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穿越时空的思念
作者:日行一善      更新:2021-05-07 14:33      字数:4291
  (这个最终章建议和第一个除夕特别篇连着食用,互为补充。)

  又是一年秋伏酷暑,白日如焰火焚身,闷热难扛,好在夜晚,众星璀璨,明珠闪耀,星河涤荡玉盘,秋凉如期而至,洗净一天的铅华。

  平安镇自天下大势已定,荣归六合,上界与下界边界打破,再无区分,所有人能享受到同等的修炼环境和资源。顾平安自然是要跟着先生回来平安镇的。

  不知是否太久未曾下过雨,乌云趁着金乌啃食山头的间隙聚拢在平安镇。顾平安坐在镇东的石桥上,憨憨地看着石桥下的鱼儿在傍晚的笼罩下,悄悄地觅食,他在笑,本能的笑,对,应该说,他总得找一些能够分散注意力的事情,从剑老头魂飞魄散的阴影中寻得一丝慰藉。

  他碾碎手中的砂石,挥手洒进小河,砂石入水的声音,侧耳一听,竟温柔地不可言喻。他看见鱼儿仓皇逃离,四处穿梭,浑然不觉,大雨将至。

  平安镇与他离开时的样子并没有发生多大变化,只是差不多十年来,有些相识的故人已再也不能相见,至于他未准备好的重生,当然也显得手足无措。他还记得白日邻居大娘抱着怀里的小孙子前来看望自己,新生儿对他的触动犹为敏感,他会不由自主的想到冥冥中的轮回是否真的存在,如果真的有,那么剑老头是否也会再活一世呢?

  直到小家伙在他的怀中留下了独属于他的礼物,然后应声而哭,他才尴尬地脱手还给大娘。

  先生在一旁轻轻抚着胡须,面带笑意,顾平安这样的窘态恰到好处,他不免打趣:“看来你不讨小孩子的喜啊。”

  顾平安娇羞地瞪了先生一眼,面色一红,便不在有下文了。

  大雨来之前,老天似乎有意跟人们玩笑,总是在丝丝细露之后,才倾盆而下。顾平安是在秋雨入河时才反应过来,他看着一圈圈波纹就像鱼儿吐出的气泡,在水面延展开来,不知不觉,再次陷入了沉思。

  他想是时候该回去了,起身的时候,正好身后高大的身影撑伞遮住了渐渐淅沥的雨滴,这一刻,油纸伞下的空间仿佛成了一方独立的小世界,任由外面风吹雨打,伞下却静而不宣。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顾平安抬头的间隙,瞬间清理好了忧伤,灿烂一笑。

  从小到大,不论是先生还是剑老头,总有一个人默默地站在他的身后,不管前方道路曲折,命运坎坷,他们总在他需要的时候,毫无怨言地挺身而出。

  先生依旧高过顾平安一个头顶,所以撑伞的动作,行云流水,毫无违和感。今日的他,一袭青白釉色长衫,干净整洁,大方得体。只是身体略微发福,相比以前,胖了不少。

  “你去过最远的地方,不过天涯海角,我掐掐指头就能知道。”先生笑道,安静地站着,两人依偎在伞下,心间流淌着温暖。

  “我认真想了想,觉得实在应该将剑山修缮一番,将一开始李先生的大志延续下去。”先生一动不动,很好地将一丝清苦的嗓音隐藏在不动声色的雨天里。

  顾平安哪里不知道,这是先生为他留的一点怀念剑老头的念想,他只能静默不语,良久才鼓足了勇气接受这份看似施舍的馈赠。

  “谢谢。”

  顾平安似乎好久都没有这般仔细地观察过先生了,他借着秋夜最后一轮夜色,终于再次将先生的轮廓清晰地刻在脑海,先生最突出的是他那一嘬可爱的山羊胡须,零散而又整洁,先生的唇很薄,红润起来时仿佛吹弹可破,值得一提的是,眉目间的细痕,那是最后决战的时候留下的创伤,最后竟无法完全痊愈,这多少为他本就严肃地面庞新增了不怒自威的威严,顾平安每次品味的时候都带着甜蜜与感动。

  顾平安为先生沐浴之时,突然想到今日先生盯着邻居大娘的小孙子时那一脸幸福的神态,先生的心里是否也渴望有这样一个灵气逼人的小儿子呢?

