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焱磊
作者:昌昌不胖      更新:2021-05-04 16:55      字数:2685
  自从阿苑回来之后,温江眠心中总算放下了一块大石,现在眼前最重要的就是商议煞气一事。

  所有人都前往了冥室,冥室被金康用法阵为主为的就是防止煞气再一次暴动。尽管冥室有了法阵的加持防御能力有了提高,但是冥室外面还是充满了黑气。

  温江眠以及其他掌门人都感应到了这股煞气的强大之处。

  “冥室里面的东西还在吗?”温江眠问道金康。

  金康叹了口气,说道:“魔石被我用灵力镇压住了,还没有受到煞气的影响。”

  “煞气暴走是受到魔石的影响吗?”旁边苏长明【北山掌派掌门人】问道。

  “没错!”金康说道。

  金康说完其余掌门人脸色突然变的严肃起来,他们紧皱眉头,死死地盯着冥室看着。

  “魔石已经有近百年没有异常了,为何会突然暴走呢?”温江眠问道。

  “我们还没有查清楚。”金康答道。

  温江眠走到冥室门口,冥室的大门上面贴着几张红色的符咒,上面的符文诡状异形,很是怪异。他觉得这些符咒有些异常,他凑近了看,一股浓烈的黑气朝他袭了过来。

  好在剑眉眼疾手快,一道蓝色的剑气将黑气给击散了。

  “你年纪也没我大,眼睛就不好使了?”剑眉双手一叉嘲讽道。

  温江眠嘿嘿地笑了笑,说道:“嘿嘿,我这不是没反应过来吗。”

  “你发现了什么?”剑眉走到温江眠身边问道。

  这些符咒的纹路不对。”温江眠说完便用法术将门上的符咒给取了下来,拿到剑眉面前。

  剑眉拿过符咒仔细的看了看,他边看边说道:“此符符纹的画法呈逆向,符纹的颜料是用人血制作的。”

  他说道这里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剑眉接着说道:“正常的符咒纹路清晰,画法端正,呈居中,可以驱邪除祟镇压怨灵。但此符完全倒反了过来。加上符纹使用人血所画戾气太重,还会吸引邪祟,招怨灵。”

  “到底是谁用这种阴险歹毒的方法!”苏长明握紧拳头气愤地说道。

  温江眠将目光投向了金康,他将符咒递给金康,问道:“金兄,这些符咒是从何而来?”

  金康双手颤抖地接过符咒,随后将符咒捏成一团废纸,气愤地说道:“噬阳派……”

  “什么?!”

  在场的所有弟子几乎同时发出了惊讶的声音,其余掌门也纷纷皱起了眉头。

  “几月前涉谈会上噬阳派派人前来送礼,说是此符能够镇压煞气加固冥室的防御。起初我们不信,但魔石的魔气一日比一日强金符咒已经抵抗不住了,一弟子提议说要不如试下噬阳派送给我们的符咒,试了之后发现的确有显著的提升。”金康说道。

  他转过头看向冥室接着说道:“后来我们便加大数量制作这种符咒。冥室的外围、内部,甚至角落里有贴有这种符咒,魔石有了此符咒的镇压魔气明显下降。谁知……”

  金康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一时间接受不了,直接跪在地上低头谴责自己。

  “都怪我……要不是我一时糊涂没有发现这里面的异端,魔石说不定就不会暴走,茅山派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这一切都怪我。”金康后悔地说道。

  温江眠将金康拉了起来,说道:“这不全怪你,此符本身没有问题。毕竟你刚才也说了起初这个符咒却是起到了镇压魔气的效果,只是这个纹路后期被人修改了。”

  “什么?!”金康一脸震惊随后说道:“我们茅山派的符纹都是由我来负责的,不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哼,还能有谁?肯定是噬阳派!噬阳派专修邪术大家又不是不知道,他们家的东西有几个是好的,都是那种阴毒奸诈,恶心至极的手段。”人群中不知道谁家的弟子突然冒出来说道。

  可惜刚说完这句话,他就感觉自己的喉咙像是被火焰灼烧似的,接着就是嘴巴里冒出一团黑烟,渐渐的一团火焰便从他体内冒了出来,随后全身被火焰包裹住。

  温江眠等人还没来得及救他,他就已经被火焰烧成一团灰烬了。

  众人都被这一幕吓的半死,待在原地迟迟不敢动。

  “是谁家的狗种,在这里乱叫!”

