  “械城…也好,眼下正缺人才。查清之后若没什么问题,那就提他入影使,让月晓和月组归附于他,要什么材料尽量满足。地使和影徒的质量也是该提升一下了,光靠鬼医还完全不够啊。”那魁梧男人叹了一口气。

  “是,属下这就去吩咐”说完那胖子就走了出去。

  魁梧的男人看着空荡荡的堂外,许久才开口:“这江湖看着风平浪静,实则棋局早已开始,这是趋势,是脉络,也是规则。”

  ⁣

  —————————————————————

  ⁣⁠

  外面的雪停了,是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

  唐沐雪半梦半醒之间还在抱着寒玉年,熟睡的寒玉年却被他的动作弄醒,醒来后看到怀里的人直接惊的坐了起来。

  唐沐雪被这动作一惊,也突然醒了过来。

  “咋了叔?你又做噩梦了?”唐沐雪用手抚了抚寒玉年的背,以为是又做噩梦了,安慰道。

  “没…没有,没掌握好力道!”寒玉年看着唐沐雪一脸尴尬的说,他感觉自己变得很奇怪,明明与人相处对自己来说是很自然的一件事,可是在唐沐雪面前他老总不自在,想靠近又有刻意疏远的两种想法让他很纠结。

  客房中央的桌旁,白衣男子将这一幕全都看在眼里,脸色有些惊讶。一是惊讶这两人的互动,有些不对劲,与自己更黑手有些像又有些不像。二来就是以雪使的武功造诣,居然没有发现在中厅的自己!难道是假的?

  “雪使大人好兴致,大中午就开始打情骂俏,白手佩服!”这位叫白手的人突然开口。

  “啊!谁啊,是你救了我们吗?”唐沐雪突然听到床帘外有人说话,被吓了一跳,不过还是反应过来。而一旁的寒玉年却没有说话,而是拿着外袍准备穿起。

  “呵呵,雪大人真是贵人多忘事,小名白手不足挂齿”白手有些有些恼,虽然说雪使比他高一个等级,又是那位大人的义子,但是也太目中无人了吧,好歹以前还跟鬼老头陪他喝过酒。

  “白…白手?我…我们认识吗?”唐沐雪听的云里雾里,什么一会儿雪使一会雪大人的,是自己吗?不是吧,一定是认错人了!。

  “你!”白手刚想发作,组织里可没规定不能顶撞上司!

  “他失了忆,以前的事都不记得。”寒玉年已经听明白了,这人跟唐沐雪是认识的,只不过唐沐雪忘记了。

  “啊?!”唐沐雪和白手同时惊出了声。

  “怎会这样!?也对,怪不得你身上有唐门的信物,你一个月前去唐门执行任务就没了消息!”白手有些难以置信。

  雪使的武功在江湖上虽然仅仅是中上等,但是他那鬼魅的身法和奇怪的内力却几乎无人能及,就算几大门派的高手同时围攻他,他也能全身而退!这次居然受了那么重的伤?看来敌人不简单。

  “唐门?原来这东西不是我的啊?亏我还小心翼翼保护半天,这东西要还回去吗?”唐沐雪有些无语,自己视为珍的东西居然是别人家的。

  “不用,那唐门几乎已经灭门,你想留就留着吧”白手面色平淡的说。

  “什么?灭门?”唐沐雪和寒玉年有些惊讶。那唐门虽然如今已经不胜从前,但也是比普通小门派威风太多,他们的暗器曾经对武林也是有一番威慑的。只是自从100多年前那件事之后就开始没落隐世。没想到终究是灭亡了。

  “嗯,组织接到唐门的求救信,派雪使你前去探查,没想到一去不复返,只是消失前送了一只信鸢回去。”

  “等我们赶到时,唐门已经没几个活人,那年轻的门主已经失了理智,身上气息有些诡异,我们死了1名地级乙等影侍才将他拿下,还好他们门派主暗器,武功平平,要不然我们损失更多。”

  “不过现在你失了忆,肯定也想不起那日究竟发生了什么。”

  “好吧,你说你叫白手?我叫雪使?那我是不是跟你们一伙的?!”唐沐雪有些担心的问到,因为他感觉这个组织不太正常!

  面前的这三人,白衣的还比较正常,身后两人一动不动像两具尸体,哪有名门正派会带这种人当侍卫的!

  “那是当然,怎么?你还想叛逃不成?”白手一脸坏笑。

  “那…能不能,退…退出组织啊?你看我现在失忆了,武功也没了,对你们也没什么用了,我就想当个普普通通的人,嘿嘿”唐沐雪觉得还是早点跟这些人撇开关系的要好!

  “可以,不过咱们组织只有两人能够退出”白手站起了起来。

  “哪两种人?”老弱病残孕?唐沐雪心里想着,自己应该算“残疾人”。

  “死人,还有将死之人!哈哈哈哈”白手大笑道,这人还是这么天真,居然想脱离组织!

  “啊?你们什么组织啊,跟个邪教一样,退也不让退?”唐沐雪吓了一身冷汗。

  “呵呵,雪使大人,退出你就别想了,加入组织的那天,你的命就已属于组织了,还是打消那些想法,想想怎么恢复记忆和武功吧。”

  “我之前已经将信送回组织,主子说让你在外修养一个月。关于你失忆和武功的事刚刚也已经传书回去,大约一个月左右,会有人联系你,带你会组织。”

  “好吧”唐沐雪有些无奈,自己都被人家找到了,再逃能逃到哪呢?

  “嗯,那雪使大人先在这歇着,我们还要去白庄调查些事情,看你身无分文,留些银两给你们,不过到时候回组织可要加倍奉还哦,哈哈”白手看唐沐雪旁边的人也不怎么说话,也懒得问这人的来历。

  “白庄?是那谷内的白庄?又发生了什么事?”寒玉年有些好奇,他记得当时那白庄,地理位置极好,还隐蔽。

  白手看着这不相干的人,本来不想回答他,但是又看见唐沐雪一脸疑惑的看着他,还是开口了:“前两天有传言,那庄内几十名寻宝的侠士全死在了里面,尸体都不完整,碎的碎,烂的烂,还有几名失踪,组织接到委托来看看,似乎与唐门那件事还些牵连,怎么?你们去过那白庄?”

  “去…去过,当时他们在里面争夺财宝,我们就下山了”唐沐雪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还好雪使你下来的早,不然以你现在的武功,肯定下不来了,哈哈哈。我先去谷内与黑手汇合了,你们两位就好好享受吧”白手笑着打开门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楼下又传来白手渐行渐远的声音:“唉~~一日不见就想念的紧,你们说是不是?”

  “是”

  “是?你们也敢想他?”

  “不是”

  “不是?你们是说我跟他一样是个无情无义的负心汉?”

  “是”

  “还是!跟你们这些死人讲道理,能把我气死!”

  屋内的两人也没说话,这一觉醒来就发生了那么多事!一时消化不过来!唐门?组织?敌人?白庄?

  ⁣⁠⁡

  ⁣⁠⁡

  ⁣⁠⁡

  事情似乎越来越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