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车吻
作者:竹林熊      更新:2021-07-22 09:22      字数:2174
  柯旺的助动车来到了十字路后,按理说他右转时应该查看一下眼前的路况,可是他的视线却被对面的那些规模宏大,密密麻麻的骑友给吸引住了。而瞿浙却已经注意到了柯旺拐弯的车,冲着自己飞速而来。

  瞿浙本可以轻松避让,可是只怪自己的车技不娴熟,最终还是大叫一声,硬着头皮以鸡蛋砸石头的精神向对方冲去。

  柯旺听到对方的尖叫时,已经为时已晚,两车已经距离只有一米,根本没发再做出避让的反应,最终只听得耳边一阵车辆撞击声,眼前一片漆黑。醒来时,发现自己的左小腿被自己的电瓶车给压住了,地上流淌着鲜红的血液,沿着源头定睛一看,原来血液来自于自己的被压的左小腿。再看看自己身上血迹斑斑,到处都蹭破了皮,更可气的是,自己新买的车,不仅好几处都掉皮了,而且车灯的把柄都已经支零破碎了。

  与其同时,瞿浙也从很短的时间里醒转过来,看到自己身上也是血迹斑斑,好几处已经磨出血来,自行车倒在地上,其中前轮还,靠在了对方的电瓶车上,还在叮叮的转动。

  压了咬牙关,忍着伤痛从地上怕了起来,有些头晕脑胀的晃晃悠悠的往前走了两三步,来到了对方跟前,弯腰低头时,发现对方的新车已经不像样了,更让自己担心的是,对方的左小腿被压在了车身下,还不停地留着腥味的血。闭上眼,长叹了一口气,心里有个声音在对自己叹息道“完蛋了,这下完蛋了。可能今年我都要白干了,也不知道这些钱够不够赔?本来想赚着过年时,带回家。看来这个年我也没法过,也没法回去交差了。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老天爷啊,你睁开眼,看看我们这些从山里来到城市打工的可怜人吧。”

  柯旺不仅自己受了伤,还配上了自己刚买的新车,心里冒着一肚子火,顾不得爬起来,一手撑地,一手指着对方,恶狠狠的大吼大叫道“你,你干的好事!哪有你逆行骑车的?你,你,你陪我去医院,你赔我的车,你陪我所有的损失……”

  这时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那帮骑友,旁人说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人出来主持公道,就是没人前来帮忙把受伤的柯旺从车底下拉出来,就连一个报警的人都没有。有的指着瞿浙,有的埋怨柯旺,就是没人来问一声“需要帮忙吗?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换作过去,早就有人站出来,早就有人叫车把受伤送医院,早就有人第一时间通知警察了。可是时代在飞速发展,人心也在发生着千变万化的巨变。如今只有看热闹的,只有在一边幸灾乐祸,指指点点,偷偷笑话的。

  瞿浙环顾了四周,见周边的人一个个只看却没人上前帮忙。他不忍心一错再错,于是不管对方如何瞪自己,不管对方如何说自己,他依然忍气吞声的上前把电瓶车翻了个身,又蹲下去查看对方的伤势,见依然血流不止,于是撕下自己的裤腿,帮着对方包扎止血。

  勃然大怒中的柯旺对瞿浙的所作所为根本不领情,反而更加大声叫骂道“你个猪,一头没脑袋的猪。有谁像你这样逆向行驶?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污蔑交通法规的话,那这大马路不就乱套了。不就变成了炫车技,耍杂技的了?你个猪,真是一条开水不怕烫的死猪,逆向行驶还骑那么快,你是不是想自杀还要带着别人跟你一起陪葬?你个狗娘娘的东西,我今天怎么这么背呢,好不容易咬紧牙关,硬着头皮,买下了这辆新车,还没上……”

  说到这里,柯旺觉得有些话不能当众说,他们就是目击者,他们就是录音机。顿了顿,于是用手在对方的脑壳上解气的重重的拍打了几下。

  突然人群中有人终于说了一句公道话“你这小伙子也不能打人呢。他撞了你,这是他的不对,可能也不能打人呢。有话好好说,有事好好商量。干嘛这么脏话连篇的。你看他,一声不吭,该做的都做了,能不能给我们本地人留点素养好不好?”

  说话的正是废品收购站的老头,自从送走了瞿浙后,就有人手机过来,叫他去收购废品,于是骑着三轮车抄着近道,正好路过这里。看到前方有很多围观的群众,好奇心促使他前去看个究竟。

  柯旺听了老头的话,觉得自己确实有点过了。于是收起大人的手,没好气的说道“喂,你说私了还是公了?要是你在不回话,我可要报警了。你自己想想吧,你都逆向行驶了。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考虑。”

  老头怕公了赔款多,怕对方一看就是文化人,知道的多,会挖空心思的找各种索赔。于是弯下身子,在瞿浙的背上轻轻地拍了两下,建议道“我看交警来了,像你这种情况多半是全责,既然人家提到了私聊,尽量还是私聊吧。赶快拿主意吧,一会交警来了,你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瞿浙知道这次闯大祸了,老实巴交的他这辈子都没有进过局里,要是为了这点事,把自己弄进了派出所,这要是传到了工地。可咋整?说不定老板知道了,把自己开了,那这下自己就惨不忍睹了。非但没钱赚,而且还要赔上不少的交通事故费。而且连住的地方也没了,要是自己身上本子上的积蓄都不够赔的话,那自己回去都是个难事。问一起来的去借吗,别人就怕自己还不上。再说这个念头,有钱有人理你,没钱连同情心都没有,更不要说搭理你了。

  思来想去,经过一番掂量后,还是跪在对方面前,半抬着头,眼神不断地躲移,可怜巴巴的说道“我身边没多少钱,家里还等着我过年送钱回去。这车如果能修就修,你的腿我陪你去医院看医生。如果情况严重,上不了班,还需要有人照顾。我,我请假照顾你。千万别找保姆家政,那些都是很烧钱的,一天两天可以,时间长了,我也支付不起。”

  柯旺被疼痛折磨的死去活来,指着对方说道“现在知道闯祸了,要赔钱了,要出血了。那刚才你咋非要潇洒走一回逆行道呢?不管私聊还是公聊,反正该陪的还是要陪,说什么都没用!”

  请收藏,请加入书架,多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