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平行道
作者:他非同志      更新:2021-05-05 10:36      字数:2500
  岳霖一身正装步入自己位于本市中心的京基办公室,也许因为偶遇李春光并知道了他家所在,也许因为大盘走势,市场合力完全按照自己的计划在运行,所以当他神清气爽走进办公室时,助理小静便兴奋地喊道:“岳总,有什么幸福的事和我们分享一下啊!今天这么开心呐!”

  岳霖向她招招手,示意她走近一些。

  小静象只小鹿一样很快蹦到了岳霖身边。岳霖伸手挡在她耳边看着办公室大厅上其他同事故意悄悄的说:“就不告诉你!”

  “咦!讨厌!讨厌!讨厌!”小静使劲跺着脚,轻轻敲打着岳霖肩膀。

  “哈哈哈!”岳霖开怀大笑,对小静说:“好了,通知大家,准备例会。”

  听完大家各自汇报的数据与结果,岳霖示意助理关掉投影仪,然后快步走上会议厅讲台,朗声总结:“全球疫情再度恶化,新增确诊病例78万例,已经超过了前几个月的74万例,创疫情以来新高。其中印度单日新增确诊达到23万例,是这波全球新增病例重回峰值的直接原因。此外,欧洲新增病例在多国实施封锁后趋缓,美国出现小幅反弹,日本疫情恶化,确诊数量超过去年峰值的50%。这些都和我们布局的标的息息相关,现在我们已经吸取了足够多的筹码,大家打起十二分精神,正式开启我们计划的第二部分,大家加油!散会!”岳霖紧握拳头,在投影墙前给大家做了一个鼓劲儿的动作。

  “加油!”大伙儿群情激动,异口同声喊道。

  看着大伙儿收拾完各自的物品离开了会议厅,岳霖缓缓走到窗前,双手撑在窗台上。透过宽大的玻璃幕,平静地看着外面高低林立的各式写字楼,仿佛是那错落有致的K线,看似平淡无奇实则波涛汹涌。他俯视楼下,八十多层的高度之下,人似蝼蚁般大小,一个保安和保洁员互相指指点点,似乎在争吵着什么。

  岳霖深深叹了口气,深感城市里的底层生活真是艰难,辛辛苦苦忍气吞声抛弃尊严也赚不了几个钱,想到自己即将开启的第二步计划,许多小散必将在计划中灰飞烟灭,心中不禁稳稳作疼。

  岳霖双手合什,闭上双眼,心中默默念着佛号,以期减少心中的不安。

  一阵熟悉的电话铃声把岳霖拉回讲台前。他看了一眼屏幕,李胖子那胖圆的脸蛋正在左右摇摆。

  岳霖笑了笑,轻轻划动了接听键。

  “岳老弟啊,谢谢了,多谢你把我送回家啊。”李胖子的大嗓门儿从话筒传来依然震耳欲聋:“话说我怎么浑身酸疼呢!哎呀,真是不行了!年龄大了,喝断片儿了,岳老弟是不是趁我喝多了,劫色折腾我了啊!你也太猛了吧!是要把我老骨头都拆了吗?”

  “美的你!”岳霖不禁被逗乐了:“你的三宫六院你还嫌折腾不够是吧!老李,以后少喝点吧!一把年纪的人了都!……”

  “打住,打住,岳老弟呀,人生能得几回醉啊!”李胖子抢回话语:“为了答谢你,今晚八点四海饭店,不见不散啊!”

  “还喝,喝不死你啊!”岳霖皱皱眉头:“你没看新闻么,你最喜欢的前国足张恩华才48岁就走了,您老先生悠着点吧!”

  “没事,没事,美人身前死,做鬼也心安!说好了啊,不见不散。哎呦喂,我不和你聊了,我头有点疼,先喝点蜂蜜了!晚上见!亲爱的!”

