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作者:浮复生      更新:2021-04-29 19:55      字数:4968
  去港珠澳大桥枢纽的路上,司机问王海:“这个时间节点去香港?”

  “有紧要的事。”他苦笑,在心里想,他什么都不关心,他要关心什么呢?他已经是要去死的人了。

  他在枢纽下车,搭乘手扶电梯到售票大厅,里面空空荡荡,只有少数几个人。他买了穿梭巴士的票,就去等巴士,有几个老太太拖着买菜用的手推车站在那里。没一会儿,巴士来了,王海上车坐到后排,拿出数据线插上座位上的充电口,给手机充电,然后挂上耳机。

  天空中飘着白云,随着巴士的前行,逐渐可以看见海了,灰沉沉的海。他对着窗外给Clive拍一段小视频,告诉Clive,他已经在路上。

  Clive昨天下午到达香港,王海本来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他真这么做了。

  半小时后,他到达大桥香港枢纽,里面依旧空空荡荡,没几个人,他出了关口,继续等巴士,然后转地铁,到达中环,前往Clive的酒店。

  他已经订好和林先生初次见面的酒店,同样的房间,但他不想那么早过去。

  “快点下来,我已经在楼下了。”

  几分钟后,Clive从电梯走出来,到大厅。王海坐在沙发上,一眼就看到了他,他穿着一条灰白宽条纹短袖,一条藏蓝色休闲短裤,手上带着一块老式手表,四处张望了一圈,没有看到坐在王海,饶了饶一侧灰白的头发,就又准备转身回去。

  王海赶紧追上去,敲了敲他的背,他转过来看到王海,瞬间张开嘴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

  “很高兴见到你。”他说。

  “我也是。”王海说,指了指电梯,示意先去他的房间。

  电梯除了他们两人外没有其他人,但他们还是各自靠向电梯的一角,都没有说话。出了电梯,Clive引着王海去房间,给他开门,让他先进去,然后把门带上。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王海把书包随便放下,洗了个手,看到Clive在看他。

  “可以拥抱一下吗?”Clive问。

  “当然。”王海说,走过去和他拥抱。但只持续了几秒,因为王海身上全是汗,几乎浸透了衣服。

  拥抱过后,Clive说给王海带了礼物,然后从一角拿出两盒巧克力。

  “我想不出要给你带什么礼物了,你说你什么都不要,我就只好给你带巧克力,这个还不错。”他把盒子打开给王海递过来。

  “谢谢。”王海说,随便拿起一颗放进嘴里,然后说,“我也给你带了礼物。”

  说着,从书包拿出两包辣条。

  “这是我们的特产。”他说,帮Clive撕开包装,递给他。

  Clive看着辣条,小心翼翼的从里面拿出一根放进嘴里,面露愁容,勉强咽了下去,然后去拿水喝。

  “还要吗?”王海问他。他边喝水边挥手说不,太多辣椒,伸出舌头做出一个表示很辣的表情,样子很是可爱。

  王海笑了,问他:“我可以用你的浴室洗个澡吗?”

  “当然。”他说,坐到床上,看着王海脱掉衣服,然后走进浴室。

  王海简单冲了下身上的汗,就穿好衣服从浴室出来,看到Clive赤裸着坐在床边,有点惊讶。而Clive饶了饶头,显得有点不好意思。

  “我希望这没有让你觉得尴尬。”他说。

  “当然不会。”王海说,把自己刚穿上的衣服脱下来,走到他身边,“你想草我吗?或者我进入你?”

  他抬头盯着王海,浅绿色的眼睛透过眼镜片在泛光,表示震惊,摇了摇头,说:“不。让我抱抱你就好。”

  王海走过去,抱住他的头,贴在自己的肚子上,而他也伸手抱住王海,和他躺倒在床上,然后互相分开,过了一会儿,又互相抱住。

  Clive的身材虽然比王海要胖,可是体凉,不像王海,像一团燃烧的火。

  他们这样抱着,互相触摸对方,轻轻触碰敏感部位的毛发,然后开始接吻,不紧不慢,温柔的互相试探,最后互相用鼻子顶住对方的鼻子。

  “见到你真是太开心了。”Clive说,把王海抱进他怀里,十分爱惜的托住他的肩。

  王海点了点头。他这样被抱着,觉得很舒服,不知不觉睡着了,等醒来时,发现Clive也在熟睡,就轻轻从床上起来,也没打扰他,就一个人出了房间。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街边的灯和餐厅的灯开始变得耀眼,王海背着包,与不同的人擦肩而过。他先去吃了晚饭,不想做饿死鬼,然后购买好需要的物品,就在酒店登记入住。

  熟悉的电梯,熟悉的双床房,王海一进入房间,就在床上躺下,然后用力吸了一口房间内的空气,感觉回到去年夏天。一幕幕开始在脑海里回转,与林先生相识,与林先生去海岛游,林先生出车祸,和林先生异地,去林先生家,林先生教他打网球,给他做饭,和他一起在深夜读书,带他去武汉,和他坐在东湖旁,直到后来发生了些意外。让他觉得惊奇的是,这些美好的回忆里,竟然没有性爱的影子。

