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作者:杨一安      更新:2021-07-22 11:14      字数:2146
  小包果真对我展开了“热烈的追求”。

  小包:今晚过来吃饭吗?

  我:不了,我去饭堂吃。

  小包:饭堂的有什么好吃的呀,无滋乏味,哪里有我做的好吃啊。

  我发了一个哭丧的表情过去:不好吃也得吃呀,能有什么办法啊?

  小包:就可以来我这里吃啊。

  我:我天天去你那里吃啊。

  小包:可以的呀,只要你愿意。

  我:只怕你愿意,你家秋秋也不乐意呀,亲!

  小包:你秋秋最和蔼可亲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她那么喜欢你。

  我:哈——她是喜欢小木吧——好了,不跟你说了,再说饭堂没饭吃了。我去了……我想换口味的时候,自然会跑你那里去吃的。

  小包:好吧,……反正你知道,我家里随时都欢迎你来的。

  我发一个笑脸过去。

  ……

  小包:我刚从中山回来。

  我:哦,哦。中山好玩吗?

  小包:穷死了,中山。

  我:不会吧。中山在广东也是很有名的城市啊,发展得不也是很好的吗?你去哪个镇啊?

  小包:小榄镇。

  我:很有名的镇啊。

  小包:是吧,跟大岭山镇差不多。

  我:那就很不错了呀,我觉得大岭山算挺好了。跟一般的县城差不多。

  小包:不跟你说这些,我想说的是,我带了好酒回来,你要过来喝酒不?附一个笑脸。

  我:不了,谢谢。我不喝酒的。不喜欢喝酒。

  小包:切,大老远的拿回来,你就不能给点面子啊。

  我:你不会就是拿回来给我喝的吧?

  小包:就是啊。

  我:呃呃,,,谢谢。但是,我怕酒后乱性。

  小包:乱就乱啊,谁不给你乱了啊。

  我:呵呵呵,我真的不喜欢喝酒啦。

  小包:我还带了香辣鸭脖。

  我:那个,我更不能吃了。

  小包:很香的,可好吃了。

  我:我当然知道啊,我广西人啊,吃不辣,看到辣的就是流口水,不敢吃,吃了 PP痛。然后,发了一个难过的表情过去。

  小包还我好多个难过的表情。

  ……

  我有时候也会逗逗他。我逗他就比较直白了,不跟他那样,明明很想要那啥,偏偏不敢直接说。

  我:小包,好想你啊,想玩你的钉钉。

  小包:那就过来啊,随便你看,随便你玩,随便你抱,只是不能插。

  我:呵呵

  小包:不能插,这是我的底限。

  小包:过来吗?我也好想好想让你吃,想吃你。

  我:不去了,等会去打球。

  小包:唉……,那我只能自己打飞的了……

  我发一个可怜的表情过去:好想看。

  小包:那你过来看。

  我:你拍个相片过来行吗?可怜的表情。

  小包果真的就拍了一张他钉钉的相片过来。硬棒棒的,一小根。

  我发一个流口水的表情过去。

  小包:过来吧,我也想吃你的,我们互吃。

  我:我真要去打球了。

  小包:那你告诉我,你在哪个房间,我去找你。只要 10分钟,我吃了你,你就走。

  我:我被你吃出来,我哪里还有力气去打球啊。

  小包:那就 5分钟,我只是吃吃你的,不吃出来。

  我:呵,还是不要了,他们打电话催我了。我先下了啊。

  赶紧下线。

  ……

  三翻四次,四次三翻,小包就是如此,基本上每天晚上都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叫我过去他那边去。而我,则是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当然,并不是真的拒绝,我心里还是想着可以跟小包长期“玩”下去的。毕竟小包这个人还是不错的嘛,高高大大,半个直男,人也挺MAN 的。在我们这个荒郊野外的学校,我能找到 BF的可能性微乎其乎,更不要说找到一个自己看着还有点感受的男人了。虽然跟这个男人谈恋爱那是不可能的,毕竟,他有老婆,还一直都装着做一个老好人,他肯定不会抛弃一切跟我在一起恋爱。他天天叫我过去他屋里,肯定不是因为喜欢我,不过是想玩玩我的肉体罢了;但是,跟这个男人偶尔的玩玩肉体之欢,我还是乐意的。人总不能不解决一下自己的生理需要啊,不是吗?所以,对于拒绝小包每天的“哀求”这件事,还是得有分寸的,不能让小包一叫我过去,我就得过去;更不能让小包觉得完全没有希望。这样,才能既保持自己的“身价”,又能够满足自己。

  可是,小包在“哀求”了好一段时间后,终于也有些许不耐烦了。

  在某日,他又以某个理由叫我过去,我再三推托之后,他发了一段狠话过来:从上次回来之后,每次叫你过来,你都是各种墨迹,各种推脱;在那边的时候,还是你先主动的来着,如果不是你先主动,我们两个只是躺着好好说说话,我肯定也不会更不敢对你有非份之想。我是已经结婚的人了,男男这回事,在我的生活中,注定只能做为生活中的一种调剂,很想试试,之前说的,你随时都可以过来,我也叫了你无数次,叫你过来,可你就是不过来。如果你真的一点也不想了,不想再给我机会了,那你给我一个痛快的答复,我们以后也别在一起玩这个了,以前发生的,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我们还像以前一样,只当哥们。

  看得出来,小包写这段话,是经过好一翻纠结,好一翻深思熟虑的。他内心还是很想很想跟我那啥的,但是呢,被我的屡屡拒绝惹得有点发毛了,所以,就想威胁一下我;但又怕威胁得过分,威胁的话说得太满,我把他的话当了真,果真就不过去了,那他就再没有机会了。所以,表面看起来,说的似乎是“不过来就算了”,而内里说的还是“你快快过来吧。”

  我发了“呵呵”过去。我得承认,小包的小发飙还是有点小威慑作用的。我说过了呀,我并不是真不想过去的嘛,我只是想玩玩 +逗逗小包,如果因为自己玩得太过火了,让小包觉得我再不愿意跟他那啥了,那也并非我本意。“玩火自焚”,我自己也得掂量着。

  我:我在看电影呀,快完了,我看完最后这点就过去。

  小包:你就墨迹吧。

  我:真的啊。

  小包:你可以过来看的呀。你过来我这边,我们一起看,我抱着你,一起看。我还可以剥荔枝喂你吃。

  我:呵呵,好诱人呀。

  小包:好不好?

  我:好吧!你等着,我洗脸刷牙换换衣服就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