  “平安?”先生见他心不在焉,喊道,“水凉了。”

  “哦……”顾平安慌乱为先生加好热水,再次用澡巾为先生擦拭着身子,从纤细的背,缓缓游离到火热的胸膛,先生的皮肤细腻光泽,他的手心触碰到时会因为剑茧而显得粗糙,他的动作很轻,生怕划伤先生稚嫩的肌肤。

  “先生喜欢小孩子?”顾平安轻声问,手里的动作不停,甚至在擦到肚子时还强盗般地捏了捏,手感一如既往的好。

  先生也怕痒,咯咯地笑,不过他能从顾平安的话语中听出很多意思。

  “你想想你小时候,先生为什么会收留你啊?”

  “先生菩萨心肠,大抵是见我可怜,无依无靠罢了。”

  “尽瞎说,小时候的顾平安,是我此生见过最有灵气的孩子。”

  “真的?”

  “假的。”先生哈哈一笑接着说:“因为我喜欢那个小家伙,一开始就喜欢。”

  一向古板的先生在说完这句话之后,竟害羞地低下了头,正好顾平安的手已经触碰到那一处神秘而伟大的地方,巨龙仿佛受到了号召,抬起头,猛烈地回应。

  先生是知道顾平安的言外之意的,不过若要让他此时再弃他而去,那么他的心里从此只剩秋冬,再无春夏。

  ……

  翌日,秋雨后的艳阳高照,格外的清爽舒适,二人乘天地之灵白鹤,去到那耸立云间的剑山,青山院在大战后基本上解散了,以前与顾平安结仇的三大圣院都识趣地让出青山院,青山院七大修炼之地,唯有剑山,欣欣向荣。

  “多久没有回来过了?”先生问。

  “记不得了,好久了吧。”

  剑老头生前的剑山此刻完整的映照在顾平安神采熠熠的目光中,他的记忆泉涌般自心底深处喷薄而出,他走过剑老头以前留下痕迹的任何一处角落,去追忆永远不可再回首的时光。他仿佛能看见剑老头站在远处对他招手,他双目微红,不敢多看,拉着先生便要下山,他想再去看看被他霍霍过无数次的灵池,那里承载了太多美好的回忆。

  灵池附近的灵树上结满了光华四溢的灵果,肆意张扬的红色绸缎无序地纷飞,就好像山河已定而风未止,人世间沧桑的岁月不可平静。

  顾平安眼眸低垂,看到灵池中泛起轻波,湖面一如往昔,洁净得不染尘埃,倒映出蔚蓝的天空,顾平安取下头上的发髻,白发随风飘舞。

  远远地,他便看见桂花树下端坐着一位老者,手持钓竿,静静地盯着湖面,也许他太过专注了,并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到来。

  那一瞬间,顾平安心理涌现出了无比复杂的情绪,这道背影,与剑老头是如此地相像。

  由于逆着光,顾平安迫不及待地想要看清老者的样子,他心念一动,下一刻便瞬间出现在了老者的身旁。

  桂花的香味沁人心脾,与先生身上残留的簇菊香相得益彰,他看着着急地几乎乱了心智的顾平安,无奈也心疼。先生内心虽然也纳闷,不过终究还是将时间留给了顾平安一人。他只在远处,安静地等着。

  “老先生。”顾平安轻声道,生怕吓跑了湖里的鱼儿。

  “唔?”老者掀了掀斗笠的帽沿。神色与剑老头竟如此相似,长长的眉须拖得老长,气定神闲中有一抹神采飞扬的挺拔。“小兄弟有事么?”老者不解,打量了一番顾平安,便见他眼眶刹那间红了。

  他的心里有那么一瞬间的微疼,便也有些着急。

  “小兄弟,你怎么了?”

  “我……我没事。”

  老者手中的鱼竿微动,他急忙转过头,用力一拉,一条肥美的大鱼跃过天际,完美地落进他那小小的笼子。

  顾平安看过去,笼子里已经有大大小小五条鱼了。

  “老先生好技艺。”顾平安称赞了一声,目光一直不曾离开老者。

  好一会儿,老者自然而然地紧张了起来。他以为是自己的身上沾满了淤泥,于是便不好意思的说:“钓鱼是件苦差事,你看我这脏兮兮的样子,着实不好见人。”

  顾平安听到老者连语气都跟剑老头神似的声音,心中竟激荡起若有若无的崇敬之意,他仿佛记起了遥远的极北之地那位白衣胜雪的青年对他说的话。

  “我取他一缕灵识,待他魂归极乐,重活一世。”

  “在你最无助的时候就回到最初的地方去看看吧,那里会有让你重拾希望的种子。”

