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律令成新章(二)
作者:电动马达柚子君      更新:2022-11-19 14:38      字数:2221
  夏睦却是从怀中掏出一个纸卷,递给长孙无忌道:“舅舅,这是我参考后世的一些律法规定写的,您看看,若有适用之处便直接取用,若不适这大唐国情,直接弃了也无妨。”

  这一卷内容,是夏睦最近回忆越来越清晰时写下的,基本就是初高中政治书上有关于国家、法律部分的内容,但是其中许多内容是不符合目前唐朝这个时代背景的,他也只能将这些背默出来,然后用自己的语句又解释了一遍,比如:什么是国家,什么是公民,什么是宪法、民法、刑法等等……什么是公民的权利与义务等等……至于依法治国之类的,只写了个大概,虽然也有展开说,不过却不是夏睦关心的重点。

  唐朝说到底是一个封建帝制的帝国,在这里别说什么人人平等、违法必究了,便是士农工商都有贵贱之别,大部分情况下违法必究对于相对有权势的一方也不过是一纸空文。这是时代的限制,夏睦无力去改变,因此他只能将那些不怎么受地位影响的条例写出来让他们参考,尽可能地去帮他们完善封建时代律法的漏洞。

  律法的执行,其实是律法完善后的运用,目前在律法还未编著完成的情况下,谈论所谓依法治国不过是空谈而已。

  至于所谓的“平等与自由”,对这个时代的百姓来讲,远不如一个安稳平静的社会环境来得重要。夏睦相信,随着人族的不断发展,终将能迎来那个人人平等,和谐美满的社会。

  而夏睦只是朝着还未孕育出这些的湖泊中投入了一颗种子,终有一天,这颗种子会长成参天大树,庇佑着华夏儿女的成长。

  长孙无忌手捧着卷轴,看的十分仔细,光是第一条所谓的“宪法”便让他起了浓厚的兴趣,母法与子法的设立也十分新颖,其后对于国家与公民等概念的解释,更是让他无比兴奋,这些都是他们从未设想过的。

  长孙无忌便翻阅手卷,时不时又用那种热烈中带着点探究的眼神看看夏睦,将他看的坐立不安。

  看到不解处便拉着夏睦提问:“高明,你写的这个公民是包括士农工商以及奴籍甚至罪犯的所有人?”

  夏睦答道:“是啊,上面不是写了么,凡是有我国国籍的人民都是我国公民,这边您代入一下大唐就行了。”

  长孙无忌一脸不解道:“那所有公民之间毫无贵贱之别,一律平等?那不是我等显贵与那些奴籍罪犯都一视同仁了?”

  夏睦无奈:“您也知道我自千年之后而来,千年之后人与人之间是没有贵贱之别的,因此我才说这些都只能参考,并不一定都能用上的。”

  长孙无忌这才点点头道:“说的是,前面写的宪法与所谓刑法、民法倒是很有意思,目前我们所编《贞观律》主张以孝治国,以十恶为戒,围绕展开,却从没想过能将律法分开别类,将轻刑所对之行为与重刑所对罪行区别开来,这样一来不止简化了罪行的判别,还可以更精准的查询到量刑依据,可真是开创律法之先河啊!”

  夏睦跟着点点头:“宪法规定了我们该如何做一个公民,而其他法律则规定了我们作为一个公民不应该做什么事,做错了事会有什么样的惩罚。这样互相补充,才会有更加完善的律法作为和谐社会的保障。”

  长孙无忌笑着说:“明日我便上奏提议,在律法之下,增加典法,具体至某一方面,在将其完善,这样一来,政令必将更加清明!”

  “嗯,这样再好不过了,不过您可别说是我提出来的,省的老爹又来问我……”

  长孙无忌斜他一眼:“不用我说,你爹也能猜到~”

  夏睦叹口气,装作一脸无奈的表情:“哎,我就像黑夜里的萤火虫,那样鲜明,那样闪亮,也难怪他们一下就能猜出来是我呢~”

  长孙无忌翻个白眼,装作没听到他自己臭屁。

  “不过,舅舅……”

  “嗯?怎的了?”

  “就是现在大唐律法以十恶为首罪对吧?”

  “对,怎么?你对这个感兴趣?”

  “不是,我就是想和您说后世大家常说的一句话。”

  “何言?说来听听。”

  “那时候人们常说:法律是道德的底线,律法的制定不是为了惩罚,而是为了让人分清是非对错,导人向善。”

  长孙无忌听罢,点点头:“虽然言语简明直白,却是深透律法精髓了,此言不差!”

  “那您可千万记得,律法量刑千万慎重,这件事我就不掺和了,大唐的律法我也不懂,怕是多说多错了。”其实夏睦只是对古代律法中所谓“亲亲相隐”、“连坐族诛”之类的很看不过眼,不过却不知该怎么表述出来。

  长孙无忌嗔他一句:“你这混小子,倒还叮嘱起舅舅来了,这立法又不是我的一言堂,其中详细自然要商议过后才会决定,你莫要担心。”

  夏睦点点头,怀中掏出玉瓶,朝着长孙无忌道一声:“舅舅,伸手。”

  长孙无忌习惯性伸过手去,却见他拿着小瓶子朝自己手掌中一倒,便有一颗滴溜溜的丸子掉落于掌心。

  夏睦佯装神秘地朝他使了个眼色:“您吃了吧,好东西!”

  长孙无忌将信将疑地放入嘴中,只闻到一股浓郁的茉莉花香,丸子便已吞入腹中,这才出言问道:“这么香?这是何物?”

  夏睦朝他眨眨眼,笑道:“师父给的丹药,一人只用一颗,除百病的,好东西。”

  长孙无忌这才恍然:“我还以为是你又做了什么新吃食呢,唬我一跳。你这孩子……”

  不多时长孙冲也来了正厅,手里还牵着一个幼童,却是先朝着长孙无忌见了个家礼,又向着夏睦道了一句:“高明,你如何来了?”

  夏睦小跑过去,一把抱住他,喊了一声:“想死你了!”

  长孙冲红着脸挣开夏睦的怀抱,又拖着手中的幼童向他介绍道:“这是我幼弟,长孙涣,涣儿,快叫兄长。”

  小幼童怯生生的从长孙冲身后探出个头,嘤咛一声:“兄长~”随即便撒开长孙冲的手,朝着长孙无忌跑过去了,边跑边叫着:“爹爹~”

  长孙无忌将他一把抱在怀中,朝着夏睦笑道:“高明,涣儿你还是第一次见吧?”

  夏睦看了看缩在长孙无忌怀中偷偷用眼睛瞟他的小长孙涣,那眉眼简直就是缩小版的长孙冲啊,笑着从怀中掏出小玉瓶朝他晃了晃哄道:“来,哥哥给你糖吃!”

  总感觉自己说了什么要被和谐的台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