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巧克力与砒霜
作者:大何      更新:2021-05-15 21:30      字数:2502
  “呼~”搁下笔,我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手写累就用手机打字嘛,别累坏了自己。”伟子正坐在病床旁削苹果,“来,吃一块,啊一”

  “啊一”我顺从地吃下了伟子喂的苹果,已经恋爱

  三年了也没什么心安不理得的,谁让我下身动不了呢~“还不错,我可以确定我不喜欢吃苹果了。回忆录这种东西好烦人啊!不过…哼~我偏要手写,反正这东西又不是要发网上,一笔一墨才有感觉嘛~”

  “好好好。都依你,要不要先下床,一会儿大雁和

  苑月就要过来喽。”伟子用毛巾擦了擦手,把轮椅推了过来。

  “嗯。正好我想出去透透风了,一天天的待在病房里也怪闷得慌的。”

  然而,我两百斤的体重可不是虚的,白伟不得不把负责303号病房的护士叶清给叫来,然后叶清找来了一个身材很雄伟很壮实的男生。

  好帅~跟头熊一样~不行不行,我已经有伟子了。哇,他直接把我抱起来了,这肉好舒服!!!

  然后伟子就把我给推外边去了…

  看他拎着一袋青苹果,应该是来看旁边那床的那个胖子的吧,明明已经有一个超好看的熊在照顾他了,怎么又来一个,苍天啊!这不公平!

  邻床的那个小胖子叫白晞,好像今年才大三,出车祸受的伤,不过也受到过很大的精神打击,就连全球最.有名的医生联手也没查出他失忆的原因(不得不说他男票真TM有钱,不过这小胖子好像以为他俩是好朋友关系。)现在睡得正香。

  “怎么啦,跑这么快干什么,我还没给人家说谢

  谢呢。”

  “道谢的话你老公我说就够啦。”

  不好,这股浓重的醋酸味儿,让我想想怎么解释刚刚春心萌动的事实…

  “emmm我错了还不行嘛~”仰个脸,卖个萌,”老公,你就原谅我嘛~”

  撒骄大法!

  “唔!”cao,这货又他喵的强吻我…

  “干嘛啊!被别人看到了怎么办啊?!”

  “怎么,我还不能亲自家媳妇儿啊~”

  “哼!”我擦了擦嘴,露出一副嫌弃的神情,心里倒是美滋滋的。

  “嗯~这巧克力好好吃~”与白日“同居”一个多月了,与他熟的不得了,平时经常从他那膘好吃的,今天的是白巧克力,是我连品牌都不配知道的那种。

  好吃到我又吃了一包…

  “猪口夺食~”

  你抢就抢吧还舌吻,你今天刷牙了吗你!

  “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唧~”电话打了过来,是苑月。哼,算你逃过一劫!

  杜雁和苑月一起开车来的,对面正好有一家何氏餐厅,我们便决定进去奢侈一把。

  “这什么时候开了一家何氏餐厅啊?”

  “不知道,反正每天都有员工推着餐车去医院。”

  等等,何氏餐厅?白晞他男票好像就姓何…

  “诸位贵宾请随我来。”当我走进餐厅的一瞬间,仿佛有无数条目光会聚过来,当即便有三名女服务员迎了上来。怎么,现在残疾人这么吃香的吗?

  “那个,普通的位置就行。”见服务员大有带我们去贵宾间的势头,我连忙制止。

  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何氏的产业!仅仅是一个分部就能撬动一个城市的经济链,要不是何氏大少爷亲民,像我这种平民老百姓怕是连普通区都进不了。话说回来,难道我看起来很有钱?我蒙蒙的,啃了块巧克力。

