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您怎么来了
作者:恍惚人生      更新:2021-07-22 21:04      字数:2867
  我揉了揉眼睛,以确保不是自己烧出了幻觉,最后我确信门口站着的是真真切切的周哲,他手里拿着一把雨伞,那是把黑色的伞,红色的伞带非常醒目,我一眼就认出是我的那把伞,他的另一只手拎着三四个塑料袋,不知道装了什么。

  周哲看着蓬头垢面的我,先开口说话了,“你电话打不通,我就过来了,打扰你睡觉了吧?”

  “没,没有,您怎么来了?”我还处于不可置信的状态。

  “进去再说吧,外面太热了。”周哲抬手向屋内指了指,示意让他进去。

  我这才反应过来请他进屋,“哦哦,快进来…快进来。”

  进屋后,他先是把伞递给我说:“来,你的伞。”

  我木讷的接过伞,眼看着他将手上的塑料袋放在茶几上,随后又放下自己的双肩包,转身看到我还拿着伞,他不禁笑道:“还拿着伞呢?怎么?我到你这来,还等着我招待你呢?”

  我看看手上的伞,略显尴尬,急忙解释道:“不是不是,您快坐,我还没反应过来,您怎么突然到我这来了?”

  周哲再次指着我手上的伞说:“这不给你送伞嘛,快放下吧。”

  我自己的家,反倒是我显得有些拘谨,我转身把伞放到门口,回身看到周哲还站在那儿,“快坐吧,喝水吗?”

  周哲并不客气,随即坐下,“不用,我包里有水。”他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摆弄茶几上的塑料袋,“还没吃饭吧?都一点多了,快来吃点。”

  我不明所以的走到茶几旁坐下,他从塑料袋里拿出四个餐盒,打开后,分别是鸡汤、蛋羹、炒青菜、小米粥。

  “给…给我买的吗?您怎么知道我没吃饭?”

  周哲带着些许生气的神色说:“我不止知道你没吃饭,还知道你生病了。”接着他从另外的塑料袋里,拿出一堆药,“这里退烧药、感冒药、止咳药都有,待会你吃完饭,我告诉你怎么吃。”

  我呆呆的看着周哲,他整理着那些瓶瓶罐罐,脸上的汗还没干,见我没说话,又催促道:“快吃啊,待会凉了,能吃多少吃多少。”

  “好…好的,我先去洗漱一下……”

  从卫生间出来后,周哲正坐在沙发上拿着一张硬纸片给自己扇风,衬衫纽扣解开了三粒,里面穿的还是一件白色T恤。我走过去想打开风扇,却被他制止了,“别开风扇了,去吃饭吧。”

  我像服从命令一样拖过椅子,坐到茶几的侧边,拿起碗筷,开始吃饭。我并没有什么胃口,但看着这些菜,我想全部吃光。饭菜入口我并没有尝出什么味道,但心里莫名其妙觉得好好吃。

  “您怎么知道我生病了?”

  “昨晚刚通完经络就淋雨,八成都得感冒。”他想了想,又说:“你说你这孩子也真是的,你要是就一把伞,我完全可以把你先送回来,我再去车站,你跑什么,这下好了,折腾病了。”

  我一时无言以对,整个人楞在那里,是啊,我跑什么……可又觉得如果没有跑,我也就不会生病,没有生病他就不会来看我,想着想着,我竟笑了起来。

  他看我一边笑一边吃饭,恐怕是以为烧坏脑子了,“量体温了吗?多少度?”

  “量了,38度。”

  “嗯,吃完饭吃点药。”

  “我要是没在怎么办?”

  “什么没在?”

  我解释道:“我要是没生病,没在家怎么办?”

  “没生病当然最好了。”

  “那您不是白跑一趟了。”

  “我总归要过来给你还伞的,没在家我就下次再来。”

  “也是。”我低头认真的吃着饭,眼角余光看到周哲坐在我的沙发上,他也在看着我,眼里带着关爱的笑容,他的肚子在衬衫的包裹下,像一朵纯白的棉花糖,两腿之间隐约可见微微的隆起,虽然并不明显,但对我来说却是致命的诱惑,它此刻正安静、柔软的躺在西裤的遮掩下,被挤压成一团。

  “不好吃吗?”周哲见我吃的越来越慢,关心的问道。

  我循声抬头,慌张的回应道:“好、好吃,刚刚有些头晕。”我假装揉了揉脑袋,但又怕他继续追问,于是说:“对了,您吃饭了吗?”