  岳霖清晰地听到李胖子亲了亲电话然后挂了电话。他不禁浑身打了一个激楞,尽管以前李胖子也经常这样插浑打闹,但是这一次岳霖似乎感觉受到了亵渎,心里莫名升起一丝不快。

  安排好了公司的一切,岳霖靠在大班椅上长舒一口气,他看着办公桌上摆放的自己与孤寡老人徐叔的合照,想想自己已经有段儿时间没有去看他了,心里面不禁自责不已,便下楼买了些水果营养本,驱车直奔养老院。

  黑小虎狼吞虎咽,风卷残云般把李春光带给他的两大盒饺子一扫而光,一边擦着嘴一边说:“师傅,你家包的饺子真好吃啊,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香的饺子!”

  “这就好吃啊?”李春光抬头看着眼前这憨憨的小徒弟,心里不禁升起一股父子般的疼爱,黑小虎年纪比自己大儿子李刚大不了多少,从小就失去了双亲,小时候肯定是吃了不少苦的,以致于连被李刚嫌弃的饺子都被他吃成人间美味。一瞬间他心里感到一丝酸楚,“小虎,周末上家里,师傅给你做点更好吃的!”

  “哇,真的?那太好了!”黑小虎小眼睛瞪得滚圆,他将信将疑地看着李春光说:“师傅,你会做饭吗?”

  “臭小子,你师傅做的饭包你吃完回味无穷!等着瞧好了!”李春光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黑小虎那满头又黑又粗的短发。

  “嘿嘿,师傅,说好了,那我周末可家蹭饭了哦!”黑小虎乖顺地看着李春光憨笑着说。

  “行,小虎,说说你们调查的情况。”李春光理了理情绪,一脸严肃地问道。

  “师傅,我和关健大范围地对比筛查了赵鑫的关系网,从作案时间地点来看,目前只剩下六位需要排查,今天我们去了三金集团对孙正刚进行了询问,我感觉他应该不会杀人。”黑小虎想了想,肯定地点了点头。

  “小虎,办案讲究的是逻辑性,不是个人感觉,不要把个人的感观凌驾到事实之上,那样会让你很容易忽略掉一些细节,而对蛛丝马迹的探索解密能力就是一名刑警水平高低的成绩单。”李春光严肃地盯着黑小虎的眼睛,似乎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某种飘摇的矛盾。

  “师傅,我懂了,我会把握好的!”黑小虎点了点头说:“师傅,孙正刚约了我晚上到四海饭店见面,他说有新信息告诉我。”

  “约的饭店见面?还是四海饭店?”李春光皱皱眉头。

  “是的,他说他白天没空,晚上和朋友在哪儿吃饭!叫我去找他。”

  “行,去吧,小虎,不过一定要注意纪律!”李春光略一思索,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熊壮的腰肢。

  黑小虎看着李春光跨间那鼓囊囊的一大坨在眼前晃来晃去,不禁脸色一红,竟隐隐起了反应。

  “发什么愣,快忙去吧!”李春光用力拍了拍黑小虎的板寸大脑袋。

  “嗯,嗯,师傅,我忙去了!”黑小虎敏捷地站起来,一阵风一样逃出李春光的办公室。

  “臭小子!”李春光苦笑着摇了摇头,从办公桌抽屉内取出三大罐奶粉,拎着昂首阔步走出了办公大楼。

  岳霖的宝马X7穿梭在阳光明媚的中南中路,两旁绿化带上的杜鹃正开的旺盛,如两条红色的彩带般无尽地漫延向前方,岳霖心情大好,轻轻打开了收音机交通台,里面两个熟悉的男女主播正在肆意地开着玩笑,引的岳霖也不禁开怀大笑。

  海滨大道旁的海岸线风平浪静,波光鳞鳞,李春光轻轻打开车窗,习习海风立即涌了进来,他轻解开T恤上的扣子,任凭清爽的海风掠过他厚实的两大胸肌。他一手搭着方向盘,一手轻轻搭在车窗沿上,听着收音机交通台里两个疯子般的男女主播打闹,偶尔轻轻一笑。

  两条平行的大道上,两人驱车飞驰,迎着风,迎着骄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