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眠夏夜:江边和背包
作者:德先生      更新:2021-05-04 18:12      字数:2085
  早安啊,灰色的世界。

  晨色之下,藏着两份绝色。

  但他们还未苏醒,至少是现在并未懂得何为爱。

  太阳还挂在半空中,但天边已经微微露出鱼肚白,整座城市也逐渐的清醒过来。

  蓝色的小鸟儿在树梢上叽叽喳喳地叫着,风带来了远处的树叶,播放着【乐理派对】专辑的唱片机安安静静地躺在桌子上。

  一切仿佛都在新生,今天是新的一天,是美好的日子。

  不过或许有人会问新的一天为何美好,新的一天之所以美好,那是因为单单只是新的一天存在就很美好了。

  一切都是新的开始,新的地方,新的朋友,一切都仿佛努努力就可以得到。

  都是开始啊,我的朋友。

  清晨的阳光透过朱尔斯家的窗帘缝隙洒落在房间里,给房间镀上了一层金色的颜料,将房间染的璀璨夺目。

  忙碌的人已经开始忙碌,街道上人流涌动,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而在街上,则是有着许多的行走人群,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各式各样,他们的打扮、装束都非常的日常,有的是西服、皮鞋、皮夹克,有的是衬衫、t恤、休闲裤,有的甚至是穿着背心短袖等等,还有的人则是直接光着膀子,身上的肌肉非常的发达,充斥着健康的力量感。

  这些人在大街上漫步,大家都很忙。岁月把人们变成了忙先生忙小姐,但并不怎么忙的朱尔斯和江边却还在床上没起床。

  他们真的很闲。

  悠闲的生活,搭配乐理派对的音乐。

  “你能感受到,我的心跳?只为此刻而存在,就这样进一步抚摸我的身体。直至亢奋与窒息的那刻,哼哼~就这样全力地甩动身体,甩动,为了今晚的呼吸……”时间正好早上了,时差倒的差不多的江边在此刻被闹铃声吵醒。

  “曲儿不错。”江边打着哈欠关上了闹铃,望向一旁的朱尔斯,“朱尔斯,你每天都是用这个闹铃起床的吗?或许你刚听的时候会觉得很好听,不过听多了就会条件反射超讨厌这首歌的。”

  “没有太喜欢,只是因为这首歌节奏不太吵才作为闹铃的。”朱尔斯微微地睁开了双眼,他看到眼前的人是江边,微笑着说。

  “唔啊~哈哈哈~”江边努力地伸了个懒腰,今天的懒腰大概可以打十分。这个懒腰伸得很舒服。江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有点好笑,他捂着肚子狂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江边高兴地搂着身旁的朱尔斯乐了起来。

  “乐啥啊。”朱尔斯揉了揉江边的细发,江边的头发发质很软,就像牛身上柔顺的毛一样。

  “怎么……?”朱尔斯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一大早起来江边这么反常让朱尔斯有些不知所措,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有些难以被理解的江边。

  “你和我昨晚……”江边的嘴唇很独特好看,他张着嘴想要和朱尔斯说些什么,但话快说到嘴边了他又不说了。

  “和你……”朱尔斯看着江边那双漆黑的眼睛说,他想不到江边要告诉他什么。虽然他和江边只认识了一晚上,但朱尔斯却不太讨厌江边。

  “我们在酒吧喝了酒,然后你帮了我。之后我们听了一晚上乐理派对的歌……你如果感兴趣以后有空我可以和你说说关于乐理派对的故事。”朱尔斯回忆着说。

  江边没有想到朱尔斯完全没有注意到重点,江边关心的并不是乐理派对。江边期待的是那种不需要交谈也可以获得高契合共鸣的朋友,现在和朱尔斯的处境却有些尴尬。江边和朱尔斯都很年轻,都有很多的时间可以慢慢相处,可以的话。

  但如果开头就不是理想中的开头,那要怎么办。是要说江边自己看错人了还是说很轻易地确信了朱尔斯不是好事,还是说朱尔斯只是没反应过来的愚笨先生?

  在江边发愣思考的时候,朱尔斯却盯着江边好看的容颜出了神。怪不得都说东方的人看着都很年轻好看,岁月在他们的脸上留下的痕迹比自己这些大胡子的人少了很多。

  江边的脸红扑扑的,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持续了一会,脸很烫。江边现在确实挺害羞的,他一直认为自己脸皮很厚。但现在的江边却感到有些害臊,他轻轻地挠了挠脸,但眼神却在偷偷地看朱尔斯,“别装傻不知道了,你一定知道我的意思!”

  朱尔斯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不知道江边下的是什么谱。

  “好啊,那就做我的女人吧,为我生孩子。”朱尔斯幸福地拥抱着江边,江边可以感受到朱尔斯胸口那刻心脏的跳动。江边有些脸红。

  “可我不想要男孩,也不想要女孩。”朱尔斯紧接着说。  

  江边歪着头,窗外的阳光仿佛在帮他打光一般将他修饰的很好看。江边就像一个金色的太阳,他微微歪着头就像一条可爱的小狗。

  “我不确定我可不可以尽心尽力地抚养一个孩子。”江边轻轻地说。

  “是不是搂着你比较刺激一点。”朱尔斯用胡子磨蹭着江边,“你没准备好就不养了,没关系的。”

  “好啦,我起床了。”江边轻轻移开了朱尔斯的手,他下床站在朱尔斯面前。

  “和你体验了很多没做过的事,感觉我变成大人了。”江边将手放在嘴边,虽然他没有怎么刻意去摆姿势,但却仍然显得他非常妩媚。

  “我天,看多你一眼可就是要流鼻血的程度啊。”朱尔斯用手掌捂住双眼,但还是偷偷从手指的缝隙中偷偷看着江边的身体。

  “你也快点起床吧,我先去洗手间刷个牙。”江边走到衣物架旁,拉开了随身的黑色背包拿洗漱用品。那个背包上挂着一只绿色的青蛙装饰,上面还别了一些有着动物图案的徽章。

  “好啊。”朱尔斯笑眯眯地看着江边,他拿起了床头的手机准备上北极聊天室看看有没有人给自己发信息。

  不过……江边还带了什么呢,好想知道,他带的东西里或许有什么可以解释他来到塞纳森的目的。

  朱尔斯真的很想知道。

  他对眼前的这个神秘东方男人和他的行李起了好奇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