  “我吃了,从上个客户那出来就吃了,待会还要去另一个客户那儿,等你吃完我就过去。”他放下手上扇风的硬纸片,似乎没有那么热了。

  我听到他的这些话,心里头热乎乎的,这一年来,都是一个人生活,工作之外的生活鲜有人关心,以前感冒发烧,都是自己将就着吃点药扛过来,而这次有人给我准备好了饭菜,还买了对症的药。我有点害怕眼前的一切是假的,我学着电视里的样子,偷偷伸手在大腿上狠狠的掐了一下,那种尖锐的疼痛感迅速给了我反馈,如果电视没有偏人,那这一切都是真的。我停下手中的筷子,看着周哲说:“谢谢。”

  周哲正环顾我的房子,我突如其来的道谢让他有点迷惑,他看了我一会,缓缓的说:“谢什么,你不也帮我了嘛,出门在外都不容易,咱俩算是互相帮助,别太放心上。”说完冲我微微一笑。

  “嗯。”我诚恳的、心满意足的回复着他。

  周哲从包里拿出水杯,喝了几口水后,问我:“你这里有热水吗?”

  我略带歉意的说:“没有,还没来得及烧呢。”

  他将水杯放到茶几上,双手在腿上一撑站了起来,“水壶在哪儿,我给你烧点,你待会吃药用得着。”

  我朝门口的方向指了指,“在那儿。”

  周哲拿起水壶去厕所冲洗了几遍,随后装满水走出厕所,将水壶放到底座上,按下了开关。

  水烧开后,他先是给自己杯子续了一点,根本就是象征性的,为了这点水,他完全不用那么麻烦去烧水。续完自己的水,他又拿着水壶问:“这是你的杯子吗?”

  我说:“嗯。”

  他先是把我杯子倒满,又把剩下的热水装进保温壶里,弄完这些他才坐回沙发上。此时我也吃的差不多了,开始收拾碗筷,他过来帮我一起收拾,我们将餐盒放回塑料袋里,他说:“待会我带下去扔了。”

  然后他把所有的药摆到我的面前,告诉我都是中药,所以剂量有点多,但是中药会更温和一点,他分别拿起每一种药跟我说该怎么吃,有什么症状后该吃哪一种,我尽量记了下来,他还说忘了就打电话问他。交代完这些后,他还嘱咐我,等水稍微凉点的时候就记得把药吃了。

  我频频点头,以示回应。

  周哲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又想了想有没有遗漏要交代的,确认该说的都说完了后,他说:“时间差不多了,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我又点点头,说:“嗯,我知道了。”

  我送他到门口时,他看到门口的那把伞,安安静静的斜靠在那儿,他扭头看着我,微笑着郑重的说:“谢谢你的伞。”他又说了一遍,跟短信里的内容一样,但不再是代码组成的文字,而是面对面的真情实感。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那把伞对当时的他来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一顿饭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这是我觉得时间过得最快的一顿饭,我甚至没来得及跟他多说几句话,这也是我觉得时间过得最慢的一顿饭,因为我清楚的记得期间的每一处细节。

  身体又开始变得沉重,似乎精力都在刚刚那顿饭的时间里用完了,我捧起温热的水杯,按周哲嘱咐的剂量把药吃了。然后躺在床上,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不一会儿,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醒来时,天已经黑了,我看了眼手机,已经晚上八点多了。量了下体温,还在发烧,起来倒了点热水,把药吃了,又去楼下路边摊买了份炒饭,回来吃了两口,劣质油的味道直往脑子里钻,我放下勺子再也吃不下去了。去厕所刷了个牙后,恶心的感觉稍微好了点,洗漱完看了眼时间,十点半了。我拿起手机,想看看周哲有没有给我发信息,可并没有任何消息。又在电脑上看了一会漫画,不知道是药的作用,还是感冒的原因,我困得双眼几乎睁不开,实在熬不住了,电脑都没关,就爬到床上睡觉了。

  那天夜里睡得迷迷糊糊的,中途起来喝了一大杯水,后半夜出了很多汗。第二天早上六点多我就醒了,手机上多了一条信息,是周哲昨晚发来的,“退烧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