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你的味道
作者:恍惚人生      更新:2021-07-20 18:48      字数:2826
  我还沉浸在那份触感中的时候,周哲已经从床侧走到了床尾,也就是我头部朝向的位置,他站定的位置再次让我心跳不已,我的头顶完美的对着他的裆部,虽然隔着一小段距离,但却让我不敢轻易乱动。

  周哲开始按我的头顶和后脑勺,解释性的跟我说:“给你疏通一下膀胱经。”

  我一动不动,好奇的问道:“膀胱经吗?膀胱那儿还有经络?”

  他似乎已经猜到我并不了解什么是膀胱经,耐心的解释道:“膀胱经是人身上最长的一条经络,它的起始位置在头部。头顶分出来之后,走在人体的后背,由头顶到枕骨,由枕骨再到脊柱,以及到腰部最后入肾,这就是膀胱经。”

  我毫无概念,只能一副懂了的样子说:“哦,这么长呢,不是在膀胱那儿呢?”

  他笑着说:“当然不在,只是名字叫膀胱经。”

  按了一会头部,周哲慢慢掀起我的T恤,让我露出整个后背,接着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上次给我用的药油,抹一点在掌心,双手合十,用力搓动,像是在激活药效,然后双手顺着我的肩膀用力推向后腰快接近臀部的位置,如此反复。

  “按膀胱经,对头疼、腰疼、肾虚等等都有帮助,配合我给你用的药油,疏通完整个人会轻松很多,甚至面色红润,头脑清晰。”

  他如此专业的解释着,而我却似听非听,因为他俯下身给我推背的时候,每推一下,裆部都会缓缓向我靠近,我实在无法继续安定,慢慢的我将原本看向侧方的脸转向床尾的方向,我怕他觉察到我的异常,便假装背部太疼以致身形扭曲。透过白大褂衣扣下的缝隙,我清晰的看到那黑色的西裤不断靠近我的脸,裤子上的门襟像一扇大门,一次次的向我冲击而来,仿佛在邀请我的进入,但每一次来到眼前时,我又真真切切的看到那扇大门正紧闭封锁着。大门里藏着的东西具体什么样,我无从知晓,但不断滋生的想象让我内心狂跳,像一个偷窥狂魔,那种来自成熟男性最性感部位的未知诱惑让人无法抵抗,欲望正在占领理智,我开始亢奋,开始无法控制自己。同时,他的肚子正悬在头上,离我的脸庞只在呼吸之间,它正随着身体前后移动,在白大褂的包裹下,平添几分诱惑。

  我能闻到他身上的味道,不是来自门襟处的那种龌龊、猥琐、肮脏的味道,而是从全身散发出来的淡淡的洗衣粉的清香,或者那种干净温柔的中年男人自带的体香,那是能够让人放心的酣然其中的香味。

  嗅着这份清香,那一刻我惬意极了。

  我此刻脸如火烧,相信面色已经非常红润,但头脑却不一定清晰。这是膀胱经的功劳吗?我想不是的,这是荷尔蒙在作祟,我想告诉周哲,其实膀胱经疏通的功效,远敌不过他身体给我带来的刺激。

  我一度想伸手去触碰眼前的这些诱惑,那种冲动像一股气流,一路从我的小腹穿过肠胃,伴随着强烈的心跳冲向嗓子眼,然而最后的一丝理智却将我束缚,扼住我的咽喉。

  我想,一旦越界可能再也没有以后。

  就在我天人交战之际,背部皮下传来的阵阵疼痛,像警钟一样将我敲醒,提醒我不要沉沦,敲响这面钟的正是周哲。

  我看向他的脸,许是做贼心虚,我觉得的他的表情像是看透一切,带着些许凝重。我有些心慌,想着:这下糟了,以后恐怕不会再见了。

  也许解释一下还有机会,可我仔细想想,该怎么解释呢?我什么都没做,除了头动了一下位置,剩下所有的小动作都是在脑子里完成的,除非他会读心术,不然就是我真的贼人心虚。

  目的不纯的人,总是疑虑重重,我想着这些不着边际的荒唐事时,他正认认真真的给我按摩,他没有看透我的种种小人心理,甚至他根本没有在意我,而他表情上多出来的那丝凝重,是他心中所想,那一刻他似乎被自己的某种思绪牵动了,至于他心里在想什么,只有当时的他才知道。

  刚刚的那段时间,我出神了,他也出神了。

  背后的疼痛没有消失,他在慢慢的扯着我后背的皮,从肩膀到尾椎,有些地方不痛不痒,有些地方疼得厉害。

  听见我微弱的“啊啊”声后,他略带关切的轻轻笑着问:“疼吧?”

