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老王022
作者:隔壁老王the      更新:2021-05-04 17:13      字数:2997
  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心里很乱。

  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真的有些像那些网站上连载的垃圾小说,真的太不真实了。

  我今天明明是跟彭浪去谈事的,怎么就刚好撞见了老王呢。

  怎么偏偏就是在那样的一个非常敏感的地点又非常敏感地撞见老王跟一个阳光帅气的高大帅在一起,还那么亲密呢。

  而我偏偏醋坛子打翻了的时候就那么巧合地遇见了熊爷爷,而且熊爷爷又非常地适合我的口味,还那么大胆地给与了我第一次。

  我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唇,想想自己积攒了22年的初吻就这样被一个刚刚认识才1秒钟都不到的老年胖熊给夺走了,心里竟然涌起一股莫名的失落感来。

  从我青春期发育开始,从我知道自己的性向以来,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自己的初吻是献给自己深爱的那个人,然后把我自己的一切都心甘情愿地奉献给他,然后跟他牵手走过风雨,走过四季,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可是今天,我却毫无防备地就将自己宝贵的初吻给了一个素昧平生萍水相逢的老头儿。我对得起我自己对得起我将来携手一生的那个人吗?

  想到这里我开始深深的懊悔起来,开始憎恨自己的狭隘和滥情来。

  不管怎么说,我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先搞清楚老王他到底是不是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

  如果不是,那他为何要到川沙公园跟一个高大帅的男孩在一起还那么亲热?

  或许真的像我期待的那样,这一切都仅仅只是一场巧合呢?

  尽管这种巧合看起来机会非常渺茫,但是我还是抱着最后一丝期望拿起手机,准备给李木木打电话。

  因为我跟熊爷爷分手的时候,在熊爷爷的强烈要求下我们互加了微信。

  熊爷爷还说会等我,等我完全接受他的那一天。

  所以我不能欺骗熊爷爷,所以我必须厘清我跟老王之间到底还有没有可能?

  如果还有可能的话,我会推掉熊爷爷的好意一心一意地等着老王。

  “喂!木头,在干嘛呢你?”

  我拿着一个枕头搁在颈后,然后拨通了李木木的电话。

  我知道已经很晚了,但是我心里堵得一团糟,我知道我如果不把心里头这团乱麻厘清,我今晚是根本不可能入睡的。

  “玩王者呢,还能干嘛,几点了你这还不睡觉?大半夜地骚扰人家!”

  电话里传来李木木有些不耐烦的声音。

  “知道你在玩王者,我这不好心提醒你该撒尿了吗?”

  “我还不知道你,躺在床上膀胱都快憋爆了你都不会起来释放释放,小心尿裤裆里哦!”

  “所以啊我好心提醒你撒尿时间到了,别憋着,憋坏了膀胱到时候得膀胱炎外加肾虚你知道不知道?”

  “骚扰你?切,你值得我骚扰吗?要胸没胸要PP没PP,也不拿镜子照照你自己,啥玩意儿?上哪儿去找我这样又体贴又温暖的好基友啊你?”

  其实我不是一个能说会道的人,但是面对李木木,我也不知道为何,我就会变得口生莲花,口若悬河,口腹蜜剑,直把那稻草说成黄金,直把那死人都给说得活蹦乱跳起来。

  “行行行!您的好心我心领了。直说吧,啥事儿?”

  “我还不知道你肚子里那几根蛔虫,你小子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没有啥事儿会半夜三更里打我李胖子的电话?切?还提醒我撒尿?还好心?可拉倒吧你!”

  “不过,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要尿尿了,快说吧,我也正好撒尿去!”

  电话里传来李木木踢踢踏踏走路的声音。

  “我没事儿我!我就是突然想跟你说说话我!真的!”

  “喂,这大半夜里你这么大声儿讲电话你不怕吵醒了隔壁住的老王啊你,你就不能小点儿声?”

  我不动声色地就将电话的主题拉到了老王的身上。

  “没事儿,老王今晚不在呢!”

  电话里传来李木木哗啦啦的撒尿声。

  “什么?老王不在?这都快12点了咋还没有回来呢干嘛去了啊?”

  我装作如无其事的样子,其实我心里面好紧张。

  我生怕从李木木的口里听到我担心的那个事情。

  “嗯,老王今晚都没回家吃饭呢。跟我说有事儿,今晚可能不回家了。”

  李木木真的可能憋了很久很久,所以他的一泡尿撒了很久很久都还在继续。

  “啥事儿呀不能白天去吗?他这一晚上不回来你也不担心他安不安全?你小子呀算是遇上了老王这么好没有一丁点儿脾气的师父,换成别人你试试?”