  一个身穿红色火焰铠甲的男子带着几位噬阳派的弟子出现在人群后面,他的左手上面还有没有熄灭的余火。铠甲上面的图纹都是火焰云卷的样式,甚至头发的颜色也呈红色。

  他走到刚才那个被烧死弟子的位置上,骂道:“这种不知道从哪个阴沟旮旯爬出来的狗东西也敢对噬阳派说出这种话,该死!”

  “焱磊!”苍木派教师白慕灵握紧拳头看向那个火焰少年。

  “哦?这不是我们大名鼎鼎的白老师吗。”焱磊用一种嘲讽地语气对他说道。

  白慕灵见自己门派的弟子被焱磊杀害很是气愤,一股强大的灵力从他体内迸发出来。

  “焱磊,你竟敢杀害我门弟子……简直毫无人性!”

  “哈哈哈~毫无人性?白老师,我想你可能搞错了,明明是你那个弟子缺少管教顶撞了噬阳派,我便顺手替噬阳派帮忙管教管教。”焱磊坏笑道。

  “管教弟子乃是我苍木派的事情不需要外人插手!”白慕灵继续怼道。

  焱磊听到这句话立马就火了,强大的火焰迸发出来,周围的弟子都被吓的直接后退了好几步。

  “我们噬阳派想管谁就管谁,你们有资格反抗吗,你们敢违背吗?”焱磊生气地说道。

  “你……”白慕灵还想说什么但被温江眠拉住了。

  焱磊见白慕灵沉默了便嚣张地从他身边走过去,直接走到金康面前。

  他摆出一脸假笑地样子,慰问道:“唉呀,金康道长,茅山派发生这种事情为什么不通知噬阳派啊,你说这事闹的。”

  金康现在可没有心思看他惺惺作态,他现在恨不得把噬阳派有关的人和东西都碎尸万段,但他知道不是现在这个时候。

  他直接无视了焱磊的话,将目光投向远方,冷漠焱磊。

  焱磊见自己被忽视了心中很是气愤,他对金康吼道:“臭道士!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金康还是没有理他。

  这次焱磊彻底火了,手中的火焰直接朝金康砸去。白慕灵见状利用灵力灌输到脚部,随后狠狠地踢在焱磊的腹部,焱磊没有机会躲闪直接从人群中飞了出去。

  在一旁的金康和温江眠等人都愣住了,他们感应到了白慕灵刚才那一脚用了十成十的威力。

  “哪来的无名鼠辈?你们噬阳派没教过你们尊师重道吗?没教过的话我今天就替噬阳派教教你们。”白慕灵藐视着焱磊,说道。

  焱磊虽然用火焰铠甲的保护,但是被白慕灵那十成十的脚攻踢到也会生不如死。

  他嘴里流着血,全身无力,他气急败坏地骂道:“都他妈眼瞎了吗,不知道把我扶起来吗。”

  说完一旁噬阳派的弟子便急急忙忙地将焱磊从地上扶了起来。

  “滚开!一群废物东西!”焱磊起来之后对弟子拳打脚踢的。

  随后他恶狠狠地盯着白慕灵,他发誓着:“好!很好!白慕灵你给我记住了,这个账我记住了。你们都给我记住了凡是和噬阳派作对的都不会有好下场!总有一天噬阳派会统治五派到时候……”

  焱磊话没说完白慕灵便再次举起腿准备踹他,他见状立马拉住傍边的士兵,惊慌地说道:“跑,快跑!”

  就这样还没等到白慕灵的攻击人已经跑没了。

  “哼!我只是活动活动下腿就被吓成这样了。”白慕灵扭了扭腿说道。

  “这个焱磊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你这一脚够他半年受的了。”温江眠说道。

  “向他这种人就得多给他点教训,让他以后记住怎么尊重人。”白慕灵说道。

  尽管白慕灵将他心中那团怒火发泄了出去,但是他知道焱磊是肯定会上报给噬阳派的,苍木派和噬阳派以后必有一场恶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