  他问的真挚、温柔,我呆呆的回道:“嗯,有点。”

  “适应就好了,这叫赶皮,又叫松皮,专业术语叫法是捏肌,是一种刺激督脉的方法。可以增强抵抗力,所以适当刺激是有好处的。”

  我语气正经的说:“好的…啊…那您给我多刺激刺激,刺激到百毒不侵,我…不怕疼…啊。”说着不疼,实际却“啊!啊!”叫的夸张。

  “呵呵呵,适当就好,不宜过多,这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他笑了,凝重化开,笑的好看。

  “我太需要增加抵抗力了,老加班熬夜,抵抗力直线下降。”

  “你们是广告公司吧?”

  没想到他去过那么一次,就看出来我们公司的性质了,“嗯,不过我们还是以线下活动为主。”说完,我意识到他可能并不知道线下活动是什么,毕竟隔行如隔山,我想怎么才能说得更明了一点。

  “不做线上或者策略层面吗?”他从容的问。

  “不做,公司太小,能力、人力各方面都不足以支撑去做,也接不到那样的项目。”我很好奇他对于我们行业的了解,难道他是半路出家做的按摩技师?“您之前是做过广告行业吗?”

  “没有,我一直是做按摩、中医理疗这块的。”

  我不解的问:“我看您很了解我们的行业啊?”

  “不算了解,之前有个朋友,他有这方面的工作经历,用你们的话说,他是做甲方的,他有时会跟我说起工作方面的事情,所以我或多或少了解一些。”

  “哦,这样啊,我看您挺懂的。”

  “呵呵,跟你们比只能算是皮毛。”

  “我也就刚做一年,而且只是做做文案工作,对于行业还是一知半解。”我有点羞愧自己的成绩。

  “这有什么!工作经验都是慢慢累积起来的,你还年轻,这就是你的资本。”他犹豫了下又说:“不过以我对你们行业的了解,要是只做文案的话,有一定的局限性,可能以后发展空间不大,有机会最好还是能往客户层面做。”

  周哲无意间的这几句话扎到了我心里。

  有些时候就是这样,当有一个人说你应该做什么时,你不为所动,但偶然间又出现第二个人说了同样的话时,你就会慎重考虑这件事情是否真的很重要。

  周哲就是这个偶然出现的人,他让我重新开始考虑老李的话。

  周哲见我没有反应,他又补充道:“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一些看法,不能算什么建议。人还是要选择自己喜欢的事情,开开心心比什么都重要。”

  是啊,开开心心最重要,可当我试着去问自己,我喜欢现在的工作吗?我发现它其实只是一个谋生的手段。既然谈不上喜欢,为什么有机会时不选择一个更有发展潜力的方向。

  我沉默了片刻,淡淡的问周哲:“您喜欢您的工作吗?”

  周哲似乎没有想到这突如其来的问题,他呆了一下,随即肯定的说:“喜欢,能给人缓解病痛我觉得很有成就感,虽然很累,但谁又不累呢。”

  会很累——对,这就是我不愿意调转方向去带客户的原因,一旦接触了,就会有很多委曲求全、很多心有不甘、很多让自己卑微到尘埃里的事情,我害怕自己的改变,我只想安逸的躲在自己的角落。

  而这种安逸正是导致我工作一年来浑浑噩噩的原因,我没有目标,没有追求,没有进步。

  我一直以为大家跟我一样,都在自己安逸的区域度日。此刻我才意识到,没有人是安逸的,谁又不累呢?老李每天喝酒维护客户不累吗?吴翠霞为了融入环境装作Nancy不累吗?他们其实都在努力着,为自己努力着。

  再累,也要把身处的这块为之奋斗的领域,当做未来安逸生活的筹码。

  就像郑钧的歌词:

  “把青春献给身后那座辉煌的都市,为了这个美梦我们付出着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