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
作者:无可救药的梦      更新:2021-05-04 13:55      字数:2235
  石膏拆完后,王浩洋就没有了继续住许泽峰家的理由,他主动提议要回到宿舍去住。许泽峰没有挽留,而是默默地为他收拾了东西。其实,王浩洋心里还是有一点落寞,他想过离开许泽峰家的时候自己会有多么的难过和不舍,但是真正到了这一天的时候,一切是平平淡淡。

  许泽峰在宿舍到处看,寻找有没有什么损坏的地方,把手被在身后这里转转那里转转。大约过了好一会,他才开口:“王浩洋,我先走了?”

  王浩洋坐在自己的床上,轻轻嗯了一声,看许泽峰缓缓挪步到了门口,又觉不舍,便说:“老师?”

  许泽峰没有回头,停下了脚步。

  “老师……你路上慢一点!”王浩洋想说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又憋了回去。

  “你好好休息。”许泽峰对着门外的空气说话,随后便出了门口,伴随鞋子踩在地上发出的“啪嗒啪嗒”的声音,消失在了走廊中。王浩洋急忙跑到窗户旁,想要从楼顶往下找到许泽峰。可是楼下是空空的,许泽峰的车没有停在这里。

  这,可能算是王浩洋第一次和许泽峰离别吧。

  话说自打多事婆成为王浩洋的班主任以来,班里面的学风确确实实进步了不少,大家不敢在明面里为非作歹了,好像把心都收回来了一样。王浩洋还是老样子,上课,下课,睡觉。他的生活少了许泽峰便怎么也掀不起涟漪,平平淡淡食之无味。

  近些天来王浩洋对多事婆还是有一些改观,虽然她管的事情依旧很多,但她不会像刘老头一样占用体育课,自习课,甚至是午休时间,哪怕是课间都不会占。王浩洋觉得,这是多事婆唯一的优点。

  周成似乎和崔鑫交往得很顺利,中午一起去吃饭,晚上一起去吃饭,周末的时候,还会约着一起去图书馆看书。周围的人很羡慕他们两个,在他们的眼中,周成和崔鑫可以说是学霸情侣了。

  当然,周成为了有时间陪崔鑫,不得不从王浩洋那里抽时间。在平时,一般都是王浩洋和周成一起玩的时光,都变成了王浩洋孤孤单单一个人。王浩洋自己虽然并不在意,但身边总空落落的也不是一个滋味。

  六月,流星似火,所有人都不敢随意出门,尤其是班上的女生,每每从教室出去都要在脸上胳膊上涂满了防晒。在这个时候,短袖已经不能解暑了,就算不直接面对太阳,去外面站一会也会汗流浃背。不过还好的是,教室里面有空调。

  空调是救星,是每一个人的救星,所有人呆在空调房里哪也不去。当然,有一个人除外,他不是别人,就是我们的王浩洋。王浩洋天生不怕热,就算在三十多度的高温下,他也最多出出汗。但是更可怕的是,他居然在操场上踢足球。

  憋了一个多月啊,现在终于有时间出来踢足球了,王浩洋怎么能不抓住这个机会。偌大无一人的操场上,王浩洋自顾自传球,射门。现在这个时间去操场,没有任何人的打扰,王浩洋可以尽情地踢个痛快。

  就当王浩洋压着上课铃溜进教室的时候,他看到讲台上站着多事婆,教室里的人都在埋头自习。“嘎吱——”的一声,门被王浩洋推开了,所有的人一齐望向自己。

  “王浩洋,你干什么去了?”

  “去厕所。”这是王浩洋的惯用伎俩了。

  “快点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我有事要说。”多事婆说。

  王浩洋气喘吁吁地瘫坐在椅子上,拿起桌子上放的水就往肚子里灌,一下子喝了大半瓶,发出哈的一声。

  “你去厕所消耗这么大体力?肠胃不好?”多事婆问。

  班里面顿时闹出来一阵哄笑。

  王浩洋觉得害羞,端正地坐好,砸吧砸吧嘴。

  “再过一个星期就是高考了,这是这一届高三学生的最后的冲刺,也是我们高二学生加速的开始。”多事婆站在讲台上说,“我希望大家可以对自己有一个清晰的定位,高三的学生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都要知道。另外,高二期末的成绩会被用来计入分班的成绩,我希望大家可以有一个危机意识。”

  分班,高三好班要进行大规模的换血,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王浩洋忽然想起许泽峰来,他想知道许泽峰高三是否会教好班,他也祈祷可以再次地让许泽峰教自己。

  王浩洋对于之后日子里的时间逐渐变得模糊,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时间在加速。期间,他和许泽峰见面的次数几乎为零,似乎是在生气,他刻意地想要躲着许泽峰,远远地躲着。许泽峰还是和往常一样,看见有人和他打招呼了,就笑脸相映地回应,王浩洋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他知道自己已经从许泽峰的世界离开了,他不知道如何才能再一次地融入进去,像一个强盗一样地融入进去。

  这段时间里,王浩洋沉迷上了画画,他喜欢拿着一支铅笔画素描,用黑色和白色画光影。他借来了一本学素描的书,直接从人物开始,他想把许泽峰画进自己的画里,可是一本书学完之后,他怎么画也画不出来许泽峰的神韵,不论怎么画都觉得僵硬。

  六月八日,高考结束的第一天,王浩洋安安稳稳地坐在位置上写下了一句话:来年,希望我也能如此平静。

  六月十号,王浩洋坐在第三次月考的考场里,他在自己的草稿纸上写下了一句话:许泽峰,想你。

  六月十三号,考试成绩出来了,王浩洋还是第一名,数学还是一百五十分,他没有因为满分而兴奋,他盼望再次遇见许泽峰的时候,可以听见许泽峰送来的鼓励和祝贺。

  六月三十号,考前的一个星期,王浩洋彻夜不能眠,他开着台灯,聆听夏蝉的喧嚷。他又在描摹记忆里的许泽峰,哗啦一声,他又把纸撕了下来。

  七月十号,考试的前一天,许泽峰来找王浩洋了。

  “你小子最近学习怎么样啊?”

  “就那样。”

  “哈哈哈,最近怎么都没看见你?怪想你的。”

  “二十三天。”

  “什么?”

  “二十三天没见。”

  “记得这么清楚啊?”

  “认识你第100天。”

  许泽峰告诉王浩洋,暑假的时候学校会组织一个研学旅行,自己是组织者之一,到时候会有多个队伍比拼,想要王浩洋喊一些人来,人数控制在五个人最好。许泽峰的话王浩洋是必须听的,他静静地注视许泽峰,这么久不见,他似乎又黑了,脸上的胡茬子也凝重了些。

  “老师,你好像变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