  原来那时候的他就已经这般知晓天意了么?那么他岂不是有了预知未来,探寻过去的能力。他觉得有机会一定还要再去雪中小筑一次,不为其他,只为与前辈温酒换茶。

  “小兄弟?”老者见顾平安失神,喊了好几声才将他从回忆中拉回。

  “敢问老先生贵姓?”顾平安笑了笑,仿佛并不在意刚才的失态。

  “这才像年轻人嘛,本来就是朝气蓬勃的太阳,何必要去做那清冷自怜的月亮呢。”老者也笑,冗长冗长的小胡子跟着眉须的节奏,轻轻抖动着,像极了仙子在凡间留下的绝色舞姿。老者似乎渐渐善谈了起来,说来奇怪,顾平安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他相信这种好感不会无缘无故地出现在两个素不相识的人身上。顿了顿,他才继续说:“免贵姓李。”

  “老先生很喜欢钓鱼么?”顾平安好奇地问,丝毫没有意识到时间流逝得飞快,而先生依旧在烈日下,目不转睛地看着这边。

  “我家那小子喜欢吃鱼,不管是蒸,烤,焖,烧,还是做成小鱼干儿,都喜欢得不行,趁着晚秋,多准备点儿,冬日要再钓起来,可麻烦地紧。”老者不紧不慢的说道,想了想又补充道:“说起来你倒是与我家那小子有几分相似的地方,我看着甚觉有眼缘,就好像我以前在哪里见过你一样。”

  “老头儿!老头儿!”不远处,有一高大青年,穿着朴素的汗衫从先生的方向而来,声音响亮气派,扰乱了两人清静的氛围。

  “别叫啦,我还没聋呢,鱼都被你吓跑了。”老者不满地抱怨,待他走近,才给顾平安介绍道:“这位就是我家那小子,叫顾平安,我叫李秉生,还不知道小兄弟的名字呢。”

  “啊?”顾平安没想到老者会这么直接地问,一时间被李秉生顾平安这两个名字冲得头脑发昏,他慌乱地挠了挠头:“我…我叫童小鱼。”

  “哈哈,好名字,当真是人如其名跟这水里的鱼儿一样可爱。”老者打趣道,再次从水里拉出了一只小鱼。

  “为什么不叫童大鱼?”老者身边的顾平安憋着笑,一本正经地问道。这一问,与顾平安当时问剑老头为什么小鱼儿名字叫童小鱼简直如出一辙。

  “童小鱼”汗颜,一时接不上话,他不禁想到眼前的这个顾平安是否也是极北之地的老前辈取他一缕灵识造就出来的呢?

  “那边的那位先生可是随你一起的?”李秉生适宜地终止话题,指着远方的先生,问童小鱼。

  “童小鱼”心中一疼,歉意地看了眼先生,自己可真是个自私的王八蛋啊,怎么能就那样忽略了自己爱到骨子里的先生呢?

  正午的阳光已经很烈了,先生的额头已经渗出了许多细密的汗珠,“童小鱼”仔细为他拭去,便拉着先生一同来到桂花树下。

  “雅正端庄,先生气质不俗,可谓仙人。”

  “童小鱼”在介绍了先生之后,便听得李秉生止不住的夸赞,他的心中也荡漾出一缕幸福的味道。

  “不如午饭去我家将就将就?我与小兄弟投缘,非痛饮不能解其舒坦。”

  ……

  席间顾平安手持惊风,先生端坐抚上离鸣,笛声悠扬动听,琴声直达天际,颇有种琴瑟争鸣的意味。李秉生看着这和谐的一幕,眼角有泪花闪动,他清楚地知道,这不是悲伤的眼泪,他只是诚挚为眼前这位相识不到半日的小兄弟祝福,因为他能感受到琴音中传达而出的剧烈而又执着的爱意,而笛声中也承载着许多复杂的情感,仿佛这一刻彻底跟什么东西做了告别一般。

  两人是如此的天作之合,李秉生看向身旁的顾平安,脸庞洋溢着不输“童小鱼”的幸福之意,好在,自己的身边,也有个这般活泼善良的傻小子。如此,天下再无什么大事能够影响到两人平静而悠闲的隐居生活了。

  (终于写完了这本书,如此算是个完美的告别吧,我很舍不得书中的每一个人物,因为他们都是我创造出来的生命,就好像母亲一般,他们干了坏事,我会嫉恶如仇,他们干了好事,我会由衷地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