  “咱把晞也叫过来吧,他现在应该还没吃午饭呢,估计刚醒…”伟子点个几个菜,看起来都挺不错的亚子。“行呀。”说完我便起手拔通了电话,听那懒洋洋的声音果然刚醒。

  白晞的伤早就好了,现在只是因为未查明失忆原因才在医院里住着,平时经常推着我到处跑,活蹦乱跳的。

  菜还没上,杜雁姐神秘地拿出一个盒子:

  “当当!本小姐亲手做的巧克力,还是白巧克哦,~快尝尝一”

  “小心有毒。”苑月并没有动,只是轻声提醒我们,似乎是已经品尝过了。

  “哎呀~大雁做的东西能有多难吃嘛~”伟子以身作则率先吃了一块,我也就没有在意苑月的话,拿了一块塞进嘴里…

  “真是和砒霜一样好吃呢~”

  ……

  “那个…我有朋友在里面。”奶里奶气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我回头一看,果然是白晞。

  “胖白~这边这边~”我挥了挥自己的小爪子,小胖白便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哇~这世界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啊,那肉肉一颠一颠的,好萌好想捏~,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掐一下我家伟子的大腿。然而,在我们都不知道的地方,时任这家店店主的周英伟脑中,浮现出一张SSS级信息图:

  <白晞>

  种族:人类 性别:男

  位置:少夫人 状态:失忆

  既是大少年何哲宠爱的对象,又是董事长认可的存在。因为“失忆”而无法推算其行为性准则,甚至比董事长还要

  难以应付…

  “全员戒备!为什么少夫人会出医院跑出来…通

  知何少,快!”英伟迅速调动警卫,要知道为了推倒何氏家族的产业大厦,可有不少人对白晞虎视眈眈,投毒、狙击、暗杀,这些事在医院里发生过不下百次,都被何少的人挡下了,而此时,白晞自己走出了安全屋……

  白晞自然是不知道这些的,此刻他吃的正香。

  “买单!”

  “你好,先生,由于你们是本店的第一万桌店人,本次免单,并且赠送礼品,因为礼品较大,将由本店派人帮忙搬运。”

  瞬间,七八个彪形大汉搬了一个大箱子走了过来,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不过一次派八个壮汉为未也太大材小用了吧,我感觉他们连卡车都抬得起来。

  回到医院,因为吃得太饱我便直接去睡觉了。那箱子里是一个超级大蛋糕,我们吃了两天才吃完,令我没想到的是吃的最多的既不是我也不是白晞,而是苑月,其次是叶清,离谱。

  两个月的时间悄然流逝。

  我出院了,虽然不能跑,但已经可以正常走路了。白晞出院比我早,虽说记忆还没恢复,但已经可以正常生活了,现在正在读大三,据说成了天才般的存在。

  羡慕是挺羡慕的,不过我的生活也还不错,有这么好的男票,还奢求什么呢?

  微风吹拂着我的脸颊,伴随着青草和泥土的气息。明月泻出空灵的清辉,模糊了路灯的倒影,我静静的向田野中走去,脚踩在水洼上,随着轻微的响动,冷起层层涟漪。

  田野中的小路上,白伟唱着旧时的歌,而我正依喂在他的怀里。

  已经是凌晨了,四处很寂静,只有我们两个人而已,白伟牵着我的手,走到了草坪上,那里铺着一条毯子,我明白伟子的意思,在远处路灯昏暗的光下,我和白伟融合了,这是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事。

  一 天空中几个流星划过,精疲力竭的我趴在伟子的身上,玩弄着他肉肉的胸~

  “怎么,欲求不满呐~”

  “哪有~”

  “来,穿上衣服,咱去宾馆继续!”

  “这么麻烦干什么~”

  “套套用完啦,谁知道我老婆一次用那么呢。”

  “还不是因为你非要给我戴上…”

  “我不就想看看我老婆能尿多少嘛~

  “你…”

  “嘻嘻~”

  白伟咬住我的耳朵,我的脸一下子红了,穿起衣服慢慢向宾馆走去…

  哒哒!以后可能会有番外 现在算是终于完结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