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梅菜
作者:唐尼*388135      更新:2021-07-22 11:43      字数:2596
  距离车祸已经过去半年了,距离高一开学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转眼来到了国庆小长假。

  “陆老板,我和方简打算趁着假期去乌兰察布,你有兴趣一起不?对了还有方简他哥,也会一块儿。”江河漫不经心地说出了这件事。

  “我就不去了,假期有安排。”听到陆海的回答,正在收拾行李的江河顿了一下。

  “哦哦,你忙你的呗。”

  陆海的假期确实有安排,这段时间他的家人都累得够呛,为自己操了不少心,因此陆海想要带他们出去散散心。另外他还接到了家豪的邀请,在假期的最后一天有一场同学会。至于去不去这场同学会,陆海还在纠结中,往常的他一定会拒绝,他和厉雯都不是喜欢热闹的人,然后这次他却有些期待,或许他能在聚会上见到方雨。

  他想见一见方雨却又没有单独约见的勇气,因此想通过同学会假装一次偶遇。陆海想要弄明白此刻的自己对方雨的感情以及此刻的方雨对陆海的态度到底是什么。

  陆海在高姆山上订了一家民宿,过了盛夏的时节,那片广阔的高山草甸已经泛黄。草甸上偶有几顶帐篷,夜深的时候,几个大学生模样的人打开手机的电筒,围着一个抱着吉他弹唱的男孩坐成一圈,兴起处还会一起轻轻哼唱。也有一小撮人围坐在一起打扑克,畅聊,一阵哄笑声时不时地响彻这山巅。他们都在等待着几个小时后的日出。

  陆海刷了会手机正准备睡下的时候,收到了江河的微信,那是一张烂漫星空下的火山,陆海好久没有见过这么明亮的星光了。

  “摩西摩西,在干嘛呢?”

  “准备睡了。”

  “我滴妈,这才几点?睡什么睡,赶紧起来嗨!”

  “明天准备看日出。”

  “巧了,我也准备看日出”

  随后陆海收到了江河拍摄的短视频,是他和方简睡的帐篷。

  “早点休息吧。”

  “晚安。老爷爷。”陆海看到江河的消息不自觉地微笑。

  同一轮太阳,不同的人,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日出。更在山的远方,火红的如苹果大小的太阳先是微微探头,像是有一双看不见的手于这天地间在小心翼翼地抽取一颗宝石一般,一点点,细微的,谨慎的,眼前的那轮红日越升越高,越变越大,直至升至肉眼可见的最高处。陆海拍下一张照片发送给了江河,许久也没等到对方的回复。陆海悻悻然回去和家人一同吃早饭,直到中午时分才收到江河的回信——

  “睡过头了。”

  陆海的父亲——陆振旺见到儿子冲着手机屏自然微笑的样子,也是打心底里替他高兴,他不知道儿子微笑的原因是什么,但是他能感受到这份微笑里的自然与心安。“或许回高中待一段时间真的有好处,虽然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一些人问起陆海的近况,都被陆爸搪塞回去了。

  “给谁发消息呢?这么开心”方雨作势要抢江河的手机,见江河将手机护在怀里,方雨将魔抓伸向了江河的痒痒肉。

  “投降,哈哈哈,投降,雨哥,哈哈哈”

  “方简呢?还没起吗?”

  “是吧,我去看一眼。”

  “去吧,我先去收拾我的帐篷”

  “假期过得也太快了吧!

