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拔河比赛
作者:熊剑      更新:2022-06-23 13:15      字数:1278
  彩旗飘飘,操场四周的栅栏上每隔几米都固定着一条短木棍,上面飘扬着各色旗帜。

  易狮和几个同队的人正出公差,他们把细钢丝截成一段段,均匀地把彩旗放到栅栏上方,用细铁丝绑住,最后拿老虎钳将铁丝拧成一个小麻花,彻底固定住。

  他们再把几副巨型横幅挂在四周,上面写的都是“争第一、当先锋”的老话了,不过对于年轻鲜活的小伙子而言,确实是要努力拼搏一番,方能有见到彩虹的喜悦。

  干完活,易狮环顾了下整体氛围,虽然还是很简单,并且有规有矩的,但五彩缤纷的旗帜总算给这个严肃深沉的学院带来一点活色。

  几天后,万里晴空,阳光和煦,几朵硕大的白云飘在空中,时不时把阳光遮住,让地面一阵阴、一阵明,像剪辑的电影片段一般。

  诺大的操场站满了人,一个个摩拳擦掌的样子,一等院领导的讲话完,并在一声振奋人心的“运动会开始”的宣告声后,各自心里欢呼雀跃起来,各赛事便有条不紊地进行起来。

  整个操场像是陷入了欢乐的海洋,各处热闹又有趣,尤其是那些娱乐比赛,有许多女家属和职工参加,平添了许多欢声笑语。

  易狮看了看安排表,5公里竞赛的时间分到下午去了,便勾起兴致来到处转转看热闹。

  他在跳高跳远的地方站着看了会,便被一阵喧闹吸引着眺望过去。

  极目看向主席台前,那里开始聚集起一大帮人,而且还有敲锣打鼓的人站立两旁,不时传来哄笑声。

  易狮很快在人群中找到石林的身影,看到石林正背对着他调整鞋带。易狮望着这个不知看过多少遍、异常熟悉的背影,噙着笑走近了些,加入了看热闹加油的队伍里。

  石林穿着一身劲装,全身十分利落,贴身的迷彩服称得他很有型,袖子挽到粗壮的手臂处,仿佛有无穷的力量等待着爆发的那一刻。

  渐渐地,这里的声音盖过其他,很多人朝这里走来,院领导也在主席台上看热闹。

  随着一条粗壮的麻绳被扛上场,两边拔河的队伍开始摇头晃脑的活动身体,扭腰甩手臂。

  麻绳中间系了一条鲜红的丝带,裁判员费了老大的劲才让丝带停留在中间点上。

  “都听着,不要再用力拉了,两边都占不了便宜。”

  裁判一声大吼,旁观的人顿时传来一阵哄笑。

  石林也在与高通相互活动身体,拉伸筋骨,做最后的准备。

  他们的对手是二队,根据情报,二队的实力马马虎虎,没有进入他们的视线目标中。

  高通朝石林比划了手势,那意思很明显——“秒杀他们“。

  石林冷冷地笑了笑,第一天是淘汰赛,明天才要真正开始厮杀呢。如果连淘汰赛都挺不过去,那只有沦为观众的份了。

  不,一想到洪伟那张时常阴沉的脸,他相信他们这帮人会被洪伟连皮带肉生吞活剥下去。

  洪伟最擅长的就是蕴锋刃于无形,真正动起手来,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队里有几个捣蛋又圆滑的货色,都被洪伟整治得夹起尾巴做人。

  石林转过头去,索性不再想这些,对于他而言,凡事只要尽力就好,够自己能够得着的,至于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他才不怕,不服就干。

  很快,在最后一次相互打气中,他们凝神聚气,摆好架势平视前方,手上已经稍稍用上劲,和对面的对手在保持力量上的平衡。

  只待一声哨响,这个微妙的平衡瞬间就会被绝对力量所打破。

  果然,下一秒,一声短暂而急促的哨声响起,麻绳一下绷紧,双方队长都拿着一个红色的小旗指挥着。

  两边的啦啦队都跟随那两面小旗的上下翻飞,各自呼啸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