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爱好与职业
作者:恍惚人生      更新:2021-07-21 18:02      字数:2824
  周哲所说的那些话,虽然构不成我职业方向选择的决定因素,但确实是让我静下心来,去思考我该如何生活的一个契机。

  此前,我得过且过,没有目标,此后,我需要作出一些改变。

  “真好,您能把自己喜欢的事情,当做职业去做。”

  按完后背,周哲先是整理好我的T恤,然后走回到床侧开始按我的腰部、臀部及腿部,力道适度,非常舒服。

  “好与不好也不能简单定论,当你把爱好当做职业后,很多东西都变了,爱好是不受约束的,但职业就像一个牢笼,它会把你的爱好困住,让你不那么自由。”

  “您现在感觉不自由吗?”

  周哲想了想,叹了口气说:“我现在啊,更准确的说,是冲破牢笼,重获自由。”听他的语气像是之前发生过什么让他囚困其中的事,他紧接着又笑着说:“不过也不是百分百自由,毕竟是服务行业,我们除了按摩的业务能力,还得接受一些其他培训,像沟通话术、上门流程、穿着打扮等,公司都是有严格规定的。”

  我想起他上次穿的像个公司老总,“您上次系着领带也是公司规定的吗?”

  “公司没有明确规定穿什么,只要干净整洁就行。”

  “我还以为你们都得穿正装呢。”

  “不用,运动装、休闲装都行,我上次是因为第一次接单,不知道该怎么穿,所以就穿的正式一点。”

  “我第一眼看见您还以为是甲方客户来视察工作。”

  他略带尴尬的说:“我后来也觉得太正式,不合适,就没再系了。”

  “我觉得挺合适的,好看!”我觉察到自己说的有点奇怪,于是补充道:“我是说,那领带挺适合您的。”

  “哈哈哈,是吗?夏天系领带太热,还勒脖子,现在这样挺舒服。”

  “看来爱好还是得跟职业分开,不过我的爱好也不能当职业。”我生活比较简单,能算的上爱好的,就是喜欢好看的胖大叔,这个哭笑不得爱好,我这辈子也不可能把它发展成职业了。

  “那样更自由,更单纯。你的爱好是什么?”周哲不知道我的这些奇怪想法,他一本正经的问。

  我支支吾吾的说:“我的爱好…那个…是…看漫画,嗯,对,看漫画,我特别爱看漫画。但我不会当个漫画家。”

  “我儿子也爱看,你们俩应该聊得来。”周哲向后移了一步,稍微远离床边,说:“来,翻个身吧,正面朝上。”

  我拿掉胸口的枕头,转身躺在床上,周哲正垂手立于床边,低头看着我,带着微凸的双下巴。

  我害怕瞎说的爱好会被拆穿,于是试图转移话题,“您上次是第一次按摩吗?”

  我躺好后,周哲继续从我的肩膀开始按起,但正面要比背面按起来快得多,我估摸着快到点了,长时间的按摩让他稍微有点呼吸局促。

  “在这个平台上是第一次。”

  “那我算您的第一位客人啦?”

  “是的,是我接到的第一单。”

  “那您之前在哪儿上班?”我好奇的问。

  周哲想了想,回答到:“之前在一家叫‘大周天’的按摩店上班。”

  “‘大周天’?是全国连锁那个吗?”

  周哲点点头说:“对,就是那个。你也知道呢?”

  我一下子兴奋起来,像是找到了共同话题,因为我以前去过“大周天”。

  “这谁不知道,到处都是门店,又是洗浴,又是足疗,好像还有养生SPA。他们家消费挺贵的。”

  “你知道的还挺多,常去吗?”

  我急忙解释道:“不!不常去,半年前公司接了个大项目,好像挣了不少钱,老板就请公司所有人去洗浴,算是团建。”

  “老板对你们不错啊。”

  “还行吧,毕竟还得靠我们给他打工。”我又接着说道:“‘大周天’是真不错!服务好,师傅手艺也好,就是太贵,不然我得经常去。”说道劲头上,还不忘顺势夸他一下,“您这样的手艺还真只有那儿才配得上。”

  话音刚落,周哲就笑了起来,“哈哈哈,不至于,怎么夸着夸着‘大周天’,最后还夸到我这了。”

  “您后来怎么没继续在那干了?待遇不行吗?”

