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南视角(九)
作者:遗忘悲伤的快乐      更新:2021-05-05 08:53      字数:2172
  “那个,这是我爸的房子,我平时不住这里。”下车后,我赶忙向雷解释。

  在他眼里,圈内很多人都在以权以钱混名声,这与他音乐至上的理念相悖,自然更加讨厌。

  “你爸很有钱。”果然雷的回复夹杂着讽刺的味道。

  我不禁后悔带雷回来,形象怕是挽不回来了。

  可是,我爸哪里知道雷对这一切的厌恶,只管带着他楼上楼下看了一通。看得出,我爸很欣赏雷,毕竟长得好看的人谁都爱,更何况这还是集才华颜值与一身的大帅哥呢。

  偷瞄身边低气压区的张叔,总感觉我爸这样很不好,真的很不好。张叔如果发起火可是会要人半条命,我站在一旁大气不敢出,只求待会儿战火起别殃及我和雷,我们是无辜的。

  等了许久我爸才又把雷带回客厅,推着张叔躲进厨房不知干嘛去了,反正我爸肯定不会做饭,不火烧厨房已是万幸。

  客厅里只留下我和雷,要不我再道歉一次,怎么办,怎么办,一见到他我就乱了阵脚,一点儿都没有主意。

  “干嘛呢?这是你家,怎么好像不自在恶是你。”雷疑惑的看着站在沙发旁的我,语气中尽是冷淡。

  正在思想开小差时被雷吓了一跳脱口而出“你别误会,我没故意瞒你……”。

  我解释了一半他便打断了我的话,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可是我知道他终于笑了,说什么不重要,他笑得可真好看。

  说话间,他从口袋中拿出烟盒抽出一支烟,夹在在手里四处寻找。

  我稍松一口气坐在他身边,触摸茶几上的按钮,智能烟灰缸缓缓升起。就这样坐着也太尴尬了,再次触摸茶几,眼前出现整套茶具,没话找话说“你喝茶吗?我爸说抽烟对嗓子不好,你是靠嗓子吃饭的,少抽点儿。”

  本想感叹他好帅,没想到嘴里秃噜出‘少抽点。’

  以前,胖胖给我发过他抽烟的照片,我能盯着傻看一晚上,恨不能把照片里的人看到眼前,真的看到这一幕,依旧很帅,可还是忘不掉想让他少抽烟的想法。

  我终究只是个小粉丝,哪里轮得到我来指手画脚,越发恨自己这张不会说话的嘴巴。

  娴熟的操作着从小看了无数遍也无感的茶道,拼命想要掩饰我的多管闲事。

  张叔一直都很喜欢茶道,耳濡目染我也跟着学了些,可总是提不起精神,觉得这是老年人才应该做的事情。

  “水温过了,伤了茶的醇香。而且,这个季节不适合喝龙井。”雷在尝过我泡的茶后,给出了评语。

  一语中的,他真真是行内人。令我吃惊的是,我的偶像不单单唱歌好、长得好,爱好也很广泛,竟然懂泡茶,连水温过了也能品得出来。

  每每泡茶,张叔总能一口品出茶温、品种及冲泡时间,我都怀疑他是不是神仙,或者偷看我泡茶。现今看来,雷与其相比恐怕有过之无不及。

  “你怎么知道?只是过了两度而已。”我仿佛是做错了事情被人揭穿一般尴尬,本想缓解气氛,没想到变得更加尴尬。

  “看来,你对茶很有研究。”突如其来的声音令我魂飞魄散,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

  “张叔,你们家家教挺严,至于一句话把他吓成这样吗?”雷也跟着起身,站在我身边。

  哇哦,他是在为我说话?

  我挺想插嘴说没事儿,可是他们都不给我机会,你来我往一对一句说着自己的观点。

  客厅里气氛不对,上空飘着浓重的火药味,随时都可能打一架。从第一次见面,张叔好像就很不喜欢雷,也许是老一辈人的思想与年轻人不同,不喜欢时尚前卫的事物与人,总觉得踏踏实实工作学习才是好的。

  眼见势头不对,我必须要缓和气氛,于是赶忙像张叔道歉“张叔,我错了,下次一定改,雷不是故意顶嘴。”

  他没理我,有条不紊摆弄手里的茶具,良久才将茶杯推给我和雷,说道“试试。”

  “祁门红茶,礼茶。”雷只是将茶杯拿近闻了闻便果断说出茶品。

  这些东西我是真的不懂,跟着拿起茶杯看了又看,闻了又闻,除了树杈子的味道什么都闻不出来。还不如让我蒙眼喝饮料,绝对一猜一个准,别说几种,几十种混合饮料我也能品的八九不离十。

  雷这一句哈让张叔有了笑容,我也跟着放下心。毕竟,外人来家里已经破了张叔的规矩,要是还闹得很僵,这个年就别想好好过了。

  在张叔与雷的聊天中我才知道,他是杭州人,当地盛产龙井,难怪对茶懂的多。以往采访中雷对自己的家庭绝口不提,只说过自己在最难的时候对音乐的追逐与渴望。若不是今天他自己说出来,我都不知道他是个孤儿,可以想象当年为了音乐他付出过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真的越发佩服他。

  以他现在的修养,当年家庭条件不会差,后来家里变故不得不背井离乡,好在现在已是功成名就,不必再受苦。

  我带他去看了一直昏迷的猫,他预言猫会醒来,没想到没多久猫竟然真的奇迹般清醒。

  可是,他却因头一晚录歌太久,困了睡着了没看到。

  我抱着猫兴奋的跑下楼给张叔和我爸看,我爸看到猫醒来比我还兴奋。自从,去年小喵在蛇口里救我一命以后,他恨不能把猫当亲生儿子看待,我这个真真正正的亲生子只能哪凉快哪待。

  反观张叔,倒是对小喵不闻不问。他把小喵交给自己的学生医治,很少插手。只是,偶尔问个一两句。可能,作为资深宠物医生,他见过太多生病的宠物,对于这只中毒又营养不良的猫没抱太多希望,又不想打击我。

  除了我和我爸,最关心小喵的要数胖胖,他总安慰我这猫是我的福星会好的。

  我迫不及待打通给胖胖打视频,接通的一瞬间,我大喊道“胖胖,胖胖,快看,小喵醒了。”

  “昂,知道了。”胖胖的目光完全没在屏幕上,聚精会神盯着前方。

  好吧,他又在玩游戏,收回他对小喵关心的话,只有游戏才是他的本命。

  “上线,上线,差一个人。”胖胖抽空瞄了屏幕一眼。

  虽然有心玩会儿游戏,可是雷在房间睡觉,我不敢进去打扰,于是拒绝他“不行这会儿没空,雷在我房间睡觉。”

  “啥?”胖胖吓得把手机怼在脸上“你再说一次,谁在哪?”