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八章   折扇
作者:三分之一人民币      更新:2021-07-22 09:10      字数:2599
  18

  “怎么,又遇到色鬼了?”

  想起老范给我讲过他以前的遭遇,我不由地带了几分调笑地意味,看着他。

  “色你个大头鬼。”

  范禄根犹豫了片刻,还是告诉了我此番来找我的目的。

  原来,老范这家伙最近认识几个南江市的当地的基佬。而这群人最近打算组织大家在南江市周边转转,联络一下感情,但前提是必须在外头住一宿。

  虽然,我对老范了解不深,但还是能肯定这完全符合他的口味。而且,这次去的地方也已经定好了,就在距离南江市不远的一个小县城边上,一座名叫狮子峰的山顶。他们甚至还给这次聚会取了一个主题,美名其曰“亲近自然,靠近你!”

  “老范,你们这属于违法的。”虽然,我不清楚范禄根他们这次是不是真的只是为了单纯的联谊。但据我所知,像这种借着放松心灵拥抱自然的幌子,可私底下却做出别的事情来的案例听过不少。还是忍不住提醒老范说道:“老范,你现在怎么说也算半个公门里的人,这违法的事情你可不能做呀!”

  “什么呀,大家就是出去采采风,没你想的那么不堪。”范禄根反驳我。

  “得,这事呀你不听没关系,到时候要是真有啥事,我可不会徇私枉法。”

  “你个臭小子,你叔我是那样的人吗?”

  “你是不是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某个部位一定不是你现在这么想的。”说着话,我不由地往范禄根裤裆看了一眼。

  范禄根顿时老脸一红,也不反驳:“那你要不要帮我?”

  “无能为力呀!”我无奈地摊了摊手。

  的确,虽然我现在做的事也和鬼神打交道。但,我既不懂驱邪,也不会画符。

  “那,你帮我找老刘要一张呗!”范禄根应该也是知道我没那个本事,恬着脸继续说:“我见那老刘对你挺不错的,你去找他要,他还能不给你?”

  “别跟我提他。”不说老刘还好,范禄根这么一提,我反倒来气了。

  “哟,咋了。小两口闹别扭了?”

  “呸,你才跟他小两口,你们全家跟他都是小两口。”

  “哟哟哟,这是咋了?”

  “那家伙,自从处理完熊慧强的事情之后人就不见了,打他电话也关机,估计呀是死外头了吧!”想起老刘不辞而别,我心里就窝火的很,怎么说我和他也算是生死面前的战友了,可那家伙倒好,走的渺无音讯,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谁,谁死了?”

  就在我话音刚落下,门外突然传来一个老气横秋的声音,冷不丁地让人心里突突。

  “刘,刘警官……”老范最先看见老刘,顿时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哟,老范你也在呢?”老刘瞥了我一眼,继续问范禄根:“你们,刚才说谁死在外面呢?”

  “我们,我们……”老刘在其他人面前都是一副不近人情,像是一点就着的刻板脸。加上局里把他传得神乎其神的,所以局里几乎其他人都不太敢得罪他。

  “那个,没,没啥,我刚才和老范说起一个案例呢!”这会儿我也有些心虚,不敢正眼去瞧老刘。

  “是吗?”老刘眯着眼,从我身上扫过,问。我急忙向看过来的范禄根眨了眨眼。

  “哦,对对对。”范禄根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我这点小心思他自然明白的,借着刚才的话题说:“我听着害怕,这不过来向小钱讨个护身符嘛!”

  “护身符?”老刘挑挑了嘴角:“就他?”

  “我,我不行,”我被他这句话憋得脸色发青:“那,那你就给呀!”

  “你还真就说对了。”老刘凭空一抓,手上还真就多了一张被叠成三角形的黄符:“我这里还真有一道护身符,便宜你了。”

  老刘说完,拇指在黄符地下轻轻一挑,黄符顺势向范禄根的方向飞了过去。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范禄根这人也是人精,嘴上说着“不要不要”这样客套的话,双手却很诚实地,不着痕迹地往兜里揣:“小钱,那,我就先回去了。”

  还不等我开口,人精老范已经逃也似地出了门,临走前还向我偷偷地用拇指和食指交叉给我比了个小爱心。

  这老范,下次关键时刻比兔子跑的还快,下次一定不能便宜了他!

  范禄根走后,老刘望着我,似乎在等着我说话,只不过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说着什么,顿时就想找个借口溜之大吉:“那个,头儿你回来了,那我就先回去洗澡了哈。”

  “等一下。”说完,我低头就走,却被老刘叫住了。

  “怎,怎么了?”我勉强在心虚的脸上露出一个假笑。

  “这个给你!”老刘说着在腰间摸出一个长长的物件向我丢了过来。

  “这是什么?”看着手里被布条包裹起来长条形物件,我一脸疑惑。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吗?”老刘说完,惬意抱着膀子,扬了扬下巴。

  凭感觉手里的东西很像是一把短剑之类的东西,再次些那也应该是用来打鬼驱邪的桃木剑之类的东西,可我打开以后,彻底懵了!

  折,折扇?

  打开布条之后,既不是传说中的法器神剑,更不是打鬼利器桃木剑,竟然是一把不知什么木质且一面黑一面白的折扇!

  “这,这……”我实在想不出老刘为什么要送我这个,难道是因为最近天气太热了?

  “东西呢,我已经给你了,至于该怎么用,想必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的,”老刘眯着眼,笑得像条狐狸:“是吧?”

  “谢谢!”

  我佯装感激地向老刘点了点头,收起打开的折扇,一分钟也不想多待。

  洗完澡,躺在床上我翻来覆去就想老刘无缘无故为什么要送我一把折扇,而且还是一面黑一面白,个性是够个性,可就是有啥用呢?

  越想我越觉得以老刘的性格应该不会就这么简单,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要试试,便从床上爬了起来,拿起折扇先是研究了一番,最后甚至还学着武侠电视剧的武林高手挥了几下,结果并没有什么卵用,也没有暗器从折扇里飞出来,似乎整把扇子除了纸张好些不容易破,和普通的扇子就没什么区别。

  “怎么?还没睡呢?”老刘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靠在敞开的门板上见我收了折扇,这才扣了三下。

  “老,老刘,你什么时候来的?”

  “应该,是从你拿那扇子耍来耍去的时候吧。”老刘仰着头想了想,不紧不慢地说:“或者更早?”

  “你……我……”想起自己刚才拿着扇子一本正经胡乱念得不知名的咒语和傻乎乎挥舞的样子,我顿时感觉身体里的血液都在望脸上冲。

  “没事,我不会说出去的。”老刘一脸奸计得逞地拍了拍我的肩:“加油,我看好你哟!”

  “我……”看着老刘得意离开的背影,我气得直跺脚,可偏偏这事又不能拿把刀架在他脖子上让他发誓说从来没见过!

  失策,真是失策,我怎的就没把门关好?怎的就又让他瞧见了呢?

  老实说,第一次在局里见到老刘,他那一身沉稳,书卷气质特别吸引我,尤其还戴着一副眼镜,更是让人有种安心的感觉。但,偏偏此人的脾性和长相成反比,时常板着那张可爱的小脸不说,说话做事都刻板的很,给人一种他就是一个没得感情的机器一样,冰冷,疏远。

  刚开始跟老刘做事的时候,他也确实是这么对我的。可渐渐和他熟了之后,我反而觉得这种反差萌会更让人有吸引力。但,每一次被他怼,又或是老气横秋自负的形象刺激时,又会让人忍不住恨得牙根直痒痒,巴不得扑上去把他撕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