  周哲沉默了片刻,像是在用心按摩,又像是在想什么,然后说:“在那做的太久了,我就是想换个新环境,也许能有新的发展。”

  我听出这也许是一部分理由,但并不是全部,我们才见第二次,他没必要跟一个陌生的人说的太细致,于是我便没继续问下去,“您说,它怎么取了这么个名字,‘大周天’…是说大周末的都应该去放松一下吗?那应该叫‘大周末’啊。”

  我一本正经的说着,周哲被我逗乐了,说:“你这应该也算是一层意思吧,我所知道的另一层意思,是指向中国古代气功的内丹术功法,在功法里,有大周天和小周天一说,内丹术认为,通过大周天,使神和气密切结合,相抱不离,以达到延年益寿的目的。称它为大,是由于它的内气循行,除沿任督两脉外,也在其他经脉上流走。相对来说,范围大于小周天,所以叫大周天。中医学说比较讲究这些,它代表着经络走向,这样名字会显得比较专业,也有古法的韵味。”

  “对对对,您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武侠片里经常会出现这些内功心法,这是真的吗?”

  周哲正色道:“真假不论,这些都是信则有,不信则无。不要盲目,练一练,就当强身健体。”

  “您平时练吗?”

  “有时间的话,早上起来都会打一下八段锦。”

  “是功夫吗?”

  “是一种健身功法,北宋时流传下来的,比较简单,容易上手,有祛病强体的效果。”

  “难吗?”

  “不难。想学的话,有机会可以教教你。”

  我们又随便聊了一会,期间我有意无意的会看向周哲的脸,上了岁数的人脸上有种说不出的成熟感,在白大褂的加持下又多了几分职业感,他的手或轻或重的按在我的身上,我感觉飘飘欲仙。

  没一会,闹钟响了,周哲转身拿起闹钟,按停后又将其放回茶几。周哲开始给我做最后的放松,做完后,他习惯性的拍拍我说:“好了,起来感受一下,8小时内最好别洗澡。”

  我整理下身上的衣服,下了床,扭动脖子,晃动全身,感受那份来自筋骨的放松,“舒服多了,脖子也没那么僵硬了。”

  “按摩是辅助性的,平时还是得多运动。”他说话的同时,脱掉了身上的白大褂,他的胸口及腹部已经微微汗湿,洁白的T恤因汗水紧贴在他的皮肤上,将微微发福的肚子包裹的更加服帖。

  我略带歉意的指着汗湿的位置说:“热吧?”

  他低头看看自己的肚子,用手捻起T恤抖了抖,衣服离开皮肤,风从领口的位置灌入其中,“刚好出点汗排排湿气。”

  “要不给您倒点水喝吧?”

  “不用,我包里有水。”他拿起一旁的白衬衫穿在身上,没有系上扣子,任由风扇吹着衬衫轻轻摆动。

  他从背包里拿出一个保温杯,喝了几口又放回包里,收拾完所有的随身物品后,他拎起背包说:“那今天先这样,有什么不舒服的随时跟我联系。”

  我说:“好的,谢谢您。”一边说着,一边送他到门口。

  他打开房门,走出门外,脱下鞋套,随手装进自己背包侧面的口袋里,扭头笑着跟我说:“那再见啦。”

  “嗯,慢走啊。”说完我又重重的看了一眼他饱满的腰身,这才不舍的将门关上。

  关门后,我听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应该是为了打开楼梯处的声控灯,我转身走到窗口,想再看一眼,我就在二楼,会看的很清楚。不一会,他走出大楼,进入窗户的可视范围。昏暗中,我默默的看着他英挺的身躯,衬衫依旧敞开,随风摆动。

  来时他说没有风,去时已是风云变幻,就像我心中的欲望一样。

  不知是巧合还是他刻意为之,他扭头向我窗口的位置看了一眼,看到我正在窗口,似是有点意外,于是笑着再次冲我挥手道别,我略有些慌张,随后故作镇定的挥手回应,想来那种灯光条件下,我是否镇定他应该完全看不见。

  他又向前走了一小段,在路的拐角处消失在我的视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