  他在床上休息了一个多小时,看到已是晚上九点,就把告别信放好,开始做最后的准备工作。

  房间里没有挂绳子的地方,但浴室的门上面有一道横梁,是个绝佳的好位置。他把刚刚买的绳子按照网上教的方式系好,把椅子搬过来,把衣服脱了,又把浴室的花洒打开,让水倾斜到地上,以起到遮蔽声音的效果。

  他站到椅子上去,用绳子套住自己的脖子,闭上了眼睛。

  水哗啦啦的流落在地上,他开始用想象力代替眼睛,一只手抚摸自己的胸部,另一只手不断抚慰自己的下体。他正在想象和林先生脱光了抱在一起的样子。

  除了落水声,窗外的空调机也在嗡嗡作响,街道上的汽车轰鸣着穿梭而过,房门外还有个小孩在哭闹。他听见了,但又感觉没听见。他只觉得自己很痛苦,可同时又极度的愉悦,于是他手上的幅度开始加大。

  要来了。

  他意识到自己身体某处的开关正在被打开,于是他踢开了凳子,冰冷的绳子开始在他脖子上勒除痕迹,他紧闭住嘴巴,要紧牙齿,手的动作幅度变得越来越快,但同时又克制住自己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声音。

  来了。

  他感觉到一些东西正在离自己而去,那么有力,那么汹涌,他听到墙上传来了拍击声,随即,巨大的欢愉在顷刻之间消失,他开始感到脑袋变得昏沉。

  终于要和你说再见了,林先生。

  他放下了双手,窒息的痛苦蔓延至他的全身,他想,这一切都已经没办法挽回了。记忆的碎片开始零碎的出现在他脑海里,他刚想起自己小时候第一次学会骑自行车时候的场景,所有记忆就开始变得混乱,他感到门外好像有人在敲门。接着,一双有力的手托住了他。

  “快点把他放下来。”

  他听到有人说,随即身体瞬间变得轻松起来,开始控制不住自己,一边呼吸气,一边咳嗽。接着,他看到了Clive,和之前给他登记的那个工作人员。

  “去叫警察。”那个工作人员对另外一个人说,但被Clive制止住。

  “交给我来处理吧,他现在没事了。”Clive对他们说。

  那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说交给他处理可以,但是要尽快把王海带走。Clive点了点头,让他们先出去,给他一点时间。

  工作人员出去后,他们两个坐在房间里,一人坐在一张床上,互相看着,沉默不说话。

  王海一脸苦闷,还有点羞耻,虽然他已经穿上衣服了,但感觉自己依旧裸着身子。

  而Clive一脸严肃坐在那,双手抱住自己的肩,显得很头疼的样子。

  “为什么这么傻。”他问王海,语气半严肃半仁慈。

  王海看着他,一句话不说。

  “要是我再稍微晚醒一点,后果简直不敢想象。”Clive自言自语式说。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王海开口问。

  “你之前告诉过我酒店的名字。”

  “好吧。我忘了。我不应该告诉你的。”

  “什么傻话!”Clive说,“如果让你一个人死在这里我会内疚一辈子的!”

  “对不起。”王海说,不知道现在要怎么办。

  这时Clive把双手放下来,撑在床上,叹了口气,“我们先离开这里吧,不然他们叫警察过来就麻烦了。”

  王海点了点头,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跟他离开。

  他们一前一后走在路上,刻意保持一定的距离,走到一半,Clive突然停住脚步,转过身来问他:“你想现在直接回酒店吗 ?”

  “不想。”王海摇了摇头,他只想留在街上。

  “去喝一杯怎么样?”

  王海点了点头。

  Clive带着他左拐又拐,进入一家酒吧,里面全是男性,他们拿了一份酒单,就在角落坐下。

  “喝什么?”Clive边看便问。

  “金汤力。”王海说。

  于是Clive翻到其中一页,然后递给他,问他要那一款。王海看到那页酒单的最上方写着Gin,然后下面有一列酒的名字,他只认识孟买蓝宝石和歌顿这两款金酒,就指了指排版在最上面的孟买蓝宝石。

  “哇,这是金酒中我最爱的一款。”Clive说,然后去吧台买酒。不一会儿后,他端着两个杯子走了过来。

  他们喝着酒,沉默了一会儿,各自张望酒吧进出的人,可能是因为酒精的作用,Clive伸手过来握住了王海的手,然后问他,“学校生活怎么样?”

  “很无聊。”王海回答他说,喝了口酒,不想让他再提起自己的生活,就反过来问他:“你有男朋友吗?”