  “对啊,还得回去赶作业。”方雨的身后传来了两个小胖子夸张且做作的哀嚎。

  时间来到国庆假期的最后一天,方简和江河约了个咖啡店疯狂补作业,方雨回银行替同事的班,陆海回到斑石镇参加同学会。高中毕业后的大家都许久没有联系,但是大部分同学都选择了回到斑石镇,有当老师的,有在银行、法院工作的,也有在旅游局的,江河毕业后从青岛回到金华,帮家里一起经营服装公司,说是公司,其实也就是一个对外贸易的代加工厂,代加工完成的服饰主要出口新西兰,这样的厂子在金华很常见。同学会每年都会举办一次,但是陆海从来都没参加过,久而久之就和大部分同学都断了联系,彼此都不知道各自的近况如何。甚至连对彼此的印象都停留在了高中阶段。再次见面的时候,面对发福了、秃头了、甚至白头了的彼此,多少都要感叹一句“岁月是一把杀猪刀”。然而当他们再次见到陆海的时候,口径几乎保持一致——

  “这么多年了,你没啥变化啊,吃防腐剂了吗?”

  “是啊,没啥变化,我还是这么胖。”

  大家寒暄着聊着各自的近况,由于多久没有联系,除了家豪外的其他人都不知道陆海的家里出了变故,席间有人问起陆海的家庭时他也都是打个哈哈敷衍了事。和阔别已久的老同学们重逢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遗憾的事是陆海并没有见到方雨,他只能从其他同学的对谈中捕捉一些关于方雨的近况——结果一次婚,但是去年离婚了;现在在金华银行的某个支行当经历……

  离别之际陆海单独留住了家豪。

  “谢谢你啊,那几个学生最近都安分了很多。”

  “客气啥啊,走了哈,有空单独聚”家豪准备离开,看到陆海欲言又止的样子,扭头问他,“还有什么事么?”

  “没,那个,你有方雨的联系方式么?”

  “有他微信,我推给你。你俩之前关系不是挺好的么,怎么后来搞成那样?”

  “没啥事”

  “你不愿意说就算了。对了,你打算在高中待多久啊。”

  “不知道。”

  “不知道?你小子该不会待个三年真去参加高考吧?”家豪开着玩笑,看陆海不再多说什么就暂别回家去了。

  陆海看着界面里家豪推过来的方雨的微信,最终还是没有点击添加好友,陆海觉得自己需要一份冲动才敢去面对多年未见的方雨。

  ******

  “我妈昨儿炒了份梅干菜,有你一份。”方简从书包里取出一个保温盒给江河。

  “哇哦,替我谢谢阿姨,真的,阿姨的梅干菜炒肉一绝,不开饭店可惜了。”

  “就你能叭叭”

  “去你的”

  “我给陆海留点儿。”

  “陆海陆海,我看你成天和他黏一块儿,你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我就是喜欢他又怎么样呢?”

  和方简分别后江河来到了陆海的出租屋,敲了许久的门也没人应答,正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门突然开了,睡眼惺忪一副迷糊样子的陆海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刚刚睡着了没听见敲门声。”陆海瓮声瓮气地说。

  “你可真能睡,敲这么响都听不见。”

  “谁让这敲门声还没你呼噜声响呢?”陆海贱贱地说,我被他噎得无话可说,气得忍不住冲他的大屁股拍了一下,QQ弹弹手感挺不错,但是我俩之间瞬时弥漫了一股尴尬的气氛。

  “同学家做的梅干菜炒肉,可好吃了,我想着给你带点。”

  “怎么样?一起煮点粥喝吧,和这梅干菜绝配。”

  我自顾自走到厨房捣鼓了起来。

  “这梅干菜,你家做的?”陆海吃了一口貌似有些吃惊地问。

  “刚刚不是说了吗,同学家做的,就是那个小胖子方简。”

  “方简?”

  “咋了?”

  “国庆你和他一起去的乌兰察布?”

  “是啊,还有他哥。”

  陆海低头喝了会儿粥,夹了一口又一口梅干菜,沉默不语。

  “这菜就这么好吃吗?回头我去学学咋做。”

  “他哥,他哥叫什么你知道吗?”

  “知道啊,我雨哥,方雨。”

  说完见陆海没什么反应,我瞄了他一眼,居然看见他哭了,泪眼婆娑,双肩微微耸动,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唯一能确定的事情就是陆海肯定不是因为这梅干菜太好吃了而哭的。

  陆海他,到底怎么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