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作者:云逸_逍遥      更新:2022-05-14 23:56      字数:2530
  西花市大街路北,有一家京菜馆,正好在他们停车位置的斜对面。这家馆子开了有年头了,最早是国营饭店,后来改制才转到私人手中,菜一直做得很地道,价格也合理,深受周边人士的青睐,更难得的,是它有一片沿街的室外就餐区,在这个季节别有一番情趣。

  展鹏三人自然选择了室外的餐桌,除了清凉,主要的是能抽烟。如此良辰美景,展鹏破例在出任务时叫了两瓶啤酒,还没等点的菜上桌,就自斟自饮起来,让王伟一阵羡慕。

  和“猫”见面的情形,大家走在路上的时候,罗娟就讲得差不多了。罗娟是第一次做类似接头的事儿,又紧张又兴奋,幸亏“猫”并没提供多少线索,她的语无伦次倒没惹出什么麻烦。

  “猫”是张霞大学时的舍友,平素关系就不错,后来两人毕业都留在了北京,就更加亲密,只是北京太大了,两个人的住址和工作单位离得都很远,她们大概两三个月才能聚上一次,平时也就是微信和电话联系。据她说,张霞是个很自立的女孩儿,上学时就利用课余时间四处打工,看情形,她的家境并不好,但她从来都闭口不谈,反而一直很乐观。

  最近两人没有见面,但直到张霞失踪前,她们也没断了联系。张霞主动透露给她两个消息。第一个,是张霞要换工作,话里话外的,说能比现在多挣钱。“猫”让张霞谨慎一些,说不会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儿,张霞却不以为然,说这个工作是她的同学介绍的,不至于太离谱,让“猫”不用过于担心。至于是什么样的工作,亦或是哪个同学介绍的,“猫”追问过两次,但都被张霞搪塞过去了。“猫”以为张霞不方便说,也就没放在心上,不过从张霞的语气推测,她口中的同学应该不是大学同学。

  第二件事儿,就是张霞遇到了跟踪狂。这事儿着实让张霞抓狂,不时问“猫”她应该怎么办。“猫”知道她收到了那些偷拍的照片,还有那张纸条,也知道那个人每天都给她发短信,但她从来没经历过类似的事儿,也没什么好法子,只能建议张霞尽快报警处理。张霞很害怕,可又觉得报警似乎有些小题大做,迟迟拿不定主意。这些天张霞几乎每天都会在微信里和“猫”提及此事,张霞骤然没了音讯,她一直很着急,担心张霞有什么麻烦,但又惶然无措。

  和罗娟见面后,得知张霞离奇失踪,“猫”更加惊慌,当即在同学群里发了消息,隐晦地问大家最近谁有张霞的消息,说自己一直联系不上张霞。有几个同学回复了,但几乎都是询问,很显然,张霞和其他同学几乎没什么联系。

  “展哥,你真的觉得不是那个送外卖的干的吗?”罗娟已经知道了王伟和展鹏在白天的进展。

  展鹏放下酒杯,摇摇头,说道,“可能性不大。”

  “那万一是他呢?”

  “是他也不怕,”展鹏咧了咧嘴,“他的身份证还在我们手里呢,单位和住址也被我们摸清了,他根本跑不了。”

  “那你认为是那辆车——”

  “那车和人都可疑,”展鹏续了根烟,抽了一口,“张霞像是跟着熟人走的。”

  “就是她那个同学?”

  “有可能,但不肯定。”

  “那能发生什么啊?”罗娟定定地望着展鹏。

  展鹏沉吟一下,面无表情地说,“有很多可能性,极端的情形,是遇害了。”

  “遇害了?”罗娟捂住嘴,一双睁大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展鹏。

  展鹏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当然,我们都不愿意看到这个,另一种情形——”

  “是什么?”罗娟迫不及待地问。

  “那就是被控制了。”

  “被控制——是什么意思?”