  他摇了摇头:“我已经单身很多年了。”

  见王海没有说话,Clive又说:“真的,我一直单身。”

  “没有过心爱的人?”王海表示怀疑。

  “曾经有过,不过那时候爱尔兰的经济不是很好,他们找不到工作,被迫出国了。”Clive说。

  “好吧。”王海点了点头。

  第一轮酒喝完后,Clive问王海还要不要喝,王海说当然,他只想喝醉。于是就又点了一轮,不过Clive换成了啤酒,而王海依旧喝金酒。

  他们喝到凌晨,点了四轮酒,王海完全醉了,但Clive像个没事人一样,扶着他回到酒店。

  在路上的时候,王海就想吐了,一直忍着,一进房间,他就趴倒在马桶上。吐完后觉得整个人比上吊还难受,在Clive的搀扶下,洗了个澡,然后昏昏沉沉的躺到床上。睡到半夜,又难受的醒来,跑的厕所里面去吐,整个人的脑袋跟炸了一样。

  这是王海第一次体会到醉成这个样子,第二天醒来,他整个人还是昏昏沉沉,感觉很难受。Clive见他这个样子,在一旁乐个不停。

  他给王海泡了一杯他自己带的茶,然后跟王海出去吃早午饭。他们找了间茶餐厅,一人点了一份滑鸡饭,点了不同的饺子,加一笼凤爪。Clive看着凤爪,很是忌讳,本来一点都不想碰,在王海的强迫下吃了一个,但筷子用不好,两只手尝试夹不上来,感觉到王海在看他,他抬起头来看和王海对视一眼,露出一个笑容,干脆用手抓着吃。

  填饱肚子,Clive让王海陪他去逛,王海没有拒绝。他们去参观了科学馆,回来的时候开始下雨,躲雨的时候,去看了《好莱坞往事》,看完电影,外面还下着雨,他就又陪着Clive去逛超市和家具店,Clive像个好奇宝宝,两只手背在后面,什么都要探着头仔细观察一番。王海就跟在他后面,看着他看东西,浴室Clive会时不时转过来看王海一眼,然后对他笑笑。

  雨停了,Clive也逛累了,就拉着王海回酒店休息,他说,他这个年纪的人,需要在下午的时候休息一会儿。于是他们就步行回酒店,路过一家水果店,在里面买了些葡萄和香蕉,又在酒店旁边的便利店买了两个三明治。回到房间后,Clive像是饿坏了一样,打开三明治三两口就全部吞进肚子,然后灌了一口水,又剥开一根香蕉,坐在床边吃完。

  王海不是很饿,在一旁洗葡萄,先是给Clive剥了一颗,送进他嘴里,然后自己拿起一颗也不剥皮就塞进嘴里,最后吐出葡萄皮和葡萄籽。

  坐了了几分钟,Clive脱掉衣服去浴室冲澡,他先进去,王海紧随着他的脚步进去,他们各自洗完,然后躺到床上休息。王海拉着他的手,看着他手上的老人斑,轻轻抚摸。

  Clive问他:“你想让我帮你按摩吗?”

  王海点了点头。Clive就从他的行李箱里拿出一瓶按摩油,又从浴室拿一条浴巾垫在床上,让王海趴着,轻轻在他后背上涂抹一些精油,然后开始用手在他身上揉动。

  “感觉很舒服。”王海说。

  Clive点了点头,继续帮王海捏肩膀。过了几分钟,王海不忍让Clive给他再按,就转过身来,让Clive躺下。

  他学着Clive,在他背上涂满精油,虽然工作量比涂满王海的后背大一倍,但他很享受这个过程。Clive的皮肤不算很白,还有点干燥,毕竟已经上了年纪,不过看上去很健康,摸起来也很舒服。

  从上到下,王海一寸一寸细细揉捏,他跪坐在他臀部的位置,按累了,就直接爬倒在他身上,从背后抱住他。他本来睡着了,被王海这一抱,又惊醒过来,对王海笑了笑,然后转过身来抱住他,继续闭上眼睛。

  他们晚上八点睡醒,八点半出门吃晚饭,Clive下午吃了不少东西,还不是很饿,就和王海找了间餐吧。他喝酒,吃小食,看王海就着酒吃意面。吃饱喝足,时间还很早,就决定去星光大道散步。

  他们坐渡轮,在船上找了个靠边的位置,人不是很多,暖风吹在身上很舒服,手牵着手,望着渡轮缓缓驶向河对岸。在船靠边的时候,一轮圆月出现在他们侧面,只有一丝乌云微微遮住些轮廓,让圆月看起来更大。

  Clive看到后,用手戳了戳王海的肩,示意他:“看。”

  王海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看到了那轮圆月,对Clive笑了笑,说,“很美。”

  “是的。”Clive说,握紧了他的手。

  他们下了渡轮,从不同的游客身边经过,一路走到人少的地方,然后找了个位置坐下,沉默着面对摩天大厦的霓虹闪烁。之后他们又去热闹的街道逛了逛,然后坐地铁回到中环,步行回到酒店,各自洗完澡,各自在床一角睡去。

  第二天,王海回内陆,他们在港珠澳大桥香港枢纽告别。

  临走前,Clive拉着王海的手:“不要再做傻事。”

  王海笑了笑,说:“谢谢。”

  Clive表情严肃的看着他:“向我保证!”

  王海又笑了笑,没有说话,抽出自己手,转身离去。

  Clive看着他的背影,说:

  “我希望你拥有快乐的一生。”

  王海头也不回朝他挥了挥手。

  ……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