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沈叔和祝子的回忆
作者:2580031697      更新:2021-07-19 15:59      字数:2035
  “小锐,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我没事,只是刚刚那样对祝子会不会不太好。毕竟,是我们先瞒着他。”

  “他是什么货色,我再清楚不过了!”

  外面的雨慢慢停了,夜市又恢复以往的热闹。我和沈叔坐在沙发的两端,桌上咖啡杯里热腾腾的蒸气袅袅升起,飘到上空,墙上的时钟滴滴答答地响着。

  沈叔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缓慢地回忆着……

  应该是在十年前吧,那时候老沈就认识祁连叔。不过,当时他的名字不叫祁连瑞,而是原名祁勇,圈内远近闻名的大帅哥。

  青岛就这么大,他们那群人,偶尔聚在一起,去ktv唱唱歌,喝喝酒。次数多了,老沈和祁连叔成了关系还不错的朋友。

  老沈说,再年轻十来岁,自己也算长得不错了。只不过,现在年纪大了,烦心事多了。身体不行了,头发也变得秃了。

  这点我承认,虽然,沈叔现在看起来比较油腻,但是骨子里的那种优越气质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老沈还说,与众多圈内人不同,祁连叔一向洁身自好,从不沾染酒色财气。长相本就很英俊,端正的那种。尤其,他哥哥祁彦还位居高官。无论是自身,还是外在,都特别受欢迎。

  只不过,他从不交朋友,有种鹤立鸡群,出淤泥而不染的感觉。

  直到后来认识了祝飞,一段扑所迷离的感情便变得无比纠缠。

  祝飞,有个亲戚叫,祝瑞。

  祝飞爱着祁连叔,却又把祝瑞介绍给祁连叔。

  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沈叔,并不清楚。

  他只知道祝瑞葬身火海,必定与祝飞,吴建脱不了关系。

  但从那以后,祁连叔便孤身一人,不喜热闹,更不喜与人交往。

  那段时间,祝子过得很糜乱。祝瑞死了,祁连叔也不理自己了。于是,疯狂在聊天室约人。好巧不巧,认识了老沈。

  老沈说,一开始只是想玩玩,后来深陷其中。把心和金钱都搭进去,连自己的家庭也毁了。祝子欲求不满,就像一枝红杏哪肯安分待在墙头。

  祝子原本看不上老沈,后来知道祁连叔和他是朋友。于是,鬼使神差地将就在一起了。

  老沈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是离不开祝子,但就是不甘心。明明自己为他付出了一切,却始终得不到善终。

  所幸,现在也看开了,一切都由他去。再也不想为这段感情,流一滴泪。

  沈叔离开后,我一个人在店里,看着外面的人来人往,心里莫名难受,堵得慌。

  祝子和吴建

  “祝子,这么多年你后悔过吗?”从他身体拔出来后,吴建起身擦了擦汗,坐在床边抽烟。

  祝子一丝不挂地躺在那里,不说话。像是睡着了,洁白的身体因剧烈运动后,铺满了层层汗珠。

  是啊!我后悔了吗?祝子轻轻叹了一口气,反问着自己。

  我知道自己很可怜,但我更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好人。

  祝子出生在农村,他爸老实巴交一辈子农民,但他妈妈患有严重得精神病,常年在家不干农活,张口闭口见人就骂。渐渐地,没有邻居敢与他家来往。

  别说大人了,就连同龄的小孩子都忌惮,不敢与他玩。那时候,祝子经常一个人坐在大山上。看着外面的世界,发誓总有一天会离开这个地方,再也不回来。同时,感叹命运的不公,为何自己会生在这样的家庭。

  凭什么别人家庭和谐美满,自己家里就要鸡飞狗跳,不得安生。

  他妈妈除了骂人,更严重的是经常深更半夜不睡觉。在家又哭又喊,摔东西,折磨着他们父子俩。

  那样的日子,祝子此生不愿再想起。直到后来,读高中,远离家乡,来到陌生的县城,他爸把他托付在一个好兄弟家借读。

  那个叔叔也姓祝,算起来两家还是亲戚。他家有一个小儿子,比祝子大几个月,名叫祝瑞。

  寄人篱下的滋味可想而知,但好在祝瑞是一个很善良,且温暖的人。在那些寒冷的日子里,始终陪伴着祝子。把他当弟弟,当亲人一样对待着。

  高中三年,直到后来毕业。两兄弟关系一直很好,无话不谈。

  慢慢长大以后,祝子发现自己的性取向不同常人。喜欢看那些长得好看的中年人,在青春期那些黑暗的夜里,经常一边幻想一遍自慰着。

  因为无话不谈,这种特殊的情感。祝子也在一点点引导着,传递着,影响着祝瑞的思想。

  再后来,祝子通过网络认识了祁连叔。那个被他奉为神明般的男人,温暖着祝子的世界。

  通过慢慢交流,发现祁连叔是一个高冷,且知识渊博的人。因为自卑,祝子一直不敢透露自己的心声。

  聊了半年,终于抑制不住,他主动约了祁连叔,希望能见对方一面。没想到,对方也答应了。

  因为害怕和激动,祝子把祝瑞也带过去了,给自己壮壮胆。

  没想到,这是他此生最后悔的事情。

  只一面,祁连叔便爱上了憨厚,阳光的祝瑞。为他人做嫁衣的感觉,让仇恨的种子在祝子心里深深埋下了。

  但为了靠近祁连叔,他只好大度地促进两人的交往。祝瑞本身就是一个感情很单纯的男孩子,没谈过恋爱。有了祝子的怂恿,稀里糊涂地开始了一段感情,并且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祝子,还笑称,祝瑞是自己的姐姐,叫祁连叔姐夫。

  对于这个称呼,祁连叔自然开心接受。随着爱情的升温,祁连瑞越发对两兄弟好,吃喝玩乐都带在一起。但感情不一样,对祝瑞是无尽的宠爱。而对祝子,则是爱屋及乌的感激之情。

  故事原本很美好,直到祝瑞无意之间,救下了流氓吴建。

  再后来,物是人非。

  后悔吗?

  祝子躺在床上,泪从眼角落下来。

  “别伤感了” 吴建又贴了上来,从后面抱住祝子。

  “我没有!”

  “没有更好,接下来的计划就看你了”

  “嗯,你想怎么对付周锐?”

  “怎么了?想打退堂鼓?”

  “不会,我听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