  从我听到李木木说老王今晚不回家,我的心里面就突然一沉。

  不,准确地说是一阵刺痛。

  完了,完了,彻底完了。

  看来彭浪说的话虽然难听,但是还真被他那张乌鸦嘴给说中了。

  好好的,这夜不归宿,还是在川沙公园那样敏感的一个地方,还是跟一个高大帅那样亲密的在一起,这种事儿,还怎么能说清?

  这一刻,我忽然视线模糊起来。

  我揉了揉眼睛,感觉湿湿地。

  “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去干嘛了。反正以前他也经常这样子不回来睡觉,每次第二天他都会准时出现在公司的停车场,所以我就习以为常了嘛。”

  李木木那边好像终于撒完了尿,在电话里轻松地嘘了一口气说。

  “他以前也经常不回家睡觉?”

  我的心真真切切地有一种被针尖刺痛的感觉。

  一个大男人,还是一个神采奕奕精神抖擞行走的荷尔蒙大叔,晚上不回家睡觉,就是傻子也知道他干嘛去了啊。

  这是一个就是用脚趾头想也能想明白的问题啊。

  “是啊,他不回家睡觉这很正常嘛!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干嘛去了,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是不是?人家是师父我是徒弟我能随随便便问人家的私生活吗你说是不是?”

  李木木撒完尿好像又在倒水,还有拆方便面外面那层包装盒的声音。

  “话是这么说,但是柱子叔这么晚还不回家,你以后还是要关心一下的,最好问问,现在世道这么乱,咱还是多注意一些总归不会有什么坏处的!”

  “那老王在这边有什么亲戚或者老乡没有?”

  我真的不敢相信老王会是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一员。

  如果是这样,那这个世界真的也太小太小了吧。

  那我们这个圈子也太大太大了吧。

  而且像柱子叔如此男人的男人,我在这个圈子里还真的没有遇见过,听说都没有听说过。

  难道我所认识的圈子真的只是冰山一角难道对于我来说这个世界确实未知如浩瀚宇宙?

  “亲戚那是绝对没有,这个我敢肯定。但是老乡我就不能确定,因为老王的生活我其实也不大了解,他这个人平日里也比较内向,闷得狠,基本就是属于我不问他就不说的那种状况。”

  “好了你放心吧,没事儿的!我吃泡面了不跟你聊了啊!”

  李木木那边淅淅索索地好像吸了一口面条。

  这货,怪不得长得如此肥,这么晚了撒尿的空档都不忘往肚子里塞点儿东西。

  “别别别啊!我话还没说完呢我。挂什么挂?”

  “我靠你就知道吃,你师父大半夜地不回家你一点儿都不关心!”

  “我觉得你现在还是打个电话问问吧,真的,别怪我多事儿,要是真有啥情况我们也能及时赶到啊是不是?”

  我咬了咬牙,把心一横。

  一定要搞清楚老王他今晚到底跟谁在一起?

  一定要搞清楚此时此刻他到底在干什么?

  即便他此刻真的抱着那个高大帅的背包哥在巫山云雨,我也要一瓢凉水浇在他的头顶。

  哼!想抛开我独自一人寻快活,门都没有。

  “你好烦啊向东!怎么几年不见你变得如此婆婆妈妈了呢?”

  “你不觉得你的思维跟正常人不同吗?你难道不觉得你有些不可理喻吗?”

  “这深更半夜的你不觉得你管得有点儿多吗你?”

  “人家一个成年人大半夜地你好意思打电话骚扰人家?成年人的世界你根本不懂这句话难道你第一次听说吗你?”

  “要打你自己打要问你自己问,反正我是不会问!”

  李木木一边稀里哗啦的吃着泡面,一边就机关枪一样地教训我,完了还真的发给我一个电话号码。

  “这是老王的电话?”

  我明明知道是的,但是我还是故意问李木木。

  “是的,我该说的我都说完了,我不想再跟你这样的脑残继续玩午夜裸聊这种早已过时的游戏了,我挂了啊!”

  李木木没好气地哼了一声,然后就挂掉了电话。

  屋子里突然一片沉寂。

  我望着手机上老王的电话号码陷入了又一轮的纠结之中。

  打吗?

  还是算了,放老王一马,也算是放自己一马。

  何必跟自己过不去呢?何必自己跟自己较劲自己跟自己找不痛快呢?

  人家老王是你什么人?

  人家要你管?

  你这样大半夜地去破坏人家的好事儿,你缺德不缺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