  展鹏瞥了罗娟一眼,斟酌着词汇,明显不愿更多地刺激罗娟,“最简单的,就是传销,至于其它的,咱们猜来猜去也没什么意思。不过女孩子一个人在北京,总归还是该多点儿安全意识,不然一不小心就容易着了别人的道儿,”他用筷子指了指罗娟,轻轻一笑说道,“你也得注意。”

  “展哥说得对,老婆,你也得注意。”王伟有些但心地望着罗娟。

  “我——”罗娟话没说完,怔怔地点了点头。

  菜终于上来了,展鹏催促大家赶紧吃饭,说如果晚上刑警队那边有了消息,他们可能还得连夜查。王伟和罗娟听了,二话不说,都埋头吃饭。

  临近九点,展鹏的手机响了,他看着屏幕上闪现的丁祥的名字,眼睛一亮,点了根烟划动接听。

  “鹏哥,我找到那辆车了。”丁祥的声音透着一丝兴奋。

  “太好了,”展鹏顿了顿,“你辛苦了。”

  “没事儿,主要是老天爷成全,这会儿没有突发状况,不用出现场。”

  “嗯。”展鹏应了一声。

  “那车这会儿在昌平呢,沙河那一片,最近这些天,每晚它最后出现的地儿也是那儿。”

  “沙河。”展鹏重复着,倒吸了口凉气。

  “那片你熟吗?”丁祥在电话里问。

  “不熟。”展鹏咧出一丝苦笑。

  “嗯,我也不熟。”电话里传来丁祥讪讪的笑声,然后他问展鹏,“你现在方便吧,我对着地图给你说一遍。”

  “方便,你说吧。”

  “走八达岭高速辅路,过了北沙河,我说的是真正的河,不是地名。”

  “知道了,北沙河,河流。”

  “嗯,刚过那条河,有一条斜着向东北方向的路,叫于善街,沿着路一直向东走,就能到北沙河西一路的交口。”

  “嗯,和北沙河西一路的交口。”展鹏重复一遍。

  “那辆车每晚最后被监控到的地方,就是那个路口,它会通过那个路口继续向东开。”丁祥稍作停顿,“下一个路口是北沙河中路,但是路口的监控从来没拍到过那辆车。”

  “也就是说,它会停在这两个路口之间。”

  “就是这个意思,你去那儿找,应该能摸得到。”丁祥吁了口气,“我给你查过了,那一片挺整装的,路北是个老小区,路南是个别墅区,我想,在南边的面儿大。”

  “知道了。”展鹏在脑中画着地图。

  “鹏哥,到底怎么回事?峰哥就说是什么失踪案,说得不清不楚的。”

  “有个女孩儿,上了那辆车,就再没回去过,失踪了。”

  “我擦!”丁祥哼了一声,问道,“会是命案吗?”

  “还不知道,”展鹏瞥了瞥坐在对面望着自己的两口子,“目前线索还不多。”

  “那你真得注意点儿,别自己逞英雄啊,”丁祥关切地叮嘱着,“对了,你昌平不是有同学嘛,不行就跟人家知会一声吧,你要是有什么不方便,我那儿也有同学。”

  “还不至于,我先摸摸看。”展鹏心里暖暖的。

  放下电话,展鹏摇头笑了笑,说道,“抓紧吧,晚上得跑一趟了。”

  “去沙河?”王伟问。

  “嗯,沙河。”展鹏点点头。

  罗娟望着略显疲惫的展鹏,忽然有些过意不去,叹了口气说道,“展哥,你看,还给你揽了这个活儿。”

  “没事儿,闲着也是闲着。”展鹏眯眯眼,长长地舒了口气,打量着罗娟说道,“你不也是挺上心的嘛。”

  “我——”罗娟迟疑着,“我主要是从她的身上看到自己了。”

  “听见没有,臭小子,”展鹏斜睨着王伟,冷哼道,“这话可是说给你听的。”

  王伟白了白展鹏,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