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为了成全我要让你结婚!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2-08-06 13:22      字数:2213
  114 为了成全我要让你结婚!

  高部长一把握着他的胖胖拳头,在自己的胸前又锤击了几下,悔恨地说:“我是该打,我是该打呀!”

  林超却抽回了手,用手轻轻拭去眼泪,埋怨说:“干嘛,非要给我也买一个?”

  高部长说:“你不是说了嘛,到时候咱们结婚时可以带嘛。”

  “啥?结婚?”林超愣着了。

  高部长喃喃地说:“你不知道吧,我偷偷办了投资移民,已经成功了,就等签证了,估计这两天就到手了。”

  林超直接愣着了,喃喃地说:“你办移民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我?”

  高部长点点头说:“嗯,我想着咱们两个人到时候能携手同行走完下半辈子呢。”

  林超感动的眼泪又要流了,他喃喃地说:“你知道吗,我为了你,也悄悄地办理了技术移民,也通过了,马上也要拿到签证了。”

  高部长吃惊地说:“我从江学军那里就知道你在办理,你还偷偷地学英语准备考试。但是我不知道你都办好了?那么难批的技术移民,我还想着你肯定没戏呢。”

  林超说:“我也不知道为啥就免了我的英语,可能觉得我是北大毕业,又过了英语六级?反正我都体检过了,不出意外,就要拿到签证了。”

  高部长感叹地说:“没想到,咱们两个都是为了对方,却都把移民分别办成了。”

  林超说:“我的落地城市选的是卡尔加里,你呢?”

  高部长呵呵地笑着说:“当然也是了,梁老板早都说过了嘛。”

  看着手上的戒指,忽然心里一酸,林超说:“还有朱艳呢?那你打算怎么办?”

  啊?朱艳?高部长心里顿时难受起来,这个让他实在为难。

  他喃喃地说:“我和她也买了结婚戒指,她还有我的孩子呢。你说……我该咋办?”

  林超心有所忧,喃喃地说:“容我好好想想……”

  他把戒指摘下,重新放回首饰盒中,泪光闪闪地说:“这个戒指我收下了,你的心我明白了。但是,我希望你和朱艳结婚!”

  “什么?”高部长叫喊起来:“不!我买那个戒指,就是符合一下她的想法,并不想和她结婚。林超,你知道吗?除了那一次让她怀孕,我再没有碰过她。”

  “啊?你一直都没有过?”林超吃惊地问道。

  高部长信誓旦旦地说:“真的!在我心中,你就是唯一。我怎么也不愿意去和她干那种事情!要不今天我也不会在她那么强烈的要求下,还跑来特意找你!”

  说完,深情地望着林超说:“你把我……彻底掰弯了,我……再也不想直回去了。”

  林超又问:“怎么面对朱艳呢?再说孩子一出生也不能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呀?”

  一听到这儿,高部长立刻说:“对了,梁永超已经联系好了美国旧金山的月子中心,朱艳马上就要去那里待产了。”

  “啊?旧金山?干嘛非得去美国生孩子?”林超小说嘀咕了一句。

  高部长解释说:“人家梁老板想让自己的孩子一出生就是美国籍呗。没伴,非要拉着朱艳。我和朱艳一说,她也特别想去。这不,就这样定了。”

  “那你到时候也过去?”林超问。

  高部长点点头说:“可能吧,看猪厂的工作了。也有可能梁老板带着他的小情人陪着朱艳一起去,我等生的时候再过去。反正春节看样子就要在美国那边过了。”说完,大大地打了一个哈欠。

  “困了?”林超说:“赶紧睡一会儿吧。”

  高部长点点头,也嘱咐了一句:“你也一起睡吧,疯了一夜,都累了。”说完,将林超往怀里一搂,很快就发出了一阵鼾声。

  林超依偎他怀里,闻着他身上的味道,心里五味杂陈。

  这一刻,他睡不着了。他从高部长的怀抱中移开,眼睛望着放在床头柜上的首饰盒,心里默默地盘算着……

  果然,林超很快就收到了加拿大大使馆的来信,打开一看,里面真的是签证!在明年6月30之前入境有效。

  看着这一张大大的签证,林超的心并没有丝毫激动。

  他目光呆滞地望着,心里默默地念叨:是时候该做出这个大决定了!我要成全你,让你结婚!

  原来,联想到自己的身世,林超觉得孩子一定要有一个完整幸福的家。为了他心爱的高部长,他决定甘愿退出他的生活,远走他乡!

  也许等到某一天,你又恢复了一个人时,或者你老了,病了,没人肯照顾你时,我再会出现在你的身边!

  想到这儿,林超眼神坚定,一脸肃穆!

  这个决定一定要背着高部长,要不,他绝不会让我这么做的!

  林超给远在加拿大卡尔加里的那佳发了微信,告诉了他已经收到了签证。那佳回复说祝贺,到时候可以帮他联系落地事宜。

  梁永超办事情果然利索,联系好月子中心后,很快就定好了行程。

  这一次,他带着他的小情人一起,陪着朱艳先过去。因为朱艳的预产期马上就要到了,床位不好找,这一次过去就一直等到孩子出生。

  高部长要忙于工作,到孩子快生时,再过去陪产。

  送行的机场上,高部长笑着对朱艳说:“这一次梁老板安排的很好,到那以后,你就安心地养身子,等着到时候顺利生产。”

  朱艳笑着说:“我都看过资料了,那里条件确实不错,这点我不担心。唯一担心就是我年纪大了,是高龄产妇,又是头一回生孩子,就怕生的时候不好生!”

  高部长马上安慰她说:“放宽心,现在都是啥时代了,又是在美国,那边生个孩子医疗保障条件别提多优越了,你就放宽一百个心吧。”

  没想到,高部长的这句宽心话,在以后却被现实无情地打脸了!

  梁永超的小情人叫施洋,这还是第一次和他们见面。

  高部长悄悄问过梁永超,这回老种子真的发芽了?

  梁永超指着施洋的肚子说:“过了危险期了,真的发芽了。”

  施洋长的不是那种特漂亮的,但是颇有些气质。她盈盈而笑地对朱艳说:“朱姐,你就不用担心了,你生的时候高部长不就来了嘛。”

  梁永超也笑着说:“何况施洋也和你在一起呢,好歹你们也不寂寞,总是个伴呀。”

  朱艳这才依依不舍地告别了高部长。

  当飞机起飞后,高部长仰望天空,心里涌起一种别样的感觉。

  分离……人生总是面对各种各样的分离!

  让高部长意想不到的是,这竟然是一场人生真正的分离,是生离!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